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前面:

阿狸最近生很多小段子都在噗浪上,真的要找個時間把他們補來部落格才行XD

最近尤其蟹牛最為火熱,次之是赤俏XDDDDD

但今天要寫的還是蟹牛小段子,會不會變成R-18不曉得,因為心友毛太太提了一個生猛海鮮梗XDDD我盡力而為了XDDD 因為搶先騙實在虐得我好痛所以得大量生甜文才行QWQ

主要來源還是雁行大大(噗浪下收)

https://www.plurk.com/yanshyng

 

 

 

 

 

*OOC/金光/蟹牛/傻白甜/人物崩壞可能性100%

如果不能接受的看倌請點x離開喔謝謝~~

 

 

 

-------------------------------------------------------------------------------------------------------------------------------------------

 

 

 雪山銀燕是真的被嚇到了。

 

他跟元邪皇兩個人在上週五晚,同居以來第一次因鬧了彆扭而吵架,他很生氣的跑回史家後。隔了兩天休假日的第一天上班,他的辦公桌上多了一枝玫瑰花。

 

從那時候開始玫瑰花隨著他待在史家的時間越長,累積的越來越多。整間辦公室都在議論,到底是誰這麼浪漫每天送花給他。

 

沒有任何的卡片或是包裝,只是新鮮的玫瑰花。

 

雪山銀燕的直覺是坐在樓上總裁辦公室的那個總裁兼同居人送的。當然他也沒想過其他人送花給他。

 

然而那個總裁兼同居人的態度又讓雪山銀燕覺得十分光火。就好比今早遞交企劃書上去的時候,元邪皇竟然連看都沒看他一眼。

 

 

 

 

碰的一聲,銀燕大力的將啤酒杯放在桌上低聲吼道:「他那到底是什麼態度啊!!」

「好了好了,你這隻笨牛別再喝了。」劍無極急忙將酒杯移開。這個笨蛋喝太多了,雖然不會醉但喝急了可傷身啊。

「劍無極你!!!!!!」銀燕怒視著他。「你什麼你,喝這麼急做什麼?不要喝了。我送你回去。」

「......回公寓好了。」銀燕扁著聲音說。

 

劍無極聽了暗自翻了個白眼,這都幾天了?放著好端端的透天厝不住,回去史家公寓擠什麼......。

 

他也聽了兩人吵架的原因,但其實也就是小事,互退一步也不至於到現在還沒和好。至少他跟鳳蝶不會為了這種事情吵成這樣。他搖了搖頭還是將人送回了史家。

 

 

 

 

第八天,雪山銀燕的桌上除了八朵綁成一束的玫瑰花以外,裡頭還藏了一張卡片。

 

那其實算不上是卡片,而是一張空白紙,上頭畫了一隻牛,而牛的前面畫了一隻螃蟹,螃蟹拿著一束花,旁邊還寫了:

 

「對不起。」

 

沒有屬名,很像他的作風。

 

看著那圖畫,雪山銀燕突然有些鼻酸,他還記得牛跟螃蟹都是自己教他畫的。兩人都有各自的堅持,可是堅持到最後是不是都傷害了彼此?

 

他將那張畫貼在自己的辦公桌,一抬頭就能看到的地方。從抽屜拿出了一張B5的空白紙,他提筆也畫了起來。

 

 

 

弔秘書其實看得出來,總裁只要聽到內線響起時都會有點緊張。雖然從臉上看不出來,但是週遭的空氣好像都顯得有些凝滯。只有一個人要進總裁辦公室的時候,總機的曼小姐才會打進來通知。

 

 

才剛掛掉電話,敲門聲就響起。弔秘書很清楚看到總裁拿著鋼筆的右手頓了一下。他轉身開門,門外是穿著剪裁得宜的鐵灰色西裝,身後綁著高馬尾的史經理。

 

雪山銀燕朝替他開門的弔魂罪點了頭,就進門將手上的資料放到那個低著頭看文件的男人桌上。一句話也沒有說,轉身走掉,像一陣風一樣。

弔秘書有些訝異,這次離開的史經理臉上很平靜,沒有一絲表情。他還記得上週五下午史經理是帶著憤怒離開辦公室的。

 

