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前面*

 

 

就快差不多了~~~

 

 

 

這幾日西劍流眾人皆看得出來軍師大人與貴客之間的互動似乎多了些微小的不同,從軍師大人臉上不再嚴肅而是眉眼中帶著些許柔和的神情就知道。

隨著中秋節越來越接近,市集也越發熱鬧。難得赤羽信之介能夠放下公務帶著俏如來四處轉轉,這也是多了天宮伊織的幫忙。

前些日子她又再度探望赤羽信之介,看著他就連處理公事的臉都是笑著的,天宮伊織忍不住調侃:「看來好事成了啊!」

赤羽信之介不自在的輕咳了聲:「咳!這也是多虧有好友啊!」天宮伊織笑著搖頭,又道:「趁著中秋節帶著他四處走走吧!公務就交予我。」

赤羽信之介訝異的看著天宮伊織,後者則是微笑不答。

 

 

今晚,是點燈儀式開始,煙花為天空多了熱鬧的點綴。在河畔點燈的那一剎那,各式小巧精緻的燈飾瞬間鮮活了起來。

每個人都在為新奇的燈飾驚呼,俏如來也不意外。赤羽信之介喜歡他眼底的歡欣,一種純真樸實沒了壓抑,是他最真的一面。這樣的俏如來最讓他動心,卻也心疼。

他們緩步在河堤上看著燈飾,赤羽信之介伸出手牽住俏如來,突如其來的扣住手指,在大庭廣眾之下還是第一次。

雖然寬大的袖口遮住兩個人牽著的手,但俏如來仍覺得害羞,倒是赤羽信之介嘴角掛著笑看起來氣定神閒的樣子。

「能這麼牽著你的手,感覺很好。」當他們走進林道裡時,赤羽信之介笑著這麼說。

「俏如來……亦是。」那聲音雖小,但在安靜的林道上赤羽信之介仍聽得清楚。

他停下腳步,在俏如來尚未意會時將人抱緊。

「赤羽先生……」俏如來的一聲輕喚,沒有得到口頭回應但擁著自己的力道卻加重了,他看不見赤羽信之介的表情,就著擁抱的姿勢他們維持了好一段時間。

「雖然明知道不可能,但我還是想問你。」赤羽信之介露出苦澀的表情,問:「精忠,不能為我留下嗎?」

他們都陷入了沉默,周遭只有秋風帶起樹葉沙沙聲響。俏如來那一聲沉痛的抱歉,也隨著落入赤羽信之介心底。

他雙眼一閉又睜開,對於心底早已明白的答案並不覺得難過,僅僅只是有些……失落。赤羽信之介在心底自嘲笑著懷抱希望顯得可笑的自己,他拉開與俏如來之間的距離,卻訝異他臉上布滿的淚痕。

他想到的一直是自己,卻沒想到俏如來同樣難過。他替他擦拭淚水,捧著他的臉蛋輕吻。「精忠別哭……」那溫柔的嗓音讓俏如來的淚掉得更兇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貉 的頭像
阿貉

*第二代倉庫*

阿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