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前面:

 

 

 

很快的迎來了第二篇ww不過這篇主要以鯨魚為主阿狸為輔!!鯨魚太太寫得超級棒的啦!!這麼好的坑還不入嗎wwww

合作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希望以後能時常有機會合作虯鴆文~

 

話說阿狸真的該在赤俏本弄完接著弄蟹牛本的空檔間整理所有寫過的另一半系列才是www好想弄個安麗本wwww

不過因為是徹底OOC,如果真要弄應該也是弄個親友團或是喜歡CP的朋友專屬就好www

 

以下還是要寫點防雷的:

OOC嚴重! OOC嚴重! OOC嚴重!(很嚴重真的要講三次!)

 

OOC/虯鴆/金光/R-18/不喜歡的請直接點右上x離開,謝謝!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正文==

 

 

 

這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莫過於身邊有另外一半長久的陪伴以及多采多姿的人生,本篇要敘述的是一間公司,其中一個分部的業務課長與他的另一半,一起攜手走到年老的故事。

 

 

 

始界企業是業界中數一數二的大公司,也算是多數人夢寐以求的鐵飯碗。這間大公司以下共有三個分部以及一個分公司。分別是海境分部、魔世分部以及中原分部。分公司則在日本。

 

本篇將敘述海境分部業務課課長夢虯孫與另一半的生活故事。

 

 

 

 

 

 

 

出差不在家 阿狸

 

 

 

早晨微涼的空氣令鴆罌粟不自覺朝另一邊靠去,然而卻發現偌大的床上只有他一個人。

 

他睜開眼,發了一陣呆。夢虯孫四天前出差去了,雖然兩人每天都會通電話或視訊,但有些時候就是和在身邊不一樣。

 

鴆罌粟起身走到窗邊將窗戶關起來。入秋的天,早上的涼意令他不自覺起雞皮疙瘩。突然,床頭櫃上的手機響了,那鈴聲是夢虯孫專屬。

 

剛接起電話就聽見有些失真,但還是他的聲音。

 

「起來了?」
「嗯。」
電話那頭的夢虯孫覺得疑惑,因為鴆罌粟的聲音聽起來不太有精神。
「你身體不舒服?」夢虯孫問。

 

「沒有。」儘管鴆罌粟聲音平靜,但不斷摩挲無名指上那只銀戒的他,其實很想對夢虯孫說:『快回來。』但他不能。

 

「你啊……」夢虯孫頓了一陣子後說:「是不是開窗戶睡著被冷醒?」

 

鴆罌粟聽見電話那頭的夢虯孫笑了。

 

……笑什麼。」被夢虯孫看透的感覺挺不自在的。
咳!你的鼻音很重。」夢虯孫帶著笑意輕咳了一聲。

 

這下換鴆罌粟不說話了。兩人沉默了一陣,卻不覺得尷尬,那感覺其實很像對方就在旁邊一樣。
片刻,夢虯孫才道:「我下午三點的飛機,回去大概五點半吧。能來機場接我嗎?」

 

……嗯。」
夢虯孫覺得鴆罌粟應得這聲似乎夾了一絲開心的語氣。

 

他嘴角揚起又道:「外面冷,記得穿暖一點。我要去開會了。」

 

「晚上見。」
夢虯孫聽到這句愣住了,不是因為馬上就聽到電話被掛斷的語音,而是鴆罌粟對他說晚上見。結婚前可不會聽到這種話的。

 

「老天爺啊……怎這麼可愛……」夢虯孫喃喃的唸著。

 

不坦率的可愛,兩人自從結了婚後有很多事漸漸出現變化。

 

夢虯孫無不後悔當初就該早點求婚。

 

 

 

 

 

 

 

愛是一種毒癮  鯨魚feat.阿狸

 

 

 

每一次看著鴆罌粟都像第一次看到他那般。

 

心底的悸動,一次比一次強烈。就像沙漏中的沙粒落下那樣,隨著時間漸漸堆疊成塔。

 

夢虯孫一到機場大廳就看見他了。一身淺咖啡色的軍裝羽絨外套,他記得當初買這件送鴆罌粟時還被唸了一頓。後來才知道不是不喜歡,而是覺得太貴。

 

然而夢虯孫覺得,為了鴆罌粟這很值得。看看他穿起來多好看。

 

夢虯孫偷偷繞到鴆罌粟後方,打算給他驚喜。

 

 

 

鴆罌粟抬起手看著手錶。都快六點了,怎麼還沒到?

