*寫在前面:

 

 

本篇角色形象崩壞注意!!本篇角色形象崩壞注意!!本篇角色形象崩壞注意!!這太重要了我一定要說三次XDDDDD

會產生這種小段子的緣由是因為我腦子洞持續開著,然後又為了年底的赤俏無料想多做點寫作好選文做本子。

所以幾乎每天都在噗浪放惱人(?的小段子,追蹤的噗友們表示困擾XDDDDDDDDDDD

 

總之,這篇的設定是被我徹底崩壞的赤羽信之介軍師XDDD以及俏如來XDDD

 

 

OOC/人物崩/劇情崩/文字句崩/R-18有/是小段子/不能接受者請善用x離開喔感謝!!!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前言(也就是廢話):

 

各位看官們請別太較真,阿狸是個恣意妄為、不按牌理出牌的人,因此隨時開坑不補坑,或是補到一半停補跳坑,又或是很久很久以後才會回過頭補齊,所以如果真不能接受,奉勸各位別虐待自己的眼睛,提早按x離開,謝謝~

 

 

==正文==

 

這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莫過於身邊有另外一半長久的陪伴以及多采多姿的人生,本篇要敘述的是一間公司,兩對眾人祝福的同性情侶所發生的趣味小事。

這是其中一對的故事。

 

 

始界企業是業界中數一數二的大公司,也算是多數人夢寐以求的鐵飯碗。

優良的制度,在幸福企業評比中更是年年拿冠軍。

這麼好的公司,自然是大家搶破頭爭相面試。

公司裡頭的自由度非常高,所以每個人有足夠的空間與時間可以來安排自己的工作進度。

 

 

那是一個週五午後的午茶時間,大家工作都告一個段落,正在茶水間閒聊時的話題。

 

另一半的貼心舉動。

 

大家最在意的其實還是公司的風雲人物赤羽經理和俏課長的互動,公司裡唯二公開關係的同性情侶。

 

衣川小姐非常非常想知道,於是她問:「課長、赤羽經理會為你做什麼貼心的舉動啊?」

 

被問到這個問題,俏如來不假思索的說:「赤羽先生的每個舉動都很貼心啊。」

 

然而在場的所有人,其實都不太相信。

 

畢竟對於部下而言,赤羽經理非常嚴厲,而且還是個工作狂人。體貼跟貼心什麼的,根本和這個人沾不上邊啊。

 

於是神田先生難以置信的問:「俏課長,你確定我們說的是同一個人嗎?赤羽經理欸,那個工作狂!!」

 

俏如來看著眼前和赤羽信之介共事過的其他人,點頭答道:「我想我們說的是同一個人沒錯。」

 

「那不然先說一件來聽聽?」

 

「嗯......」俏課長思索了一下後,說:「他會摺衣服,連內褲都摺。」

 

一聽到俏如來說的話,有人驚訝的瞪大眼睛,有人則是像一口氣哽在喉嚨那樣,呼吸不順般的臉色發青。

 

眾人心想:「我、我都聽了些什麼?!這不是真的吧?!」

 

這難道就是所謂的自己人跟外人的差別嗎?!!

 

俏如來疑惑的問著眼前的眾人:「怎麼了?難到你們的另一半不會為你們摺內褲嗎?」

 

夜叉小姐突然把手搭在俏課長的肩上,說道:「孩子,姐姐跟你說,應該只有你的另一半做得到。一般人,是不會這麼做的。

 

當天晚上,俏如來和赤羽信之介在收拾衣服的時候,跟他提了今天在茶水間大家談論的事情。

 

「別人說的事情,聽聽就好,他們怎麼又知道其他人家裡的情況是如何?」赤羽一邊摺著襯衫一邊對俏如來說。

 

「也是......」俏如來一邊收著浴巾一邊想著自己也太過在意別人的說法了。

 

「更何況,我們也不是一般人。」赤羽邊把俏如來的內褲細心捲好放進衣櫃的格子裡一邊喃喃的說。

 

「嗯?你剛才有說話嗎?」「沒有。」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別人眼中的赤羽先生。

 

 

姚太太每天早晨都會看見隔壁的赤羽先生在陽台晾衣服,雖然有時候是俏先生,但還是赤羽先生幫忙晾居多。

 

在某一個星期六早上,姚太太提著衣服到陽台時,發現赤羽先生已經將衣服晾好了,正在曬棉被。

 

