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前面:

 

 

中秋就是要烤蟹肉棒跟牛肉啊不然要幹嘛?XDDDDDDD

中秋就是要產糧、產好!產滿!產爽!

 

所以注意囉!OOC嚴重!!OOC嚴重!!OOC嚴重!!很重要一定要說三次!!

還有這篇有肉,我肉一直寫得不好,請看官們斟酌,謝謝!

 

OOC/金光/蟹牛/R-18/不喜歡請善用x離開謝謝~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吶、這個帶回去給笨牛吃。」劍無極將保冰提袋遞給燭九陰。

「這是?」燭九陰接下後問道。

「這是笨牛愛吃的啦!你嘛幫幫忙,好歹也記一下他愛吃的東西啦!都同居快半年了!」劍無極對著同事兼好兄弟的另外一半翻了個大白眼。

 

當初笨牛對他說,喜歡的人就在他們公司當工程師的時候,他還沒料到竟然是坐自己旁邊的這個面癱。不!不對!不只是個面癱,還是個呆愣的傢伙!

 

搞得他都覺得笨牛根本就是倒貼吧?!他都快看不下去了!!

 

 

 

 

「自己真是個失職的枕邊人,連自己的情人愛吃什麼也不知道。」

燭九陰坐在車裡,打開保冰袋,看著裡頭包裝精緻的元祖雪餅,懊惱的想著。

他默默的將保冰袋的拉鍊拉上,暗暗發誓明年一定要買給史存孝吃。

 

 

一回到家,打開門便看見穿著圍裙的史存孝,笑著迎了上來。

「我回來了。」燭九陰也回以微笑。也將手上的東西遞給他。

「歡迎回來,正好我飯也煮好了,洗個手就能吃了。」史存孝接過燭九陰遞上來的兩袋手提袋,問道:「這是什麼?」

燭九陰一邊拆著領帶,一邊回答:「紅色的那袋,是公司送的月餅禮盒。另外那袋是劍無極要給你的。」

「劍無極?」史存孝有些疑惑的將袋子打開,看到是元祖雪餅,便笑了出來。

這看在燭九陰眼裡,其實有點不是滋味,有一種......被比下去的感覺。

突然史存孝看著他,笑問道:「你有吃過元祖雪餅嗎?」

燭九陰對甜食一向不感興趣,自然也不會主動買來吃,他搖了搖頭表示沒有。

史存孝轉身將雪餅放入冷凍庫,說道:「那你等一下真該試試,真的很好吃。」

看著史存孝那麼開心的神情,燭九陰也不好拂了他的心意,點頭說:「我等一下吃看看。」

 

 

 

 

飯後,兩人牽著手走到離家不遠處的小公園做消食的散步活動。走著走著,史存孝突然驚呼。

「啊!」

燭九陰停下腳步看著他,問:「怎麼了?」

史存孝也停下腳步看著他,說:「剛剛我在煮飯的時候,爸爸說明天要烤肉,我沒問你就先答應了......」

燭九陰愣了一下,然後笑著說:「好,明天一起回去。」

「抱歉......我應該先問過你......」

「不用道歉,也不用每件事都問我的意見,我樂意參與你的人生與家庭生活,你的家人願意將你交給我照顧,我很感激。」燭九陰緊握著史存孝的手,與之十指緊扣交纏著。

他繼續帶著史存孝往前走。

而和他並肩走著的史存孝,全身的血液好像一瞬間集中到臉上,熱燙得很。

 

這個人,是個不太會說情話的人,但卻是個很實在,而且會用行動表示自己的意圖或是想法的人。每一次說出的話,每一次的貼心的舉動,時常令史存孝心跳加速,猝不及防。

 

 

其實,一開始和這個人交往的時候,兩人只要遇到陰曆15、16的月圓日子,在夜晚都會並肩一起散步賞月。同居了之後,沒有出去散步的日子,也會搬著躺椅或板凳到陽台喝茶賞滿月。

燭九陰說,那是他喜歡的景色。

 

「團圓一直都是我人生中最渴求的,因為你,這個願望實現了。現在這樣,我很滿足。」

史存孝還記得當時他聽到這番話的時候,是燭九陰剛告訴他,他的父母在他年幼的時候雙亡,一直以來他都是獨自一人生活。

當時他一陣鼻酸,也暗自決定要陪著燭九陰走到人生的盡頭。

 