 

當他抬頭看著航班時,卻猛然被擁抱著。
熟悉的溫度,低沉的笑聲,是他。
「親愛的。」夢虯孫輕蹭了鴆罌粟的頸側,身上縈繞的中藥香令他安心。

 

夢虯孫放開他,將鴆罌粟扳正,看著他問道:「早上聽你鼻音很重,沒事吧?」
「嗯,沒事。」看著他,鴆罌粟總覺得有一點不真實。
夢虯孫沒有察覺到他的異樣,只將他的手牽著往大門走去。

 

「餓了吧?我們去吃飯。」

 

「家裡有煮。」
「好,那我們回家吃。」兩人一起走向停車場。

 

 

 

這時,正值下班的塞車高峰期。然而似乎不影響兩人的心情。

 

只要一遇到停下來的時候,夢虯孫就會帶著笑容看向鴆罌粟,後者卻被他看得不自在了起來。

 

「…你看路!!」
「欸…塞著啊,又沒辦法前進。」
突然,夢虯孫笑了起來。他道:「怎麼辦啊?」
「……什麼?」
夢虯孫湊近在鴆罌粟耳邊說:「比起晚餐,我現在更想吃你。」語畢,還輕舔了他的耳垂。
鴆罌粟的臉頰像烙鐵般火紅,他忍不住瞪了夢虯孫一眼。

 

好不容易捱到家,就像是要把一百多個小時的相思給補足似的,夢虯孫急不可耐的將鴆罌粟壓在門板上。

 

彼此都有些急躁,交疊的唇沒分開過,夢虯孫脫著鴆罌粟的外套,而鴆罌粟則扯著他的領帶。

 

交纏著的呼吸是那麼熾熱。

 

 

 

夢虯孫一手攬著鴆罌粟的腰,將他牢牢桎梏在懷裡,一手探入他的衣內重重的撫摸,沿著腰際背腹毫無章法的逡巡。觸感一如以往的好,夢虯孫感受指尖光滑的肌膚。

 

鴆罌粟從接吻開始就覺得自己已經深深淪陷,被這個男人,他思念了好幾天的男人抱在懷裡,溫暖的體溫傳來,他心動不已。抬手抱住了對方的後頸,吻得無比認真。

 

收斂眉眼,鴆罌粟心裡千萬句的我好想你,全部化入了唇瓣相貼,就算不說出口,夢虯孫一定也是知道的。

 

 

 

熱情積累,室內空氣緩緩蒸騰。

 

夢虯孫覺得今天的鴆罌粟有種說不出的特別,在急燒的情慾鼓吹中,他卻好像在緩慢又仔細的感受自己帶給他的一切。

 

夢虯孫的氣息將鴆罌粟包裹,鴆罌粟心底莫名浮出一種安心。

 

 

 

當夢虯孫大手游移進了鴆罌粟的底褲,鴆罌粟的思緒終於清晰了三分,他輕握夢虯孫的手腕暫緩這胡亂撩撥,從吻的間隙輕聲吐了句:「別在這裡……」。

 

平時夢虯孫很寶貝鴆罌粟,對方說如何就如何。

 

於是他捏了一把鴆罌粟的臀,收回手,抬眼淡淡一笑,從善如流的將鴆罌粟攔腰抱起,進了臥房,放在軟被上,動作行雲流水。

 

 

 

接觸床面的瞬間,前幾日獨自面對偌大床鋪、睡醒後冰冷空氣的回憶毫不留情湧進鴆罌粟的腦海,沖毀他所有的自持冷靜。

 

無須再忍耐,能給予安慰的人就在眼前。

 

「抱我……」鴆罌粟下意識脫口而出的要求。兩人幾乎是同時愣了幾秒。

 

『瘋了,到底在說什麼啊我……』鴆罌粟瞥見夢虯孫略為吃驚的神情,心裡恍惚地反省。

 

「罌粟……」夢虯孫欺身壓上鴆罌粟,抱住他時額頭相抵,視線裡映滿對方眼中的波光,他看見自己沉在那波光底。

 

「罌粟,你是不是很想我……」,不是問句,而是肯定句。

 

鴆罌粟難得藏不住心思,又不好意思承認,臉上緋紅染開,他默不作聲,閉上眼睛。

 

夢虯孫的吻落在他眼角的淚痣,點著臉頰慢慢向下。

 

手上卻是相反的速度,極快的脫掉自己和對方的衣物,拉起棉被覆在兩人身上。

 

入秋了,總不能一夜放肆就著涼。

 

 

 

細細的啃咬自鎖骨延續到胸口,在乳尖舔弄廝磨。

 

「嗯……」鴆罌粟攀住夢虯孫的手臂,好像這樣就能抓住即將飄遠的神智。

 

夢虯孫將下身貼緊鴆罌粟的。

 

密不可分的距離讓鴆罌粟感覺到對方勃發的火熱,身後的大手抓捏著他的柔軟臀肉。

 

吻一直持續著。沿著下腹來到大腿內側。

 

