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前面:

 

 

第一篇虯鴆誕生啦~雖然在噗浪上不是第一篇ww但在部落格這是真正的第一篇,有發表出來的ww另外一篇學生篇暫時要被我鎖起來ww還是要先把赤俏以及蟹牛的文本先趕出來再說Q_Q

 

話說由於是萬聖節,應景一下,蟹牛到現在都還沒有靈感,不過也因為比較火熱的關係,肯定會有大大趕出來的www阿狸就當粉絲看看人家大大們的作品就好www

 

前面廢話太多了www上面都不是重點ww重點是下面,此篇萬聖節的小賀文有幸邀請到鯨魚太太一起插花接龍(說實在的是阿狸逼迫人家XDDDDDDDDD)

可是tag鯨魚太太好好玩啊(給我反省)鯨魚太太人很好,還一起幫阿狸接了好一大段,真的好感動!!!我們的南極虯鴆坑就只有彼此了(大哭)雖然孟檸大大好不容易寫了一篇XDDD不過神作品比較不一樣一點XD不像阿狸OOC,不OOC的真的比較困難啊!偏偏我就是那個不OOC就不會寫文的人(果真奈米渣)

 

所以以下tag注意啦!OOC嚴重! OOC嚴重! OOC嚴重!很重要所以我一定要說三次!不能接受的請自動點選右上的X離開喔!感謝您~

 

OOC/金光/另一半系列/虯鴆/背後注意/R-18有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剛到家的鴆罌粟將買回來的菜以及水果分門別類放到冰箱後,就轉進廚房開始備料。

正在廚房專注地做飯的他,突然被一隻手捂住嘴,腰部也被另一隻手箝制住。背後抵著的是寬闊的男性胸膛,他察覺耳邊傳來一道低沉的嗓音,伴隨著溫熱的氣息噴灑在他的耳殼上。

「不給糖就搗蛋。」

原本箝制在他腰部上的手,伸進圍裙裡隔著襯衫肆意的摩娑他的腰腹,而靠在耳殼的唇向下移到頸邊,他能感覺柔軟的舌尖輕舔著那處皮膚,尖銳的虎牙靠在頸動脈上的感覺。

當鴆罌粟察覺越來越放肆的手掌開始伸向褲襠時,他果斷且用力將右腳提起向後踩向那男人的腳背。

「嗷嗷!好痛!」男人哀嚎了一聲就放開箝制鴆罌粟的手。

當鴆罌粟轉過身才看見他的枕邊人一身黑色燕尾服,正以非常難看的姿勢邊跳邊摀著自己的腳背。

當夢虯孫蹲下揉著自己的右腳腳背時,他抬頭看著手拿菜刀的鴆罌粟居高臨下的望著他說:「你今晚不用進房睡了,就睡沙發吧。」

夢虯孫頓時連想死的心都有了。

 

 

直到晚餐結束,夢虯孫都是一副小心翼翼不敢再惹鴆罌粟生氣的樣子。自知理虧的他,默默的從浴室拿了條毛巾,又到冰箱的冷凍庫拿了一包冰塊自己坐在客廳裡冰敷。

 

然而鴆罌粟也知道剛才他踩得有多麼用力,看著正在冰敷的夢虯孫,他也有些過意不去。於是他關了廚房的燈後走到夢虯孫旁邊,將他手上那包已經濕潤的毛巾拿起來,走到浴室擰乾後又將冰塊重新包回去。

他拉過板凳坐下,說:「腳伸出來。」

夢虯孫伸出腳,輕靠在鴆罌粟腿上。「咳!對不起啦!想說應應景。」鴆罌粟橫了夢虯孫一眼後就不再理會他,專心替他冰敷。

 

等到冰溶化了,但夢虯孫的腳背仍然紅腫,鴆罌粟決定再去拿一塊冰。就當他站起身時,夢虯孫一個輕扯,鴆罌粟整個人因重心不穩而跌進沙發裡頭,整個人仰躺著。

夢虯孫趁勢虛壓在他身上。

……!!

鴆罌粟一個抽氣,因為他敏感的耳垂被夢虯孫含在嘴裡,他能感覺到夢虯孫尖銳的虎牙輕磨著他的耳垂,不時用舌尖輕舔,帶起一種既陌生又熟悉的酥麻感。

「不給糖就搗蛋。」那帶著情欲的沙啞嗓音裡,有渴望有隱忍,直接透過耳膜傳達到鴆罌粟腦海裡。他偏頭呢喃似的輕吐了句:……沒有糖……

 

看著他這般反應,還有紅得不像話的臉頰,夢虯孫知道這是默許自己搗蛋了。

 

夢虯孫輕托起鴆罌粟的下頷,溫暖的吻跟上,雙唇相貼,「明明就有......」夢虯孫的聲音拖得長長的。

「什麼?......」鴆罌粟漸漸被一股熟悉的氣息包裹,從吻的間隙擠出兩個字。

「你就是……我的糖」,真甜……夢虯孫緩緩含舔鴆罌粟的下唇,似在品嚐。情話一般的回答,夢虯孫說的理所當然,鴆罌粟心跳卻像停了一拍,不知如何回應。

所以現在──夢虯孫覺得自己被鴆罌粟惑住心神,陷入了一種迷醉當中──「想要吃掉你。」。

 

靈活的舌探入對方口中,夢虯孫尋找到那片溫軟,纏上,鴆罌粟像是要融化於他的深吻,情愛像糖一樣甜,散開蜿蜒的美好浸染了所有感官。

鴆罌粟覺得自己被親熱加溫,雙手極緩的攀上夢虯孫的背。任由他吧……

 

