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前面:

 

 

算是中秋節賀文!!!(欸都過完了

 

 

阿狸要汙掉啦XDDDD都要歸功於我們家竹竹隊長XDD竟然傳了火車便當示範影片給我XDD 害我赤俏H文腦內大爆發XDDDD

 

我要努力開車XD 畢竟我赤俏文寫得比蟹牛還少XDDD 這有點糟糕XDDD要平均(?)才行啊XDDDD

 

所以,以下一樣OOC嚴重!OOC嚴重!OOC嚴重!(很重要真的要提三次)

 

還有,我開的車很難看的!!各位真的要慎重的考慮一下喔XDDD 

 

OOC/文字句崩壞/角色性格崩/各種崩/R-18有/嗯......不能接受的話真的要點X離開喔XDDD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每年的中秋節,西劍流股份有限公司的高層總是會輪流請員工到家裡烤肉吃飯,類似一種員工聚餐的概念。

 

去年是月牙家,今年輪到了赤羽家。

 

然而赤羽信之介和俏如來兩個人的計畫卻被突如其來的意外給打亂了。

 

「你說什麼?!有張訂單漏掉了?!」赤羽扶著額頭,口氣逐漸變得冷然。「公司不是請你們來道歉的,現在騰出人力把貨給我理好。聯絡今天還有上班的貨運,就算是付雙倍的運費也要在今天把貨寄出去。我一進公司就要進度報告。」

 

看著赤羽信之介這麼憤怒的樣子,俏如來安撫性的將手搭在他的肩上問道:「怎麼了?沒事吧?」

 

赤羽信之介將電話收了線,拍了拍俏如來搭在他肩上的手,答:「唉......我要去加班了。出貨課的把一張美國客戶的急件訂單漏掉了,我叫他們趕緊將貨整理好,我得去看看情況,打電話跟客戶道歉。」

 

赤羽信之介帶著歉意,握著俏如來的手,又道:「抱歉,不能陪你去市場買菜了......你今天開車去吧,拿不動的話就趕緊拿到車子裡放著再去買。」

 

俏如來回握赤羽信之介的手,笑著說:「你開車去吧!今天月牙一家跟神田一家也說要去市場逛逛,我有人能幫我,不用擔心。」

 

赤羽信之介走到玄關穿鞋,邊看著他說:「好,那你小心,我先出門了。」

 

俏如來將公事包遞給赤羽信之介,說道:「嗯。我會的,你開車也小心。」

 

然而接過公事包的赤羽信之介卻沒有馬上離開,反倒看著俏如來,問:「你有沒有忘了什麼?」

 

「嗯?」俏如來不明所以。

 

赤羽信之介指了指自己的臉頰,俏如來這才意會過來,他嗔瞪著笑得開懷的赤羽信之介,飛快的在頰邊親了一下。

 

然而欲後退時,又被赤羽信之介的長臂一攬,準確的在他唇上一印,爾後赤羽信之介才像隻偷腥的貓,笑著離開。

 

八點半,神田家開著車來接俏如來,和月牙一家在市場碰面。

 

女性們幫俏如來挑選食材,月牙兄弟則和神田京一在後當挑夫提菜。當眾人將菜全數放上車後,就各自分開再買一些不一樣的東西或是獨自逛逛,他們約了十一點集合。

 

俏如來獨自來到菜攤旁,拿出手機打電話給赤羽信之介。

 

電話響沒幾聲就被接起來。

 

「工作忙完了嗎?」

 

「嗯,差不多了,還好美國客戶可以接受延遲一天到貨,我應該能夠在三點前回到家。」

 

「那就好......」俏如來一邊挑菜一邊問道:「你還想吃什麼?杏鮑菇好嗎?」

 

「好啊,對了,有買青椒嗎?」

 

「有,買好了。還想吃什麼?」俏如來又順手拿了玉米筍放進菜籃裡。

 

耳邊傳來了赤羽信之介,好聽又性感的嗓音道:「真該叫他們明天再過來烤的。我現在好想吃你。」

 

俏如來不自覺的臉紅,他笑罵了句:「不正經!門兒都沒有!」便收線。而另外一端的赤羽信之介則是笑得開懷。

 

由於當天下午赤羽早早就回到家幫忙準備,大家熱鬧烘烘的烤肉賞月,無不盡興,直到晚間十點多才結束。

 

但其實,俏如來幾乎沒有動到手。出貨課的大夥說是為了道歉,幾乎由他們動手為大家服務居多。看見他們這番舉動,赤羽信之介才沒對他們擺著冷臉。

 

 送走了所有人,赤羽信之介和俏如來才進屋內。

 

俏如來進了廚房開始收拾一些器具,跟在後面的赤羽信之介像是存心搗亂一般,從後環抱俏如來。

 

原本不想理會,但到最後實在受不了,他只好趕人。

 

「別鬧!全身都是臭味,你先去洗澡啦。」俏如來推了推赤羽信之介。

 

「一起洗。」赤羽信之介也不管俏如來正掙扎著,緊抱著他柔軟的身軀。

 

拗不過他,俏如來想著,這個平時在公司就是個正經八百的人,怎麼一回到家就跟隻大狗一樣黏人,在外的形象全失。

 