夢虯孫稍使點力,在白皙的肌膚上吮出一個個紅痕,鴆罌粟受不了麻癢蔓延,想將大腿闔上,夢虯孫沒給他閃躲的機會,撈起他一邊的膝窩,將長腿架上肩膀。

 

 

 

「你,啊嗯……」身後倏地一陣無法忽略的刺激,鴆罌粟輕輕呻吟出口。

 

夢虯孫壓著他隱密的穴口周圍,取來滑涼軟膏,在臀間抹開時探入一指。

 

柔軟的穴肉比想像中濕潤了一些,指腹被溫暖緻密包裹,緩慢觸摸開拓。

 

夢虯孫看著鴆罌粟越發迷離的眼神,對方紊亂呼吸在耳邊,夾雜了他模糊的聲音「夢…虯孫……嗯」,聽起來很是舒服。於是稍稍抽回手指,再入,一口氣加了兩指。

 

鴆罌粟竟然沒有像之前經驗一樣,只要夢虯孫粗暴一些就疼得繃緊身子。

 

見他只稍稍僵了一下,接著鬼使神差的將柔韌腰身往夢虯孫懷裡送去。

 

    

 

愛人今天各種有些偏離常態的舉動讓夢虯孫驚喜。

 

但他了解鴆罌粟心中所思,又不免有點心疼。

 

兩人習慣了家裡有對方存在的,突然要獨自面對生活,即使是暫時的,還是會有些寂寞。

 

 

 

用力的擁抱似要將鴆罌粟融入血骨,夢虯孫加快了手上擴張的速度,順著肉壁碾磨。

 

鴆罌粟股間一片泥濘,電流通過般的酥麻升騰而起,他的腦袋攪成一團漿糊,幾乎無法思考。

 

微微吟喘流洩開來。

 

「很想要?」夢虯孫咬著鴆罌粟的耳殼明知故問,實際上他早已被撩得熱血沸騰,下身幾欲爆發。

 

「你……快點…」在夢虯孫撤離手指的當口,鴆罌粟簡直要被突來的空虛感折磨得發瘋。

 

「什麼?」

 

「…進來……」

 

夢虯孫沒再等待,將碩大抵上穴口,強硬的整根沒入。

 

「啊啊……嗯…」鴆罌粟的呻吟帶上更多氣音。身體被充滿的時候,他感覺心也被充滿了。這樣才溫暖,才真切的感受到男人確實回到了他身邊。

 

「啊…嘶…」夢虯孫沉浸在被綿軟穴肉緊緊吸附的快感中,聲音低沉。「好緊…」他索性不動了,壓下抽插的慾望,享受鴆罌粟體內不由自主的高熱纏繞。

 

鴆罌粟指尖輕劃著夢虯孫寬大的背,心癢難耐。

 

「快點…動…」甜膩的催促,顯得有些羞赧。

 

夢虯孫很少聽見鴆罌粟在情事中說這種話,被激得全身血液衝向下腹。

 

「罌粟…等等可別喊停啊。」

 

 

 

撤出硬挺的碩物再盡數推入,摩擦內壁的刺激讓夢虯孫深深墜在這溫柔谷。

 

「哈阿…啊啊…」承受越來越快的抽插,夢虯孫像是要狠狠將他貫穿的進攻。

 

鴆罌粟胸口劇烈起伏卻還是覺得喘不過氣,「嗯…再……哈…啊」男人在身體裡馳騁的熱情,不夠,要再多一點,再用力一點……。

 

疼愛就是要肆無忌憚。

 

「啊……!」當夢虯孫驀地撞上穴內深處,鴆罌粟尖叫的呻吟一聲,然後開始掙扎「啊嗯…等……不啊…」。

 

夢虯孫扣緊了他的腰,不給任何閃躲機會,更加強勢的頂弄。

 

掀起洶湧情潮,將兩人覆沒。

 

「夢…虯孫……啊…」快感層層堆疊,心緒纏綿,鴆罌粟無法遏止的吟語染上哭音「嗯…嗚……嗚嗚」,不知何時眼裡蓄滿的水氣匯流成河。

 

夢虯孫沒有停下動作,伸手扳正鴆罌粟的臉。

 

鴆罌粟眼神失焦的看著他,臉上淚痕交錯,眼裡是一片迷濛,氤氳著霧氣,他的臉和唇一樣紅……。

 

夢虯孫對鴆罌粟的這種表情萬分著迷。

 

只有他,全世界只有他能看見鴆罌粟這個樣子,思及此,莫名的滿足感油然而生。

 

「罌粟……」

 

『啊……我的罌粟,太性感了!』夢虯孫在心裡數不清多少次的重複這個感想。

 

 

 