 

 

等到弔魂罪關上門轉身要拿簽好的文件時,他看見總裁拿著一張圖正在發呆。那圖上畫了一隻可愛的小牛,牛的頭上還頂著一隻螃蟹。那底下寫了一行字,只是當他想看清楚的時候圖畫已經被總裁收進抽屜裡了。

 

「弔魂罪,幫我訂100朵玫瑰花,我下午要出去一趟我會過去拿。」

「總裁是要......?」

「嗯。」

老天,這可是大事。於是弔秘書回到座位後開始在skype群組上發了訊息。

『一級戒備,總裁下午五點半準時求婚,相關人員開始預備。』

 

所有接到群組訊息的人都像炸開了的鍋,然而跟史經理同一間辦公室的只能憋著,小動作也只能私下進行。

 

 

下午五點,下班鐘聲響起,大家都急忙收拾準備回家。銀燕的動作倒是有點慢,他想著早上自己也用圖道過歉了,晚上真的要再好好的說開來才行。等到他搭電梯來到一樓大廳時已經五點半了。

 

 

電梯門才剛開,他就被眼前的大陣仗給嚇到。所有人都圍在大廳,時機就這麼剛好。

 

大廳響起了美妙的前奏。

 

It's a beautiful night,
We're looking for something dumb to do.
Hey baby,
I think I wanna marry you.

Is it the look in your eyes,
Or is it this dancing juice?
Who cares baby,
I think I wanna marry you.』

 

整齊劃一的舞步,就像是經過無數次的排演一般。中途,元邪皇也加入舞群裡,他是站在最中間那個。

 

I think I wanna marry you.

 

等到最後一句歌詞結束時,男人雙手捧著一大束玫瑰花單膝跪下,他抬頭望著雪山銀燕。

 

「對不起。雖然我們認識彼此的時間並不長,我的脾氣也不好,但你總是能夠包容我。我很慶幸能夠在這輩子遇到像你這麼好的人,我想和你過一輩子。請問,你願意和我過一輩子嗎?」

 

從沒有人能讓這麼驕傲的人低頭道歉,也沒有人能讓他以單膝跪下之姿說著懇求的話。

 

「你不要這樣......快起來說話!!」

元邪皇堅定的跪著,大有銀燕不答應就要一直跪下去的感覺。

 

雪山銀燕是真的很感動,就算他不做到這種程度,自己早在看到那張圖的時候就已經原諒他了。

於是他紅著眼眶點了點頭,一旁的群眾爆出如雷的掌聲。雪山銀燕藉著那一大束花遮住自己淚流滿面的模樣。

 

 

邪皇站起身,從西裝外套中拿出了一個寶藍色的戒盒,裡面是一枚鋼製的樸素戒指,唯一的圖樣是一隻螃蟹,就在戒指內側的旁邊。上頭還寫了他名字的縮寫。

他將戒指拿起,套在銀燕右手的無名指上。

 

 

 

銀燕早已泣不成聲,元邪皇將遮在他面前的那束玫瑰抽走,交給一旁的風逍遙,然後狠狠的抱著他。

他拿出手帕替銀燕擦臉,元邪皇對他說:「也幫我戴上戒指,好嗎?」

 

雪山銀燕點著頭,接過他手中的戒指替他戴上。同樣的款式,不同的圖樣。上頭是一隻小牛,旁邊寫著的是雪山銀燕的名字縮寫。

 

 

『遇見你,是我人生中最幸運的事,而人生的盡頭有你陪伴,則是上帝對我最大的恩惠。』

 

 

 

 

 

後續:

 

         兩人忘情的擁抱,當回過神的時候其他人早已不見蹤影。雪山銀燕有些尷尬,想著明天不知道又會怎麼傳這件事情。他抬頭看著元邪皇,問道:「老實說,這全部都在你的算計之中嗎?」他毫不猶豫的說:「是。」

 

要是正劇這麼演就好了(想太多

 

 

 

 --完--

 

寫得超級狗血XDDDDDD 今天才跟好友毛太太提到最近寫文都拿芭樂劇的梗來用XDDDD

唉呀!梗還是老的好用的啊(拇指)

創作者介紹

*第二代倉庫*

阿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