她心底想著:「俏先生真是好福氣,另外一半還會幫忙做家事。」

 

然而當她晾完衣服準備進屋內時,發現赤羽先生搬著小板凳在水龍頭下擺了洗衣板跟水桶。

 

姚太太好奇的探頭望了一下,發現赤羽先生正在洗內褲。

 

姚太太在心底讚嘆著:「連內褲都親自手洗的男人還真是少見啊!」

 

不過看著赤羽先生那樣洗內褲,姚太太覺得他好像......認真過頭了。

 

內褲泡過水後,一件件拿起來灑了些洗衣粉後放在洗衣板上很認真的搓揉著,然後丟到了旁邊裝滿清水的水桶中再用清水洗了兩次才擰乾用曬衣夾夾起來。

 

連身為女人的姚太太對於自己跟小孩的貼身衣物都沒這麼認真了更何況是自家老公的內褲。

 

姚太太進屋前再一次感嘆,有些新好男人真的是打著燈籠也找不到的。

 

一直背對著鄰居姚太太的赤羽信之介不知道自己在剛才又再一次得到了新好男人的殊榮。

 

他將陽台收拾好,看著風和日麗的天氣以及一件件俏如來的新內褲,覺得內心無比平靜。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添購新內褲(R-18注意)

 

 

 

俏如來覺得,他的另一半真的是萬裡挑一的。畢竟,連內褲都會幫你買得合身舒適的另一半真的不多。

 

只是過程......俏如來又不禁回想到上週的某個夜晚。

 

那晚,已經洗漱完畢的俏如來正在廚房喝水,卻聽到下樓的腳步聲。隨後赤羽信之介就進了廚房。

 

「怎麼下來了?我正要把你的保溫杯拿上去呢。」

 

剛洗完澡的赤羽直喊熱。

 

「我想要加點冰塊。」

 

赤羽看著俏如來手上的空杯,他逕自拿起桌上那杯裝好的溫開水倒了快一半出來。

 

俏如來一把拿走保溫杯,皺眉說:「我來裝,你每次自己裝都裝太多冰塊了。」這人貪涼,老是喜歡喝冰水,咳嗽的老毛病都落下了。

 

赤羽只是舉起雙手投降般,笑著說:「好、好,都聽你的。桌子上那杯別倒進去,我等一下拿上樓喝。」

 

等到水裝好,兩人一前一後上樓。

 

俏如來將杯子放在床頭櫃後,轉身走向衣櫥拿兩人明天上班要穿的衣服。

 

赤羽從背後環抱著他,將頭輕靠在他肩上輕輕蹭著。

 

溫熱的鼻息拂著俏如來的耳邊,赤羽輕聲道:「剛剛我在整理你的內褲,有幾件舊了我丟了。」

 

俏如來輕斥了句:「......浪費!不是還能穿的嗎?」

 

「我可捨不得你穿舊的。」

 

赤羽一面說著,手掌開始不安份的往腰際以下游移。他拉開寬鬆的睡褲,開始隔著底褲撩撥俏如來。

 

赤羽的唇也沒閒著,薄唇輕含著俏如來的耳尖,時不時伸出舌尖輕舔他的耳殼。

 

「......唔嗯......明、明天......嗯......還、還要上班......」

 

「嗯。」

 

赤羽完全沒有要停下的意思,因為俏如來的話聽起來不像是拒絕,倒像是允許。

 

手指來回撫摸著熱燙的那處,像是熟記尺寸一般,大掌還將囊袋揉捏把玩著。

 

俏如來幾乎快化為一灘水,他無力的靠在赤羽身上輕喘著。

 

手指輕扯著底褲,帶著薄繭的拇指放肆地摩擦著鈴口,那不斷滲出的前列腺液不只沾濕了赤羽的手指,連底褲也濕黏得一蹋糊塗。

 

「舒服嗎?感覺你好興奮,內褲都濕了......」

 

 

那低沉性感的嗓音彷彿還環繞在耳邊,俏如來趕緊拿起文書看著,試圖轉移自己的注意力。

 

「天啊......大白天的我在想什麼啊......」俏如來忍不住唾棄自己。

 

但這次的新內褲好像太過貼身了......他忍不住夾緊大腿不自在的蹭著。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緩慢更新中)

 

 

 

 

 

 

 

 

 

 

 

 

創作者介紹

*第二代倉庫*

阿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