貪戀、迷醉、蝕人心骨的瘋狂,交織在再次相疊的吻中,心心相印。

 

夢虯孫浪漫的網,擄獲鴆罌粟的心神,一旦被抓住了,就再也無法離開。

 

所以才會……「哈阿…我很想你……」壓抑不了的真心話,從鴆罌粟嘴角溢出。

 

「我知道,我也很想你。」

 

此時此刻,夢虯孫真切的體會到鴆罌粟專屬於他,不管是身體,亦或是心。

 

炙熱在身體深處沸騰,燙的鴆罌粟直發顫,他任夢虯孫托高腰臀,又重又快的撞入,「啊啊……慢……嗯、點…」甬道與男人好像又漲大了幾分的硬物摩擦,幾乎能清楚感受其上跳動的青筋。

 

鴆罌粟輕咬著下唇全部接納。

 

夢虯孫每每抽離時即被鴆罌粟無意識的絞緊挽留,銷魂的軟嫩緊實逼得他失去理智。下身侵占越漸兇悍,想在這人身軀肌膚的每一吋烙下自己的痕跡。

 

「啊不…啊嗯…不要了…」鴆罌粟逼近承受的極限,有些慌亂的搖了搖頭,他連鼻子都哭紅了「會…壞掉…啊啊」。

 

「乖,再一下…」夢虯孫低沉沙啞的嗓音,柔聲安撫。

 

腰部挺動卻猛力的不容拒絕,全心衝刺。

 

 

 

鴆罌粟在夢虯孫懷裡弓起背,「我…啊啊…要…啊啊啊啊」拔高的尖叫。

 

感到下腹白液凌亂流淌的同時,夢虯孫被鴆罌粟體內一陣要命的收縮緊咬。

 

「哈啊…」踩上臨界點。

 

熱流灌滿肚腹,鴆罌粟緩緩抬手捂上肚子,氣力空盡的閉上眼。

 

夢虯孫退出鴆罌粟的身體,扯過棉被將他包覆,疼惜的親吻又落於淚痣之上。

 

鴆罌粟在迷迷茫茫要昏睡過去時,彷彿感到自己沉入一個極暖的懷中,他永遠渴望的……。

 

 

 

看到如此疲憊的鴆罌粟,夢虯孫覺得好像做得有點太過頭了。他將鴆罌粟汗濕的額髮撥開,在那光潔的額頭上落下一枚輕吻。

 

然而懷中的他,又奮力的張開雙眼看向自己,朱唇輕啟:「…歡迎回來…」說著又緩緩閉上雙眼。夢虯孫將他摟得更緊一些。

 

他在鴆罌粟耳邊輕聲說:「我回來了。」

片刻,兩人雙雙跌入夢鄉。直到隔日一早,鴆罌粟腰痠到爬不起來因此禁止夢虯孫睡床一週那又是後話了。

 

 

 

乾柴烈火 鯨魚 feat.阿狸

 

 

 

鴆罌粟覺得空氣不太對……太熱了。

夢虯孫的視線太燙人,而攬著自己腰際的手掌像帶火似的,他覺得有種快被火吞噬的錯覺


熬了整整一年難受痛苦的復健。

從住院開始,鴆罌粟一路陪著夢虯孫直到他順利回到工作崗位。鴆罌粟本想回到隔壁的──那間本屬於他的租屋處。但……已經習慣的,總是很難改掉。

更何況,他們本是、呃、嗯……

一年前是情侶,曾經分手只是現在,處在一種安定又曖昧不明的狀態。

他們以前有這樣過嗎?像現在這樣……如此親密,如此靠近?

 

「嘿,你分心了。」夢虯孫低聲在鴆罌粟耳邊說。
他喜歡這樣子的鴆罌粟,看似鎮定,但掌上那層薄汗騙不了人。

「你靠太近了,夢……」一句話尚未說完,便全數沒入那帶有酒香的唇中。

他們親吻著彼此,然後從陽台跌進臥室那層厚地毯上,夢虯孫兩手撐在地毯上,居高看著鴆罌粟。那白皙的臉蛋上浮現一層淡紅比美酒更令人沉醉

他在鴆罌粟的雙眼中看見一整個宇宙,那裡面有他。

這樣很好,真的!可是我很貪心啊罌粟。夢虯孫內心這麼想著。

 

聽說人受了酒精薰陶,平時的行為與想法會被擴大延伸。
夢虯孫伸手觸碰了鴆罌粟的臉龐,那抹紅,真好看啊這個人的身影在他生活的每個片段中,日日相伴。夢虯孫知道他擁有了鴆罌粟的關心,更多,他渴求著關於鴆罌粟的更多,不管是什麼。
無論是鴆罌粟的哪一面,夢虯孫都深深著迷,看到他眼裡映著自己……若是能一直這樣,那他一定是最幸福的人。
罌粟,你是我的。

