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前面:

 

 

蟹牛文之「每個人都有秘密」以及「是夜」的番外篇之一。

 

AU小段子/OOC嚴重/不適者請自動迴避謝謝!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元邪皇看著玻璃櫥窗中倒映的臉龐,那曾經自負如今卻狼狽不堪的自己,不禁自嘲似的搖了搖頭苦笑。

「邪皇,進來吧!」弔魂罪的聲音將他拉回神。

「收留我,你方便嗎?」一步踏進狹窄的室內,工作檯上以及釘在牆上的實木收納櫃全是眼鏡。

弔魂罪聞言笑了笑,道:「你以前也幫過我不少,不是嗎?」

他笑著引領元邪皇上樓,二樓比一樓寬敞許多,所有東西一應俱全。

「你就暫且住下吧!官司的事再另外做打算。」弔魂罪替這個他十分敬仰的老同學感到憤恨不平,明明是那麼樣地有才華,他知道元邪皇的為人,抄襲這種事情是他不屑做的。

然而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又被控告侵犯智慧財產權,他們想不出任何辦法。

「那你呢?睡哪?」元邪皇不解,這分明是弔魂罪的臥室。「哈哈!別擔心,三樓還有一間房,我睡那。」

 

於是,元邪皇就這麼住下了。

然而,弔魂罪卻十分擔心他的狀況,現在的他意志消沉,每日不是泡吧就是在閣樓足不出戶。

直到那一位客人上門後,情況才有所轉變。

德國夏季的太陽十分熱辣,那是一個令人昏昏欲睡的午後,狹窄的眼鏡店內出現了一名身穿黑色連身洋裝的少女。

 

 

那一天,由於弔魂罪說要出門去銀行辦事,就拜託元邪皇看店。


「如果是客人來取眼鏡,把收據收來比對名字,他們全付清款項了,眼鏡給他們就行。如果是來要配鏡的,請他五點過後再來吧!」弔魂罪一一將鏡盒放在收銀台上。
看著鏡盒上頭都有客人的親筆簽名,元邪皇道:「嗯。知道了!」
「店面就拜託你了。」
等到弔魂罪出了門,元邪皇默默的環視他的工作室。

實木架上的商品全是金絲邊框,了無新意,但卻是商業人士最喜歡的款式。
曾經他們兩人一同修過機械工藝,但最後弔魂罪卻選擇繼承家業,改行成了驗光師,開始製作眼鏡。雖然走的道路大不相同,但兩人仍有交流,依舊會關心彼此的生活近況。

元邪皇隨手拿起工作檯上做到一半的鏡架,腦中開始思考,如果不能做錶那以後自己能做什麼?自己早已孓然一身,說穿了,下輩子如果有幸從監牢裡出來,那估計也不會有人想聘請自己。

 

正當想得出神,突然玻璃門被推開,門上的木風鈴發出聲響,將元邪皇從思考中拉回現實。

他抬起頭,看見一位少女,她身上穿著黑色連身裙,是少見的東方臉孔。

少女的神色有些遲疑,但仍以一口流利的德語詢問:「請問,這裡能修理手錶嗎?」

元邪皇聞言,眉頭緊皺,他想告訴自己,不該再碰錶。

然而內心對於錶的熱情卻仍不減。

「我想我能幫妳看看,但你知道這裡並非鐘錶行。」

少女的臉蛋露出羞窘的表情,怯生生地道:「是的,我知道。但......是一位先生告訴我,這裡也能修理手錶。還說有位工匠的技術很好......」

元邪皇笑了笑,沒有答話。他接過少女遞給他的手錶,戴上了從不離身的單眼放大鏡,拆開錶背蓋,他仔細端詳著內裡的齒輪。

片刻,他道:「這只錶裏頭的齒輪與機械油相互摩擦的關係,導致齒輪有些耗損,我可能要花點時間清理它,小姐請問你願意等嗎?明天這個時間後再過來拿手錶。」

「先生,請問能修得好嗎?」少女的眼中滿是擔憂。

元邪皇拿下放大鏡後,對少女說:「我盡力而為,因為這只錶的零件都有點舊了,現在要找並不好找,好在磨損沒有我想像中嚴重,清理完後還是能恢復正常。」

少女聞言,露出了如釋重負的表情,她道:「先生,那麻煩您盡可能修好它,我明天再過來拿。」

「好的。」

少女再度道謝後就離開了。

 

 

 

 

TBC(想睡了暫且先這樣)

 

 

 

 

 

 

創作者介紹

*第二代倉庫*

阿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