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求自己試試看。放長假的時候一天至少一篇文章。

同時符合過年氣氛(?靠www難欸wwwww

 

不囉唆趁靈感大神還在。

 

 

*金光/空燕/清水(大概)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清晨6:30雪山銀燕就醒了,想起身又被身後的長臂撈回被窩裡。

「…今天星期日,那麼早起來幹嘛?」

雪山銀燕心想,太糟糕了自己昨天好像忘了跟戮世摩羅說今天除夕他要陪大哥去市場買菜還有晚上要回老家吃飯這件事。

 

「…呃…二哥…」雪山銀燕看著他不知該從何提起。

知道他一向不愛回老家,雪山銀燕連今年他想在老家過夜這要求都說不出口。

那人還閉著眼假寐,倏地銀燕像是想到了什麼,他右手環著戮世摩羅的頸,討好似地在臉上落下細碎的吻。

 

只見假寐的人勾唇一笑,給了雪山銀燕一記深吻。

直到他無法喘息戮世摩羅才依依不捨的放開他。

看著懷中臉蛋通紅,還在喘息的人,戮世摩羅道:

「說吧。你的請求。」

像是帝王般的語氣,給予雪山銀燕恩賜似的。

「…今天除夕,我一個禮拜前答應大哥要陪他去市場買菜,呃、二哥你不用跟我們去啦沒關係…」

看著戮世摩羅有些不悅的臉色,銀燕急忙解釋。

「…繼續說。」

「我、我還答應爸爸會跟你一起回家吃飯…」

「…還有嗎?」

「今、今年想多住一天…」

只見戮世摩羅一個翻身跨在雪山銀燕身上,居高臨下的看著他說:

「前兩項准許,後面那項看你的表現…」

只見身下躺著的人,臉頰緋紅有些懊惱的咬著下唇。

雪山銀燕雙臂環上戮世摩羅將他拉向自己,獻上自己柔軟的唇供人採擷。

不多時淫靡的水澤聲與隱忍的喘息染了一室旖旎。

 

 

 

 

 

俏如來倒是沒想到自家二弟也會跟著要去市場。看著銀燕不是騎摩托車來他還稍微愣住,原本是他要開車載銀燕去的。有人代勞他也樂得清閒。

一上車俏如來便問:

「小空今天怎麼有空?」

戮世摩羅只哼了聲不多做回應,坐駕駛座的銀燕則是不贊同的拉了拉他的衣角要他別這樣。

「二哥上禮拜都在加班,把工作趕完了提早休假。」

雪山銀燕也趁機岔開話題:

「大哥今年還是吃火鍋嗎?」

「嗯,我會另外煮,叔叔跟無心都會來,他們愛吃的我有寫下來我會多買一些。」

「不如大哥吃的我來煮吧!最近跟常欣學了一些素菜可以煮給大哥試試。」

開車的人聽了卻發難。

「我要吃肉。」

「…二哥要吃什麼肉?」

只看見戮世摩羅勾唇露出邪魅的笑。

「霜降牛肉。」

聽者則是雙頰通紅炸毛了。

「…什、什麼啦!!」

看著互動良好的自家兄弟,俏如來很是欣慰。

 

 

 

餐桌上倒也是熱熱鬧鬧的。

「銀燕大哥我來幫忙吧?」無心把碗盤放到水槽時道。

「不用不用,妳幫我把水果拿出去就好。」

正當無心轉身要走的時候,戮世摩羅走了進來也道:

「無心,麻煩妳等一下泡個茶吧,還有人會過來拜年。」

「好的,我知道了。」

 

雪山銀燕洗碗,戮世摩羅則在旁邊幫忙擦碗。正當銀燕要將碗盤放到櫃子中時,戮世摩羅緊貼在他背後。

 

 

俏如來發誓當他看到這一幕時,說不訝異是假。雖然早就知道兩人親密地像一對戀人,早已有肌膚之親也是應該…但…這二弟要不要這麼大膽?

這是老家,外頭還有兩個長輩,可想而知剛才肯定是為了不讓人靠近廚房才將麻將桌不動聲色的拿出來,還自告奮勇的說要幫銀燕洗碗。

 

但其實戮世摩羅早就看見廚房門外的俏如來,更像是宣告主權似的將銀燕困在櫃子和他中間,享受銀燕通紅的耳朵,親吻耳殼舔弄那精緻小巧的耳珠。

銀燕嚇得差點將手中的盤子丟出,邊閃邊道:

「…二、二哥你幹嘛啦…外面還有爸爸他們…」

「…喔?意思是只要沒人就可以嘍?」

「你早上都答應我了!!」

「我有答應你什麼嗎?」

對於早上出門前的約法三章被無視,銀燕嗔瞪的眼神配上氣呼呼的雙頰反而讓戮世摩羅覺得可愛。

「再說了,我說看你的表現啊…早上啊…」

銀燕急忙捂住那張性感薄唇。

「…別、別說了…」

想起了早上那場旖旎的情事,銀燕已經臉紅到快蒸發了。

戮世摩羅低低的笑了聲。

 

俏如來很是欣慰。

新春之際被閃光閃瞎眼,似乎也是不錯。

花好月圓人團圓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後記:糟糕到不行的收尾wwwww

今天除夕夜,阿狸家隔壁娶媳婦,結果去吃了流水席,冷到靠北…

今天要守歲!!!

祝福看到這裡,以及沒看到這裡的客官,猴年行大運,平安歡喜過好年,身體健康,萬事如意~~新的一年也請多指教!!

創作者介紹

*第二代倉庫*

阿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