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前面*

 

嗚嗚嗚好感動啊到本篇已經破萬字了!!!!

 

 

 

 

赤羽信之介動了最不該動的妄念。一切的開端都該歸咎於自己的大意。

 

 

那日,兩人在滂沱大雨中奔回西劍流宅邸,一入內下人便上前請兩人先行沐浴。

 

「快去吧!要是染上風寒那可不好受。」赤羽信之介催促著他,俏如來原想說濕透的可是你,但下人卻已站在身旁等著領他進到湯屋。

「先生,請將軍師大人的罩衫交予奴婢吧!」下人恭敬的低頭將雙手平舉到俏如來面前,但他猶豫了。

 

明知道這罩衫是昂貴的,濕了、髒了必定是用最費工的方式清洗,交給下人清洗肯定比自己親手來得更乾淨但……他心底最深處卻不願意交出赤羽信之介的衣服。

 

「這赤羽軍師的衣服是俏如來弄髒的,還是由我親自清洗,之後再還給軍師。」說這話時,他只是低頭看著上頭的雲紋手指捏著罩衫的衣角,俏如來沒有勇氣抬頭看赤羽信之介或是下人的表情。

 

倒是赤羽信之介聞言愣了一陣後,直說:「這等粗活讓下人去做就好。」但當他看見俏如來微紅的臉頰時,他頓時明白什麼而笑了起來。

「好吧!既然你如此堅持,那就有勞了。」

 

 

 

原先,他確實沒有多想,只是覺得同樣都是男子一同光裸入湯屋也算東瀛的習慣。然而,當他不經意撞見俏如來光潔的後背時,他定住了。

 

看著俏如來將長髮挽起露出纖細的脖頸,皮膚下的血管顯而易見。赤羽信之介的目光無法從那柔和的側臉移開,幾乎是無法克制想上前輕觸的慾望,因為熱氣蒸騰而染上一層淡粉色的白皙肌膚,水珠從他的肩頭一路滑至那完美的蝶形骨到腰部最後沒入在水池裡,赤羽信之介的腦海中只浮現一個能形容此刻美好的詞語——出水芙蓉。

 

 

 

赤羽信之介有些狼狽。當下人見著他慌張的離開湯屋時,那模樣甚至可以說是落荒而逃。

 

他在冷水池裡足足泡了一刻鐘才讓自己冷靜下來。並非第一次見過俏如來的身子,但上一次擔心他的傷勢,忙著替他處理傷口根本無心細看。赤羽信之介嘆了口氣才起身離開水池,原先他只是單純希望用迂迴的方式讓俏如來明白他在自己心中的位置。但隨著時間推演,那害怕俏如來離開時自己什麼都沒說出口的遺憾心情漸漸纏上他的心頭。

 

 

或許該是時候了……至少能了了一樁心願。

 

 

 

 

藉著酒氣,赤羽信之介頗有豁出去的決心,壯士斷腕不過如此。眼下最差的情況是他們最後連朋友都不是,至死不相往來罷了!

 

但比起這滿腔想擁抱他同榻而眠的心情,似乎什麼都變得不重要了。

 

 

那一夜,他們坐在廊下乘涼。赤羽信之介命人準備了小點與梅酒,自從俏如來到了東瀛,他們夜晚偶爾會這麼度過,但更多時候是他處理公務,他則在一旁抄寫經文或閱讀書籍經典。

 

雖是沒有交談但彼此習慣有對方在的感覺,寧靜中帶點和諧這是幾年前刀劍相向的他們不曾料到的。

 

 

從遠處看見赤羽信之介隨性的裝扮,俏如來是有些驚訝的。一頭火紅的長髮不像以往束著高冠只是隨意用髮帶紮起,比起往常的嚴肅今夜多了幾分恣意與慵懶。興許是天氣炎熱剛沐浴完的他只著了件暗紅色浴衣。

俏如來將他那件大紅罩衫遞還給他:「謝謝赤羽先生,這俏如來已經洗乾淨了。」赤羽信之介接過自己的衣服,那留在罩衫上的餘溫令他眷戀也更加深了想要在今夜清楚表達自己心意的決心。

 

俏如來在他身邊坐下,難得調侃:「赤羽先生今夜好興致,難得看你將一身裝束卸下。」赤羽信之介聞言朗笑了幾聲。「哈哈哈!今日難得,有些時候也該過過沒有重擔的悠閒生活啊!」他搖了搖手上的摺扇,特別高興的樣子。俏如來這才想起,好像聽聞今日是赤羽信之介的生辰。

 

「今日……是赤羽先生的生辰?」俏如來不太確定的詢問。

「許久不曾過了,正好你提起就陪我喝杯酒吧!」他勾唇一笑,替俏如來將酒斟滿。

 

他笑著接過赤羽信之介遞過來的酒盞,道了句:「赤羽先生,生辰快樂。」那柔和的笑容比酒更醇更令人心醉。

 

片刻,他鼓起勇氣提起了他們這些時日刻意保持默契避開的事。「還記得我替你梳頭,你問我的事嗎?」沒料到他會突然提起,俏如來心底一緊。

 

「俏如來以為,赤羽先生是說笑的……」意識到再用力些酒盞就會被捏碎似的,他趕緊放下。

 

這一句說笑,令赤羽信之介無奈苦笑,一切又退回了那個原點。

「罷了!就當我沒提吧……」一仰頭,那一盞清泉又空了。

 

他們之間陷入了一陣長時間的沉默。然而怎麼能當沒提起?前些時日的記憶像顆石子落在俏如來的心湖裡泛起了層層漣漪。他並非沒有思考也不是不明白,而是因為太明白,以至於他下意識的想逃避。是智者,該保持理性,衝動的後果他付不起。然而心底另一個聲音則問他,難道此生就要這麼錯過嗎?

 

直到東方天空響起了悶雷,兩壺酒都讓他們在沉默中喝盡了,赤羽信之介這時站起身。

「這時節也立秋了夜晚水氣重……走吧,我送你回去。」俏如來默默的起身跟在他身後。他們之間只隔一步的距離赤羽信之介想,只要他伸手就能碰到。

如今,這一步的距離卻猶如山谷也像深海。

 

穿過庭園,便是俏如來住下的院落,此刻雨卻下了下來。赤羽信之介看他拉開了障子,便輕聲道:「你早點歇息吧!」隨後轉身要離開。

 

「……赤羽先生請留步!」俏如來輕咬著唇,又道:「滿地泥濘怕是也不好走,請在這裡歇息吧……」赤羽信之介內心詫異俏如來的此舉。

本該拒絕,但當他望進俏如來眼底時……他還是深陷其中隨了自己的心。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貉 的頭像
阿貉

*第二代倉庫*

阿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