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前面*

 

 

一日兩更,真希望明天也休假啊XD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為了不辜負赤羽信之介的一番用心良苦,俏如來當真是每隔三五天就喝一碗調理的湯藥。除了湯藥外,吃食倒也不馬虎,知道俏如來雖還俗,但心中還是修行者,每日三餐仍是素菜居多。但,偶爾也吃些海鮮或肉類,照著赤羽信之介的意思是,單一吃菜類會影響藥性,既是到東瀛作客,俏如來也就隨著赤羽信之介安排了。

這日,趁著公務不那麼繁忙,赤羽信之介親自帶著俏如來到寺院裡賞花。乍暖還寒的天氣,偶有冷風輕拂,嬌嫩的櫻花隨風而落,雖美但卻帶點淒涼。俏如來看著竟發起呆來。

「看得這麼入迷?」赤羽信之介含笑問。「沒什麼,只是覺得人生好像這櫻花,短短數十載,燦爛、殞落不過轉眼之間。」俏如來眼神飄忽,像是陷落了某種思緒裡,赤羽信之介看著竟覺得心慌。他猛然抓著俏如來的手臂,神色擔憂的看著他。力道之大,俏如來不解的看著他,喚了聲:「赤羽先生?」

「俏如來,別離我太遠。」他的語氣甚是嚴肅,好像自己真的要離他遠去似的。「赤羽先生,俏如來在這裡。」他笑著將手握上赤羽信之介的,說:「我在你面前啊!」

回過神,赤羽信之介才發現自己失態。「抱歉……」俏如來搖頭表示不礙事,他再度抬頭賞著櫻花。赤羽信之介卻失了賞花的興致,心頭上千愁萬緒全繫在眼前的人身上,五年前不曾想,如今卻發現自己是如此害怕失去俏如來。

他想將他納入羽翼下護著,但自己是拿什麼立場?朋友?還是另一種?另一種什麼樣的關係?赤羽信之介緊握方才抓著俏如來的那隻手,內心自嘲。「這都快陷入魔障了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貉 的頭像
阿貉

*第二代倉庫*

阿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