這個想法已經和呼吸一樣自然而然,像夢虯孫宇宙的自然定律一樣堅不可摧。


「罌粟,你是我的。」夢虯孫的聲音有些沙啞,低低的,語氣堅定。
……」這個告白撞在鴆罌粟的內心,回音轟然。他不是第一次聽見夢虯孫這麼說,那話語背後的真摯,逼得他認認真真的一次又一次將他的喜歡在心底刻劃。

 

沉默了一會兒,鴆罌粟像是放棄了什麼心理鬥爭一般,抬起手臂環上夢虯孫寬大的背。
然後將唇瓣送到夢虯孫嘴邊,距離很近,不知所措的感覺頓時萌生,酒香在鼻息間縈繞著。夢虯孫卻不動了,他看著鴆罌粟的睫毛,思緒有些模糊。

 

軟嫩的舌尖觸碰夢虯孫的嘴角時,簡直像觸電一般,他還沒反應過來,鴆罌粟怯怯的舔了他的下唇,之後將舌推入他口中。

罌粟!我的天啊夢虯孫心底驚呼的同時,鴆罌粟迅速撤回軟舌,轉開眼神,彷彿方才什麼事都沒發生過。

夢虯孫托起鴆罌粟的下頷,「你真的是……」很可愛欸!
他壓不住的笑意聽得鴆罌粟連耳朵都泛起了紅。
「不准笑……

「罌粟。」夢虯孫忍不住要逗他。
……

「罌粟。」
「幹嘛……
「舌吻……是這樣……」夢虯孫含吻了一下鴆罌粟的唇,強勢的舌探入對方口中,擭住他的舌,輕輕吸吮,像是品嚐一顆甜糖。

 

鴆罌粟感到氧氣在吻中消散,「唔……」微微掙扎,夢虯孫放開他的唇,雙臂卻將他緊緊收進懷裡。
身軀相貼,鴆罌粟意識到戀人的體溫竟然比視線更火熱,尤其是……他的下身……簡直燙的不可思議。這讓他不敢移動分毫,心跳怦怦的打在胸口,他咬了咬下唇。

 

有非常長一段時間,他們之間的親密程度都不及現在,夢虯孫的傷讓所有情慾落入了空白。
可謂清心寡慾,也沒有什麼不好,鴆罌粟都是這麼說的。
但他們不可否認,其實有時候還是會想起一些肌膚相親的片段,但也僅止於想。

復健過程的痛苦讓他們無法更進一步。如今,生活漸步上軌道。

他們……卻似乎缺乏些契機,又或者……只是鴆罌粟個人在逃避。

 

……不准逃,罌粟。」深怕懷中的人又藉故跑走似的,夢虯孫如是說。
第十次了。

自復健完,他開始上班後,每每只要到這個當頭,鴆罌粟總會丟下他跑回隔壁睡。
男人,靠自己的雙手也不是不行,但看得到吃不到幾乎快把夢虯孫給逼瘋。

鴆罌粟也知道自己這樣很不道德,但不知道為什麼……一切的碰觸開始令人覺得羞恥,心跳加速
他在夢虯孫懷裡想著,雖然就跨那麼一步也無不可……

鴆罌粟神色羞赧,伸手推了推夢虯孫。

……起來,你……陽台的門沒關好。」
他拉起夢虯孫,爾後背對著他說:「我、我先去洗澡。」
洗澡……?不是才剛……等等!夢虯孫發誓,要是笨到連這樣的暗示都聽不出來……那他就白活這麼多年了!鴆罌粟在情事上總是迂迴,夢虯孫可是找了好久才抓到竅門。

夢虯孫從背緊擁著他,輕咬著鴆罌粟的耳殼道:「我也一起洗……

 

有鑒於鴆罌粟一句:「在澡洗完以前不可以亂動。」

夢虯孫快速的將自己洗了乾淨,期間欣賞望著的眼神從沒移開
鴆罌粟被夢虯孫看的簡直想找個地洞躲進去……,他不敢把視線停在夢虯孫的身軀上。被這個男人壓在身下……精實的胸膛與背肌,鴆罌粟光想都覺得腦袋熱的要燒起來。

 

一跨出浴間,夢虯孫大膽的將鴆罌粟稍稍離地抱起,然後丟到床上。
「夢虯孫!」鴆罌粟嚇了一跳,正要發作。夢虯孫欺身壓了上來,還帶著淺淺的笑,讓他突然失去言語的能力。鴆罌粟白色的浴袍被扯開,皺成一團壓在身下,夢虯孫埋首在他頸間。
殘留的酒氣在淋浴時被水流帶走,夢虯孫的酒徹底醒了,但靠近鴆罌粟卻又使他覺得自己還在迷醉。
鴆罌粟身上似有若無的中藥草香混著沐浴後的熱氣蒸騰,夢虯孫無法自控的沉溺其中。
「罌粟……」氣音。

