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前面*

 

越寫越不太有信心(跪地)

 

 

 

隨著時間來到了仲夏,天氣越發炎熱。赤羽信之介命人製了些浴衣及輕鬆透氣的衣物給俏如來。

那日,他親自將做好的衣服拿到俏如來的院落中,看著在廊下抄寫經文的他,讓赤羽信之介不免想起五年前。猶記那時的他們為了應付九算及魔世,從未有真正偷得喘息的時候,更何況是談笑風生的日子。

然而此刻,看著俏如來安靜的側臉,陽光從樹葉縫隙中落在他臉上,很是和諧。常言道:「相由心生。」赤羽信之介突然感到一陣欣慰,他多麼希望俏如來的日子可以就這麼維持下去。像現在一樣,他只管做自己想做的,沒有需要他操心的天下事,險惡的局與陷阱。然而,他反問自己:「這樣對俏如來而言是好的嗎?」

 

*********************************************

 

放下毛筆,俏如來將宣紙輕輕吹乾。今日也沒特別做什麼,只是他憶起赤羽信之介曾向他討過字帖,心血來潮就這麼抄起心經來。就在放下毛筆後,維持同一個姿勢久了肌肉有些痠疼,他站起身活動身子,沒想到一轉眼便看見赤羽信之介佇立在迴廊轉角。俏如來笑著走向他,「赤羽先生這麼早就將公務處理完了?」

看著他迎面走來,赤羽信之介決定將沒有解答的問題留給深夜的自己。他微笑看向俏如來,回答他的疑問。「是處理得差不多了,剛好給你的衣服做好了,我順道拿過來,先去試試吧!不合身再讓人做修改。」「赤羽先生,這……」雖是作客到東瀛來,但是最近覺得赤羽信之介對他的照顧儼然超越主客。該怎麼說,看著他一臉認真,似乎不收下反倒是自己失禮。

見他神情如此,赤羽信之介也想過俏如來拒絕自己的樣子。於是他道:「雖然朋友之間談送禮似乎生份了,我單純只是想應應景,況且你帶來的衣物過於厚些,這裡沿海地區總是暑氣蒸騰,你要是中暑了那可不好。」

那過於誠懇的模樣還真讓俏如來狠不下心拒絕,他字字句句皆在理,於是他笑說:「還是赤羽先生能言善道,那為了能收得心安理得些,俏如來也有回禮準備給你。」俏如來接過他手上的衣服後,拾起案上的宣紙遞給赤羽信之介。

「只是單純的心經字帖,與赤羽先生的心意遠遠不能比……」赤羽信之介一看那工整的字體便心生歡喜,連忙打斷俏如來,「俏如來,這是赤羽信之介收過最風雅也最好的禮物。」看著他的神情,那開心的樣子,俏如來琢磨著再多寫幾份當回禮,同時也受寵若驚,畢竟他從未想過赤羽信之介會如此高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貉 的頭像
阿貉

*第二代倉庫*

阿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