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前面*

 

 

 

這篇不意外會成為11月金光only場次的新刊,照慣例釋出,除去R-18部分保留XD(開車什麼的別傷了大家的眼XD)

因為還在寫,每寫完一篇便會釋出一篇^^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12:12:0

距離上次收到俏如來的回覆,也已經是半年前的事了。再次收到信息,是俏如來到東瀛的十日前。那娟秀卻不女氣的字體,令赤羽信之介愛不釋手。信上寫著:「為履前約,將來作客。」

沒提的,是歸期。

赤羽信之介心底總有些失落,但仍是將書信收在衣襟裡貼身帶著。想想不免覺得傻氣,但閒暇時拿出來一看總是能一解等待俏如來抵達東瀛前的時間。

五年了,雖有魚雁往返但俏如來遊歷九界,這廂傳遞的書信到東瀛也大半年了,再回信怕是遺落了,赤羽信之介總又把信寄回正氣山莊。信件內多半是問候彼此,雖不是什麼重要的書信,但知道俏如來平安這對赤羽信之介而言無比重要。為什麼?原因只有他自己知道。

 

****************************************

 

坐船倒不是第一次,但是總不習慣。剛從港口出發的那幾日其實不太好受,好在船伕行駛得穩,海上倒也風平浪靜沒多大的顛簸。

還記得當年與赤羽信之介的約定,但人在江湖,為了社稷安危一時間也擱下了。俏如來站在甲板上眺望海面,不免想起了以前。緣分,如此奇妙又或是捉弄人的。

他們從敵人變成亦師亦友的存在。當年,有襲擊赤羽信之介替他擋下,有困難也替他想出解決之道。在他面前,俏如來能稍微放下提著的心、扛著的重擔甚至是釋放壓抑的情緒,然而他們終究要分別。

他想起了那一夜。

「赤羽先生,這段時間真的非常謝謝你。」俏如來作揖鄭重道謝。

赤羽信之介卻搖了搖頭苦笑道:「俏如來,你說謝太多次,再這麼下去便是陌生了,可惜赤羽信之介無法再多做停留替你解決其他棘手的難題。」

即使再不捨他也只能堅定地望著他。

「不,千萬別這麼說!赤羽先生已經幫俏如來太多了。」俏如來低下頭,實在不知該如何表達這一段時日赤羽信之介對他百般照應的謝意。

然而他卻握住了俏如來的手,語重心長道:「餘下的你自己要多小心,保重。天下無不散的筵席,我會期待你到東瀛來的那天。」俏如來亦回握他溫熱的手掌。

「是,先生亦多珍重,東瀛之約俏如來記下了。」

那夜,俏如來站在崖邊一宿,直至海上的那艘客船逐漸駛遠,看不見甲板上的燈火,他才離開。

 

****************************************

 

算一算時間,也該是俏如來到碼頭的時候了。赤羽信之介這段日子除了公務,大概就是數著時間了。早已命下人將俏如來要住下的院落從裡到外打掃個乾淨,不知是為何內心總有些緊張。

興許是相隔五年的再見面,他突然擔心起兩人是否會因此而尷尬。「呵呵……我還真是庸人自擾了。」他自嘲的想著,片刻才朝門外喊道:「來人,備妥馬車,本軍師要到港邊碼頭。」

在船上的俏如來亦是,越靠近陸地,心臟似乎也劇烈跳動著。五年了,記憶中的人是否依舊呢?

然而當見到彼此,一切的擔心全是多餘的。「久違了,赤羽先生。」一句話,讓他們又重回了五年前。

 

馬車內。

「這段海路也累了吧!客房我已命人整理好,回去先歇著吧!」赤羽信之介看著俏如來面露疲態,想著也是不習慣坐船的緣故,那蒼白的臉色他看著心底似乎也跟著不好受。

「俏如來無礙……咳!咳咳……的。」咳嗽聲出賣了他。

赤羽信之介微微皺眉,逕自拉過俏如來的手替他把脈,沒想到脈象紊亂。他長嘆一聲,腦海裡開始思索怎麼幫助俏如來調養這快被虧空的身子。

「何時才能不逞強呢?身體都搞壞了,值得嗎?」赤羽信之介放開了俏如來的手,無奈的搖了搖頭。是啊!值得嗎?答案是肯定的,想當初默蒼離也是這般。雖然他與師尊不一樣,但最後會步上一樣的後塵吧。

馬車內一陣沉默,赤羽信之介輕嘆一聲:「罷了!若你不是那個為天下人著想的俏如來,那今日恐怕我們也不會坐在這裡,近期內我會命人好好調養你的身體。」俏如來看著他如此慎重,突然笑了。「赤羽先生,俏如來沒那麼嬌貴。」赤羽信之介並不說話只是無奈的搖了搖頭。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貉 的頭像
阿貉

*第二代倉庫*

阿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