鴆罌粟聽見他頸窩傳出一聲叫喚。

夢虯孫緩慢撫觸過鴆罌粟的肌膚,從臉頰到大腿,一種久違的觸感記憶正在回籠。
鴆罌粟緊張的閉起眼,他把手掌貼上夢虯孫的腰際……。夢虯孫瘦了,瘦了好多。鴆罌粟莫名的心疼泛起。車禍果然還是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影響。

「怎麼了?」夢虯孫對鴆罌粟幾不可聞的愣神有所感。
「沒什麼。」
「可以嗎?」一個鮮紅的吻痕落在鴆罌粟頸間。
……

鴆罌粟其實一直在思考著踏出「逃避」泥淖的方法,也許可以試試的,下定決心別再猶豫!

許久,他微啟雙唇,吻咬了夢虯孫的喉結。
默許。
夢虯孫的吻漸漸游移散落,點點痕跡烙上鴆罌粟的身軀。細微麻癢感爬上,夢虯孫的摩挲讓鴆罌粟有些心焦。
剛剛誰不是感覺一刻都等不了?
但當夢虯孫溫暖的手盈握他的下身……鴆罌粟突然覺得還是慢慢來的好。

他細長的手指跟床單難分難捨的捲在一起,手心一片濕潤。

面對夢虯孫手上的揉弄,身體不在自己掌控中的感覺,虛浮就像腳不著地那樣,令人有點慌亂。鴆罌粟偷偷攏合雙腿。
夢虯孫憋不住笑,道:「你也可以摸摸我。」說完拉起鴆罌粟的手就往自己的褲襠一放。

鴆罌粟被那熱度燙得想收回手,然而夢虯孫卻不讓。那雙瞳直望進他的眼底像金黃色的火焰燒得鴆罌粟體無完膚,全身的血液都在沸騰。

內心一番天人交戰,終於在鴆罌粟妥協的要握實夢虯孫那炙熱前,他先感受到自己的腰臀陷入了對方的大掌之中。
夢虯孫貼在他的臉頰邊,呼吸沉重,「罌粟……」低聲的開口「光是這樣我就……」快要忍不住了。
「什麼……?」鴆罌粟從急促的呼吸中勉強吐出兩個字。
夢虯孫的手指從臀瓣滑入臀縫。
「啊嗯……

「忍不住、想上你。」
「夢……

赤裸的慾望,鴆罌粟收住了話,心湖風浪大作,根本忘了自己要說什麼。

「別緊張……」夢虯孫指腹壓上隱密的穴口,懷中的人瑟縮了一下。
輕輕淺淺的試探。
……嗯」
鴆罌粟將手覆上夢虯孫的,他也不知道為什麼這麼做,隨著夢虯孫擴張的動作移動,好像可以找回一點丟失的掌控權。
「你想自己來?」夢虯孫反手抓住了鴆罌粟的手指,貼上變得有些濕潤的臀瓣。
鴆罌粟指尖碰上自己的身體的瞬間,立即想施力掙脫,但很快他就發現自己無法抽離分毫,只能搖搖頭

「不要……!」摻雜了一些哀求。
這件事交給夢虯孫他就已經很慌了,在他面前自己弄?他拿起夢虯孫好不容易放開的手摀住眼。

久違的情事讓兩人像走在鋼索上那般小心翼翼,看著鴆罌粟咬著下唇的模樣,夢虯孫內心的衝動凌駕在理智之上。他想看鴆罌粟意亂情迷的模樣,想和他一同沉淪。他拉開鴆罌粟摀住眼的手,強迫他看著自己。
然而蓄滿水氣,像大西洋那般蔚藍的雙眼稍微安撫了夢虯孫躁動的心。他額頭緊貼著鴆罌粟的,壓抑的嗓音沙啞中帶著性感。
……嗎?」
…………

 

夢虯孫的大掌輕撫上雪白圓潤的臀部,另一隻手不忘將放在床頭的潤滑液打開,倒了些在掌心上,沾染潤滑液的長指再次順著臀縫探入穴口周圍。

夢虯孫親吻著鴆罌粟,軟嫩的舌相互交纏,長指趁勢探入後穴,尚未做好心理準備的鴆罌粟心一緊,後穴的肌肉也跟著緊縮。

「唔嗯……!」發出抗議的嚶嚀仍無法阻止夢虯孫的霸道。夢虯孫吻得更加激烈,強勢的又往後穴裡探入一指。

 

