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前面*


 

啊~開車好漫長啊wwwww

 

 

那一夜,似乎在兩人的內心種下了一個果。赤羽信之介那一夜沒有闔眼,他懊惱自己的衝動,但月下的俏如來是那麼美好,美好到……會消失在眼前那樣。霎時一股害怕襲上心頭,好似那藏在心底的情意不說出口就永遠沒機會了。

然而俏如來的反應,赤羽信之介看在眼裡其實是有些驚喜的。雖是訝異與不解但並無明確厭惡的感覺,他多希望不是自己的錯覺,有所回應想必是奢求了。思及此他不禁苦笑,感情是會害了彼此的負累,他再明白不過。然而日夜相伴不敢奢望只盼能……長相思,如此足矣。

 

俏如來忘了自己是怎麼回到院落的。他坐在榻上想得出神,赤羽信之介的告白如今還迴盪在腦海中,他心底泛著一絲喜悅與憂愁。喜不知為何而喜,然憂卻是憂他終究要離開東瀛,他想了一夜,是回應或是裝傻無論是哪一種都毫無頭緒。

 

興許是刻意迴避讓俏如來有思考的空間,連續兩、三日兩人並未再有獨處的時間,直到那日赤羽信之介捎人帶口信給俏如來:「城外有一處靜謐的茶館,希望能請先生到茶館一敘。」

席間兩人並沒有提起關於那一夜的種種,他們還是像平常一樣,只是俏如來發現赤羽信之介看著他總是噙著笑看上去很高興的樣子。

那模樣讓他沒能忍住,問了句:「赤羽先生看起來心情不錯?」只見他攤開摺扇,「呵呵……沒什麼,我本以為你不會赴約。」這讓俏如來一時之間不知該做何回應。幸好,赤羽信之介也隨即將話題扯開。

「聽聞城外的河堤最近裝飾了中秋的燈飾,有興趣與本師一同欣賞嗎?」赤羽信之介對他提出邀約。「中秋?東瀛也過中秋嗎?」俏如來訝異問道。他不知道原來東瀛的傳統也是如此。

「是,與重要的人團聚的日子。」說這句話的他眼神是溫柔的,直望進俏如來眼裡。就算再駑鈍的人都聽得出來這話中的意思,更遑論是俏如來這麼聰明的人。「咳咳!那到時候就有勞赤羽先生帶俏如來觀賞了。」赤羽信之介沒有漏看他不自在的神情及微微泛紅的耳尖。

 

夏季的午後,雷雨總是來得又急又快。在兩人從茶館離開後突然颳起狂風,豆大的雨滴伴隨著響雷落下成了傾盆大雨,兩人只得奔跑著。

「俏如來,等等!」行至大樹下,赤羽信之介突然拉著他停下,他脫下自己的罩衫覆在俏如來身上。隨即要偕同他離開,俏如來卻頓著不走,皺著眉喚著他。這樣他身上豈不全濕透了嗎?然而赤羽信之介只是笑笑不答話,運了巧勁將他半摟著快步離開,畢竟下雷雨時不宜在大樹下待太久。

回到西劍流院落內,訓練有術的暗衛早已先行一步回來通知下人備足沐浴的熱水。

 

一切都來得突然,那一個不小心的撞見,比起那晚的告白更令人……促不及防,赤羽信之介再也按奈不住心底最深層的渴望。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貉 的頭像
阿貉

*第二代倉庫*

阿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