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前面*

 

 

正文至此篇正式完稿了!!阿貉剩番外啦!!!!

 

 

那一夜,俏如來在赤羽信之介懷裡哭了整夜。安靜的掉淚直到漸漸睡著,而他則是抱著他整夜未闔眼。如同五年前那個俏如來受重傷的夜裡,看著他因疼痛及傷神而顯得疲倦的容顏,就連睡都不安穩。當時他的心底跟著泛疼,但卻懊惱無法為他多做些什麼。

如今五年後的現在能做的仍無法比當年更多,他為之氣餒。對於讓他如此難過,赤羽信之介感到愧疚,為此他在心裡默默的做了些決定。這即將影響到未來的他們,是好是壞難以定論……

 

翌日一早俏如來在他懷裡醒來,望著他的那紅得如兔子一般的雙眼又即將落淚,赤羽信之介連忙安撫道:「好、好,沒事了!沒事了!堂堂鉅子哭成這副模樣說出去也沒人相信吧!」俏如來吸了鼻子悶聲道:「也只有赤羽先生知道……」

赤羽信之介聞言突然笑了起來,這對話太過熟悉,彷彿回到五年前那一晚。

 

「反正你今日的失態也只有我看到,我回歸東瀛之後中原再無人知曉這個秘密了。」當時的他雖是說笑但內心卻是無比認真,能夠與俏如來如此親近,是當時回歸東瀛前始料未及的。

 

他親吻俏如來的額角,輕聲在他耳邊說:「抱歉……我本無意讓你如此為難。你既無法留下,而赤羽信之介亦無法拋下西劍流眾人隨你而去只求……在你離開前,能夠多擁有你一些時間。」

兩人靜靜的相擁,片刻後俏如來卻起身看著赤羽信之介,那模樣似乎是鼓起了相當大的勇氣。

他捧著赤羽信之介的臉親吻著,青澀的毫無章法。

片刻,只是紅著臉低聲的在他耳邊呢喃著:「此時此刻,俏如來是你的。」

窗外秋意濃厚,然而窗內是一室旖旎的春意。俏如來的主動,令赤羽信之介歡欣。他在那白皙的體膚上烙下屬於他的痕跡,像膜拜神祇般誠心。

是的,屬於他的神祇,他的如來。

 

因分離而相聚,但卻也因相聚而分離。他們都很清楚,總覺得還遙遠的那一天還是來臨了。那日,赤羽信之介送俏如來到碼頭,一路上馬車行駛緩慢平穩,似乎是要讓他瀏覽最後風光似的。但俏如來的心思全落在兩人十指緊扣的手上,溫暖的熱度由手指傳達到心底,令他眼眶發熱也鼻酸。

碼頭上,兩人都無語。但眼神早已說明一切,千言萬語早已化成圍繞彼此心上的柔。

此去經年,又是何時能再見?思及此,俏如來的淚終究是止不住的落下。赤羽信之介突然擁住他,低聲安撫:「別哭了,這樣我會捨不得放手。」

好一陣子,俏如來才止住淚,在船伕催促後才不捨的走上甲板,最後一步時赤羽信之介將一封信交給他,笑著說:「等船離了岸,再看。」俏如來咬唇點頭,水氣模糊了視線。

赤羽信之介只能緊捏著扇柄克制自己想強留下他的衝動,他們終究還是分別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貉 的頭像
阿貉

*第二代倉庫*

阿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