鴆罌粟緊繃的肌肉幾乎已經耗光了他所有體力,但不能否認其實他很喜歡夢虯孫的按摩,有點癢又有點舒服。等到夢虯孫確定戀人能將自己納入身體裡時手指撤出多了一些突來的空虛。夢虯孫抱起他的臀,手掌執著他的大長腿,將下身火熱貼進他的私密。

鴆罌粟屏氣凝神……不,他的腦袋早已一片空白。男人把巨物推入他的身體,他感覺自己順從的吸附著對方,纏緊。於是夢虯孫尚未整根沒入,艱辛的卡住。
「罌粟,別那麼緊……

「我、嗚……

鴆罌粟努力放鬆身子,雖然沒什麼成效。夢虯孫琢磨著各種角度,緩緩抽出再挺入,來回幾次以後,把下身全部送進戀人綿軟的甬道中。
「呼……痛嗎?」
「啊……」鴆罌粟細微的呻吟「不、不痛……

「聽說有一種方式可以邊做邊鍛鍊身體」夢虯孫玩心大起「要試嗎?」鴆罌粟還沒意會過來,夢虯孫就撈起他的雙腿扣在腰間,將他抱離床鋪。


站立姿勢讓男人漲大的性器深深嵌入鴆罌粟的身體深處。「等、等……太深!哈啊……」鴆罌粟很想逃,他藍的眼悄悄匯集了水氣。

若是失去了唯一的著力點──抱著他的男人,他會直接掉下去的。思及此,鴆罌粟只能用雙臂緊緊環著夢虯孫的脖頸。

「都還沒開始,你就一臉要哭的樣子。」笑語,夢虯孫偏頭看他。
鴆罌粟眼角染上緋紅。他負氣的咬夢虯孫的脖頸,但那顧忌、控制力道的啃咬對夢虯孫而言只是讓慾火燒得更熾盛的撩撥。

……這可是你引的火啊罌粟。」

毫無預警的,夢虯孫突然托著鴆罌粟的臀部,陽物也跟著稍微退出,不到一秒的時間卻又重重的插入。

深入淺出的摩擦令鴆罌粟止不住放聲呻吟。

「啊、啊、等唔嗯……」隨著速度越來越快,力道也逐漸增強,鴆罌粟生怕會掉下去似的,修長勻稱的雙腿不自覺的纏緊著夢虯孫的腰。

肉體的撞擊聲,迴盪在偌大的臥室裡。

「唔、唔嗯……慢、慢點……」快感隨著兩人連結處層層堆疊,穴內處的腸肉不斷咬緊夢虯孫的陽物,他忍著爆發的衝動。

 

不夠!這樣遠遠不夠……

 

狂暴的抽插讓鴆罌粟受不住,在高潮的那一瞬間,修得圓潤的指甲仍是在夢虯孫的背上留下淺紅抓痕。

「啊啊啊……

鴆罌粟仰起頭,射出一股白濁噴得兩人的胸膛一片黏膩。

「哈啊哈啊哈……

他輕靠在夢虯孫頸邊,那餘韻像石子投入湖中所產生的漣漪那般,久久不散。然而後穴那沒有退出的硬挺令他心驚膽顫。
……還沒完呢……」夢虯孫偏頭咬上那小巧的耳垂低聲道。

聽到這句話,鴆罌粟恍惚的想起夢虯孫的耐力其實很好這件事,尤其是在這種時候。

 

夢虯孫抱著他躺回床上,沒骨頭一般的陷在棉被裡,鴆罌粟坐在他身上,進退兩難。
勃發的硬物牢牢與鴆罌粟的柔軟相接,夢虯孫揚起頭,舒心的嘆了一口氣。
「自己動?」夢虯孫大有要享受鴆罌粟服務的意思,語畢輕輕推了對方的臀。
鴆罌粟雙手撐在夢虯孫胸膛上,顫抖的提高腰身,「啊啊……」硬挺磨過體內敏感,「你……」緩慢又生澀的擺動。眼角晶瑩,紅嫩雙唇溢出甜膩呻吟。
夢虯孫面對眼前香豔的景象滿足到不行。性感,在床上更甚,他的罌粟果然是如論如何都能擄獲他的心。


鴆罌粟咬牙努力了一陣子,累得軟了身子,汗珠凝在他光裸的背。
夢虯孫完全沒有要釋放,硬挺深埋戀人體內。鴆罌粟只好去抓他的臂膀,「你動、我不行了……」催促。夢虯孫聞言雙手扣住他的臀,猛力往上一頂。
「啊啊──

「像這樣嗎?」夢虯孫不怕死的調笑。

……你!」鴆罌粟羞惱。這人,就沒個正經!但,轉念又想……怎樣都好,好過痛苦的那時……這才是他啊才是他的夢虯孫。

 

