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成年不得進入!!!

算是腦抽的短篇。配對新增。

2016/2/25 空燕

2016/2/27 溫俏

 

 

 

 

好啦。我承認我就是壓力太大才有各種想要腦補的東西才會出現這樣的標題…。

嗚嗚…我舒壓錯了嘛?!

總之就是短篇又多CP

可能會色色的R-15~18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叫聲老公來聽聽。

(戮世摩羅x雪山銀燕)

…的場合。

 

「哈…哈啊…。」

好難為情。

雪山銀燕趴在床上腰部被一雙大手扣住,他只能緊閉著眼。

耳邊粗重的喘息聲令他全身不自主的顫抖。

突然後方的人加速抽插的速度,那烙鐵般灼熱的溫度在腸道中燃燒,每每撞擊到令人腰部虛軟的那一點,甜膩的哼聲幾乎要從嘴中溢出。

但雪山銀燕仍是忍住,紅腫的下唇幾乎要滴出血來。

 

「…嗯哼…」

看到雪山銀燕這樣隱忍,想捉弄他的心思更加膨脹。

戮世摩羅加快腰部的擺動,其實他覺得自己光是這樣低頭看著性器在雪山銀燕的雪白翹臀中進出就快洩了,但還不行。

 

就在雪山銀燕覺得快達高潮時,後方的動作突然變慢。正當覺得疑惑,前端勃發的慾望被緊握住。

「…噫!?」

那大掌的主人湊近雪山銀燕的耳邊道:

「…叫聲老公我就讓你解放,嗯?」

那揚起的尾音令人心癢難耐,惡質的拇指指腹來回磨蹭馬眼。

「…叫不叫?」戮世摩羅嘴角揚起的角度堪稱邪佞,簡直媲美登徒子,雖然他也不認為自己有多君子就是。

 

後方的力量像是故意一般,精準無誤的撞擊在敏感的那一點,肉體的磨擦碰撞就像是淫靡的樂章,五官的感受以及被緊握的脆弱逼得雪山銀燕投降。

靈動的大眼,蓄滿水氣,他咬著唇回頭望著笑得一臉得逞的人,小聲難為情地叫了聲:

「…老…老公…啊…哈啊…」

前端的脆弱被放開,腸道內被一股股的熱流澆灌,兩人同時達到高潮。

「…哈啊…哈…早洩都你害的…誰叫你太可愛…」

戮世摩羅靠在雪山銀燕的耳邊道。

 

(恥度全開了啊wwwww)暫時告一段落。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叫聲老公就放過你。

(神蠱溫皇x俏如來)

…的場合。

 

 

俏如來睜開雙眼,卻發現眼前一片黑暗,眼上的感觸像是布料。他欲抬起手摘下,不料他的雙手被綁住動彈不得。

他能感覺自己下身只著貼身內褲,上身是一件襯衫,整體衣衫不整的躺在寬敞的床鋪上。

 

「…呵呵。醒了嗎?」邪魅的低沉嗓音響起。

「…溫皇前輩?!你想做什麼!?請放開我!!」

神蠱溫皇像是聽到什麼笑話一般,大笑道:

「…哈哈。俏如來,你依舊這麼天真。你是我好不容易抓到的獵物,怎可能輕易放過你呢?」

他彎腰在俏如來的耳邊細語:

「認命吧寶貝,至少今晚,現在這個時候我不會放開你。」

俏如來羞惱道:

「快點放開我!!」

神蠱溫皇勾唇一笑,道:

「真是隻野性十足的小貓啊。」

語畢,只見他從裝飾華美的木頭三層櫃中拿出了情趣道具還有一管潤滑劑,以及一條細緻的粉紅色緞帶。

 神蠱溫皇欺身近俏如來下體,在俏如來還沒回過神內褲早已被扔在地板上。

俏如來有些害怕的蹬著雙腳邊叫喊:

「…走開!!你不要碰我!!」

神蠱溫皇不以為意,會掙扎的獵物顯示獵補的過程會更加有趣,值得挑戰。

 他跪坐在俏如來下方,膝頭各頂住一雙白皙的左右腳,他威脅道:

「如果不想受傷流血,那就乖乖的不要動。」

神蠱溫皇將潤滑劑擠在手上,修長的手指開始在後穴外圍塗抹按壓。

食指藉由潤滑探入脆弱地帶,腸壁像是推拒又像是嬌羞歡迎般,在進入時欲擠出手指,手指退出時又纏了上來。

當肉壁開始變得柔軟時,俏如來的抗拒聲漸漸變小,取而代之的是亂了調的哼聲與喘息的聲音。

 

猝不及防,神蠱溫皇藉著潤滑放進了一顆跳蛋,俏如來亦有所感,還沒從舒服感回神過來,後庭傳來的陣陣酥麻感令他害怕。

「…你…你、你到底放了…啊…哈啊…」

神蠱溫皇笑得一臉人畜無害地把跳蛋轉至第二段。俏如來舒服的哼聲讓他覺得很愉快。

似乎覺得還不夠似的,他拿起比自己的還小一個尺寸的假陽具,抹上潤滑劑後探入俏如來的後庭。

原本的跳蛋被擠進更深處,假陽具被推入的過程中,神蠱溫皇甚至惡意的微微旋轉。

「…啊…啊…哈啊…不…嗯…」

俏如來早已語不成調,他弓起身子,腰部難耐的小幅度搖擺。

看到這副情景的神蠱溫皇拿起一旁的粉色緞帶,迅速確實地纏在俏如來的玉莖上,還打了蝴蝶結。

「…不…不要…快…放、放開…」

即將到達雲端的快感,硬生生被勒住,生理性的淚水沾溼了矇眼的布料。

神蠱溫皇低低的笑了聲。他湊近俏如來的耳邊說:

「求我,俏如來。如果你求我,我或許會考慮鬆開。」

被快感擊潰的理智絲毫不存,俏如來只能依靠快樂的本能求得神蠱溫皇能給的。

「…嗚…溫皇前輩…求求你…」

就像是貪得無厭的魔,神蠱溫皇邪惡的嗓音道:

「…真可惜,俏如來你答錯了,所以我要給你懲罰。」突然,他按下了假陽具的開關。

俏如來止不住的尖叫:

「…啊啊…不…不要啊…啊啊…」

俏如來狂亂的哭著搖頭。

「乖…再試一次,嗯?聰明如你,知道我想聽的是什麼。」

俏如來最後的意識便是停在此刻。

「…嗚嗚…老公…求求你…」

神蠱溫皇如願聽到想聽的,便拆開那邪惡的緞帶。脹得紫紅的柱體射出了一股股的濃稠熱流,染了神蠱溫皇一身昂貴襯衫。

俏如來暈了過去,神蠱溫皇替他解下遮住雙眼的黑布,那淚珠沾在赤色的眼睫上,惹人愛憐。神蠱溫皇鬆開了束縛他雙手的柔繩,有些心疼的吻著勒到紅腫破皮的細嫩皮膚。

「好像…玩過頭了啊…」

 

 

目小溫你還知道自己玩過頭wwwwwww

我還真是第一次寫到這麼糟糕的仔細啊(掩面)

…暫時告一段落。

 

創作者介紹

*第二代倉庫*

阿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