失笑搖著頭,俏如來看著他說:「那快點幫我收一收。」

 

兩人的動作果然快很多,沒多久就收拾乾淨了。

 

 

 

 

 

 

水聲不斷的浴室裡,蒸氣混合著檸檬馬鞭草的肥皂清香,但隱忍的喘息以及呻吟聲,可想而知浴室內正在發生的事情是多麼令人心跳加速。

 

俏如來的後背緊貼著冰涼的磁磚,然而身體卻熱得很,赤羽信之介的唇舌對著他溫熱的口腔攻城掠地,雙手卻沒有閒著,左手在滑嫩如油膏的肌膚上游移,右手則套弄著俏如來的性器。

 

「......哼嗯......啊......」俏如來的腰部不停著隨著赤羽信之介套弄的方式晃動著。全身因為情潮而泛著如吉野櫻一般的粉嫩色,艷麗非常。

 

然而厚實的手掌卻在俏如來快抵達快感的巔峰時,漸漸的遠離,轉而揉捏著兩顆肉球,長指或輕或重的按壓著會陰,最敏感也最舒服的地方。

 

「......唔......」

耳邊聽著俏如來發出不滿的低吟,赤羽信之介湊近在他耳邊,牙齒輕咬著小巧的耳垂,低聲道:「......別急.....等一下就給你......」

 

赤羽信之介的右手放開俏如來的性器,手掌探向身後情色的揉捏著渾圓極富彈性的臀部,手指順著臀縫滑進勾人心神的神秘地帶。

 

赤羽信之介的手指以畫圈的方式按壓著後穴,雖然兩人不是第一次,對彼此的身體也已經很熟悉,但有些本能反應永遠都無法抑制。

 

後穴肌肉在手指探進時不自覺的絞緊,赤羽信之介能透過手指的感受,體驗到那緊緻,裡面是多麼熱多麼讓人無法自持。

 

赤羽信之介的左手輕拍著俏如來的臀部,一邊說道:「放鬆點,夾太緊了。」

 

力道不大,沒什麼痛楚,然而聲響卻令人羞恥不已。

 

「......你......說得倒是......啊......輕、輕巧......」俏如來嗔瞪著赤羽信之介氣息不穩的說。

 

那眼角微紅的瞪視,說是撒嬌都不為過。

 

緩緩的放鬆後庭的肌肉,俏如來身體往前輕靠著赤羽信之介。

 

赤羽信之介大掌安撫性的撫著他光裸的後背,按摩般的按壓每一節脊椎骨,又悄悄在後穴探入一指。

 

他親吻著俏如來,手指也漸漸抽送了起來,前端的硬挺不時有意無意的蹭著俏如來。

 

就在中指按壓到裏處那塊嬌嫩的凸起時,俏如來止不住的輕顫,快感來得又快又猛烈。

 

「......啊......哈啊......那、那裡......」

 

然而赤羽信之介卻沒有在那處逗留太久,他將手指退出緊緻的密處。

 

後穴空虛的感覺讓俏如來有如一瞬間摔到地上那般,他不滿的發出抗議聲。

 

赤羽信之介壞笑著,他在俏如來耳邊輕聲道:「今天我還去公司加班呢,可以在中秋節這天拿點獎勵吧?」

 

「唔......」俏如來蓄滿水氣的雙眼眨了眨,他說:「......不要太、太過份的......」

 

「一點也不過份。」

 

 

 

 

 

就像是溺水的人,俏如來只能緊緊攀著赤羽信之介才能不掉到地上。

 

除了上半身緊貼著赤羽信之介,他整個人幾乎是騰空的狀態。

 

臀部被赤羽托著,被硬挺入侵的後穴,可以清楚的感受到身下猶如猛獸的撞擊,浴室迴盪著肉體的啪啪聲響,令俏如來羞恥不已。

 

一下又一下的衝擊,他只能哭喊著:「......啊、啊......不、唔嗯......太、太深......了......啊嗯......」

 

身子被往上拋時心臟也跟著像是被一隻手往上拉一樣,好像被提到了喉嚨,而瞬間又被按下,赤羽信之介硬挺的凶器狠狠的,一次又一次的往嬌嫩的凸起壓,察覺到開始快速收縮的後穴,赤羽信之介知道,俏如來就快到了。

 

於是他更加速身上的動作,直到俏如來哭喊著射出白濁,彼此的腹部與胸膛一片濕黏,赤羽信之介把俏如來的臀部死命按著,讓整個腸壁沾染上他的精液,滾燙得令人顫慄不已。

 

直到赤羽信之介將疲軟的性器拔出,俏如來已經累到連手也抬不起來了,任由赤羽信之介幫他清理,抱著他到床上。

 

看著他滿臉倦容沉睡的樣子,赤羽信之介心疼的撫著俏如來的側臉,忍不住又對自己剛才的過份的行為反省一番。

 

「明天開始連假得要讓俏如來好好休息才行。」赤羽信之介一邊想著明天開始的三天連假,家裡的大小事務都要自己親手來做,一邊摟著俏如來,也跟著睡著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中秋節快樂!!!(雖然遲了XD

 

 

 

 

 

 

創作者介紹

*第二代倉庫*

阿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