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前面*

 

 

 

好像又有點回到原地打轉(扶額


最近加班覺得趕不出稿子有點擔心(望天

 

 

赤羽信之介眼底的烏青淡去,一向淺眠的他連續幾夜睡得安穩,西劍流眾人見狀總算是放下心,但俏如來仍留了心眼。

儘管在那之後的赤羽信之介並無異樣且神采奕奕,但個性使然,他還是想知道突如其來睡不好的原因。

 

 

那一日,赤羽信之介邀請俏如來到西劍流的冷泉山莊避暑。他們乘坐馬車,一路上赤羽信之介鉅細靡遺介紹沿途風景與歷史建築,偶爾說點趣聞,展現幽默風趣的一面。俏如來再次認識了眼前這個人,想著他突然笑了出來。

 

 

赤羽信之介挑眉笑問:「什麼事笑得這麼開心?」「俏如來覺得重新認識了赤羽先生。」俏如來微微抿唇避免自己失禮笑出聲。他的發言倒是成功引起赤羽信之介的好奇,「此話怎說?」他將摺扇收起認真看著俏如來。「俏如來想,如果當初我們不是站在對立的立場……一定能更早成為推心置腹的好友或者,您會是俏如來的最佳導師。」

 

赤羽信之介因他的話而愣了片刻。往事儼然不可追矣,他也曾感嘆錯過那一段時間,然而所有的念想皆會回到一個原點。「俏如來,我該向你致歉。」他認真的看著他,語氣不帶愧疚顯得十分自然:「倘若我們當初的立場不是對立的狀況,那赤羽信之介很有可能此生都不認識你,我們最終只是陌路人。儘管那個契機是此生的過錯,但我不曾後悔過,因為彼時我們現今才有機會並肩坐在這裡。」

 

他的語氣誠懇得讓俏如來無地自容,他彷彿做錯事的孩子,紅著臉低聲道歉:「赤羽先生,俏如來並無冒犯的意思。」見他這樣子,赤羽信之介無奈用摺扇敲了敲他的肩膀,笑道:「我明白,逗你的呢!至少我們現在這樣很好不是嗎?」

 

俏如來見他這麼說,總算一掃疙瘩,認真的問起關於他睡不安穩的原因。赤羽信之介知道該來的總會來,據俏如來的個性不可能不會想知道,他在內心輕嘆,現在還不是時候,於是找了個藉口塘塞。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貉 的頭像
阿貉

*第二代倉庫*

阿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