夢虯孫坐起身,與他平視,大掌貼上鴆罌粟的陽物揉捏著。後穴與前端的夾擊讓鴆罌粟更加狂亂,覺得自己好像會死,死在快感中。

力道越來越重的撞擊間,夢虯孫翻身重新把鴆罌粟壓在身下,親吻襲來。
被貫穿了身體和靈魂,鴆罌粟所有的感官都像不存在了,除了與火熱相連的那處,包裹承受戀人的索求。

「啊啊……快、快點」射。
抽插弄得鴆罌粟覺得好像又有感覺,他用雙腿夾緊夢虯孫的腰。
「還不夠快?」
似乎變得更強烈的佔有讓鴆罌粟趕緊搖頭,夢虯孫不明所以。
「快點射……

「你知道這件事我快不了……

夢虯孫騰出一隻手捏鴆罌粟的臉。

 

「啊啊──……」突然被擁緊抱起,鴆罌粟知道夢虯孫積累的快感將要爆發。但他沒發現兩人之間又再次一片黏膩。

甬道在高潮後絞緊,夢虯孫瞬間感到一抽,刺激的無以復加,滾燙熱流在鴆罌粟體內深處灌滿,穴口含不住的濃稠濁液緩緩漫延,雙腿股間凌亂不堪。
鴆罌粟沉浸夢虯孫的氣息之中,快要窒息。在他以為夢虯孫終於結束了這場持久戰,沒想到對方卻箝制他的下身,將釋放過後熱度絲毫沒有下降的碩大送入他的身體。
天啊……為什麼還是這麼硬?鴆罌粟遲鈍的想著這個不可思議的問題,夢虯孫似乎沒有想要停下。
「等、等……

……哈啊」鴆罌粟有些掙扎「不要了……」。他感到臉頰似乎有點溫熱的水,夢虯孫舔他的臉。

「最後一次……罌粟」聲音帶著滿滿的溫柔和渴望「別哭……」。
鴆罌粟力氣被抽空,軟的化作一團棉花,只用手輕摟著夢虯孫的腰,闔上眼,任夢虯孫盡情放縱疼愛。

 

「啊……」伴隨再次傾洩,夢虯孫低低的嘆息,沒有立即退出鴆罌粟的身體,先是拉過了棉被,覆上兩人。

「還好嗎?」
……

「罌粟?」夢虯孫以為鴆罌粟累得睡過去了。
這渾蛋……」鴆罌粟像是終於緩了過來「我以為我會被你幹死……」身上斑斑歡愛痕跡昭示方才是如何激烈,他不能否認最後他已招架不了夢虯孫的予取予求。
夢虯孫溫柔的吻鴆罌粟的額,拿手將他臉頰的水痕抹去。

 

休息片刻,鴆罌粟終於費力的挪動一隻手去推夢虯孫的下腹,示意他退出去。

熱度稍降的分身一離開,濁液立刻淌濕了床鋪,鴆罌粟將雙腿交疊,試圖阻止黏滑繼續靡迤 。
「等等幫你清乾淨。」夢虯孫心緒複雜。平日裡鴆罌粟是容顏整齊、衣裝乾淨的,對比現下的凌亂,夢虯孫對戀人有些抱歉;但也只有他能把鴆罌粟弄成這般模樣了,頓時又感到莫名自豪。

然而聽見夢虯孫要幫自己善後,累到快不行的鴆罌粟立刻來了精神。
「開、開什麼玩笑!不行、不行!絕對不行!」他突然掀開棉被就要下床,然而腳一沾地卻又使不上力。一旁看著的夢虯孫摸不著頭緒,大掌一撈,又將人攬回懷裡。

「做什麼?」夢虯孫皺眉問道。
……我要去洗澡。」
夢虯孫聞言將人用棉被包裹起來抱離床鋪。

鴆罌粟急著掙扎。「放我下來!!!你還不能……

這人實在太胡來!明明復健師說還不能提抱重物的!
「可以。」夢虯孫望著他又說:「罌粟,我不會再放手了。」

鴆罌粟聞言,他放棄掙扎,感受到夢虯孫收緊的力道。他同樣知道,放手一詞含了多少重量。

失而復得,這過程的艱辛,彼此都不想再體會了。夢虯孫在鴆罌粟的額頭又印下一個輕吻,道:「我愛你。」

……我也……愛你……

鴆罌粟將臉蛋埋在棉被裡早已泣不成聲。
以前總是汲汲營營的爭了很多,現在什麼也不爭了,他們……維持像現在這樣就好。

 

 

 

 

 

 

 

 

 

(緩慢更新中)

創作者介紹

*第二代倉庫*

阿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