細碎的啃咬自脖頸開始,落下淡淡的緋色痕跡,夢虯孫隻手展散了鴆罌粟單薄的襯衫,然後吻痕綴在他的肩頭、胸口、肚腹……。「嗯......」鴆罌粟錯覺星火在他身上點燃,夢虯孫擒住了他的腰。

雖然鴆罌粟心裡乾脆的想著:就將自己交給對方吧,但當夢虯孫掐緊他的腰窩,幾乎要將他吻遍時,鴆罌粟還是丟失呼吸的節奏,身子與吐息都輕輕顫抖。

 

這樣的鴆罌粟映入眼簾,夢虯孫不可自控心動萬分。

 

脫掉了燕尾服外套,夢虯孫本想往沙發椅背隨手一掛,卻被鴆罌粟抓住,拽進懷裡「這件還這麼新,別亂丟弄髒了。」語氣綿軟。

夢虯孫的上一件燕尾服外套被他自己弄丟了,只好再重買一件,定價可不便宜,鴆罌粟堅決阻止他任何毀滅衣服的行為,省的他又要到處借。

夢虯孫的思緒幾乎被戀人充滿,他不明所以,只應了聲好,附上一個笑容,摸摸鴆罌粟的臉龐,隨即脫掉自己的襯衫。

寬闊的胸膛展露在眼前,鴆罌粟不由得想起夢虯孫讓自己靠在他懷裡的時刻,溫暖可靠的觸感,而且身材還是那麼的好……。鴆罌粟愣了一陣,臉上的紅更甚,他轉開眼神,以免自己簡直過快的淪陷。

 

褲子被夢虯孫半褪了開,透著熱度的大手覆上下腹,鴆罌粟收緊抱著燕尾服外套的手,彷彿聽到一句夢虯孫的意有所指「你說的……衣服不可以弄髒喔……」帶著隱隱笑意。

夢虯孫的手撫過鴆罌粟下腹,在下身敏感被對方盈握時,手上高溫燙得鴆罌粟瞬間回神。

 

「唔嗯……」

熱燙的手掌,緩慢卻帶有規律節奏的套弄令鴆罌粟全身顫慄不已,他的雙腿想併攏阻止那邪惡的大掌。

然而夢虯孫精壯的大腿輕鬆地將鴆罌粟的腿隔開。

帶有粗繭的修長手指移到下方,輕揉著囊袋,那快感簡直要把鴆罌粟逼瘋。

漂亮的鳳眼蓄滿了水氣,看起來是如此令人愛憐。

夢虯孫情不自禁的親吻他的眼角,伸出舌輕舔那滑出眼眶,堪比蜂蜜的淚水,他漸漸加快手部的套弄。

「……哈啊……嗯……不…….」

鴆罌粟的腰部不自覺的隨著套弄而擺動著。就在快抵達高潮頂端時,夢虯孫卻在此時放手。

被懸吊著的欲望,鴆罌粟迷茫的看著夢虯孫,視界好像有些模糊,但皮帶金屬扣環解開的聲音以及西裝褲拉鍊拉開的聲音卻是如此鮮明。

夢虯孫從茶几下方摸出一管潤滑劑,他扭開擠了些在手上,長指將潤滑劑情色的塗抹在會陰處以及還挺立著的柱身,最後才是抹在後方的窄處周圍

他緩慢的將手指推擠進去,柔嫩的腸肉就這麼吸附過來。

異物的入侵令鴆罌粟忍不住呻吟出聲。

......哼嗯............

看著沉溺快感的鴆罌粟,夢虯孫全身細胞都在叫囂,但為了不讓鴆罌粟受傷,他仍忍耐著做足了擴張。

直到確認後穴能容納他的陽物時,他有些急躁的握住鴆罌粟的腰直搗黃龍。但,僅只是規律的抽插卻不碰觸最令人銷魂的那一點。

鴆罌粟無語,抬起小腿肚輕輕磨蹭著夢虯孫的腰腹,似是挑逗般的催促,令夢虯孫勾唇一笑。

此時夢虯孫卻將人抱著坐起,轉眼間變成坐姿令鴆罌粟輕呼。

「罌粟,你動好不好?」討好似的嗓音,鴆罌粟瞪了夢虯孫一眼,沾染淚水的長睫以及眼角微紅的鳳眼,迷人的風情令夢虯孫的陽物又脹大了幾分。

鴆罌粟以跪姿的方式,他撐著夢虯孫的肩開始借力緩緩的上下律動。

然而這卻是最費力的姿勢,鴆罌粟忍不住抱怨:「呃............倒是動......一下......

夢虯孫也不願讓鴆罌粟太累,扶著他的腰開始緩慢但卻強烈的重擊。當他漸漸加快身下的速度,片刻,只聞鴆罌粟一陣甜膩的呻吟,他到了。

然而夢虯孫卻是沒等他緩過那勁兒,重重的撞擊了腸道深處那軟嫩的凸起,被延長的快感讓鴆罌粟幾乎昏厥。

不多時,夢虯孫也將熱燙的精液灌滿鴆罌粟的腸道。他們靠著彼此享受那快感後的餘韻,夾在兩人胸膛間的黑色燕尾服被鴆罌粟的白濁給沾染上了。顏色如此鮮明的對比令鴆罌粟羞赧。

「送洗就好了。」夢虯孫輕笑道。鴆罌粟忍不住嗔瞪了他一眼,臉又更紅了。這男人是想搞到全世界都知道他們做了什麼才會讓好端端的燕尾服變得又皺又髒嗎?!

 

 

 

 

 

謝謝看到最後的你www和鯨魚一起廚這個南極坑真的很好玩www而且最近也開始互動,做開車練習(喂

希望未來能夠看到更多我們合作的作品以及越來越多人認識虯鴆這個美妙的CP~

下一篇虯鴆文相信很快就會出來了XD

創作者介紹

*第二代倉庫*

阿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