 

 

 

兩人緩步的走回家,燭九陰將茶几與躺椅搬到了陽台,又泡了些茶。史存孝則是從冷凍庫拿了雪餅將之切成對半,放在盤子裡端到陽台。

像是獻寶一般,他端到燭九陰的面前,又拿了一支點心叉給他。

燭九陰將雪餅叉了一塊放到口中,口腔的熱度使內餡的冰淇淋溶化,包裹著冰淇淋的柔軟餅皮也很有嚼勁,整體來說不甜,也不膩,冰冰涼涼的很適合現在的天氣。

很意外的,雖然是甜點,但也不是那麼令他無法接受。

 

史存孝很想知道燭九陰的感想,很像是推薦美食的主持人,急於知道被推薦者的感想。

「好吃嗎?」

燭九陰點頭道:「好吃,甜而不膩,還有淡淡的果香。」

史存孝非常開心,也跟著坐在躺椅上開始吃。

「你為什麼喜歡吃這個?」燭九陰喝著茶問道。

「以前小的時候,有一年的中秋節,爸爸去外地出差不能回來,但他寄了一盒元祖雪餅回來,吃過一次之後,每一年心心念念都是雪餅,到長大後,仍然每年中秋都想買一盒回來吃,可是今年因為工作太忙了就忘記預定了。」史存孝嚥下最後一口雪餅道:「虧劍無極還記得。」

 

燭九陰挑眉,假裝不是很在意的道:「我發現還蠻好吃的,明年我帶你去店裡挑吧。」

史存孝開心的說:「好啊!」看著盤中還有,他又問燭九陰:「那你還要吃嗎?」

「嗯。」

 

 

 

 

燭九陰一向淺眠。

半夜,他被身旁翻來覆去的細微聲響給吵醒。

「......唔嗯......」

是史存孝發出的聲音,聽起來十分不舒服。

燭九陰皺著眉頭,打開床頭的小夜燈看著史存孝,他輕拍著史存孝的臉頰,輕聲喚他:「存孝、存孝醒醒。」

「......唔......熱......難、難受......」史存孝蘊含著水氣的棕色雙眼迷離的看著燭九陰。

燭九陰伸手探向史存孝的額頭,不尋常的熱度以及臉頰的潮紅,他拿不準現在的情況。睡前還好好的,怎麼說發燒就發燒?

於是他低聲問:「哪裡難受?」

史存孝卻抓著他的手撫向下身,帶著哭音道:「......唔、這......這裡......難、難受......」

這下,燭九陰想到,可能是雪餅有問題,但現下的情況他沒辦法直接去揍劍無極一頓,史存孝開始往他身上蹭,蹭得他直冒火。

史存孝的哭音越發明顯。

「......摸......我......」難得的主動,燭九陰也就順勢推舟,他安撫性的親吻著史存孝。

他將史存孝的睡衣及睡褲褪去,除去障礙下的肌肉,條理分明且極富彈性,蜜色的肌膚因為情潮而染上如櫻花般的淡粉色,像極了裹著冰淇淋的軟嫩餅皮。

燭九陰吸吮著肌膚的任何一處,直到留下點點紅痕才肯朝另一處而去,帶著薄繭的指腹揉捏著敏感的乳粒,另一邊則是以舌尖或輕或重的舔舐著。

「啊......哼嗯......」每一下的撩撥都讓史存孝處在快感的風暴之中,他的腰不自覺得弓起,下意識的只想求得更多的疼愛。

燭九陰不再執著於硬挺如小石子般的乳粒,他的唇舌往下游移,來到早已堅挺的性器。

他伸出舌舔弄著柱身,舌上的粗糙來回刷過鈴口,令更多的前列腺液不斷的冒出,手掌不斷的揉捏柱身下的兩顆肉囊。

就算不是初經人事的史存孝也禁不起這般逗弄。

他放聲呻吟著。

「唔嗯......啊......不、不行了......不要了......嗚嗚......」

每一次都在即將達到頂端的那一刻,又被狠狠的推下墜落,得不到的快感使他感到焦躁不安。

燭九陰耐心的親吻安撫,他伸手將床頭櫃的抽屜拉開,從中拿出潤滑液,又拿著枕頭墊高史存孝的腰部。

他擠了大量的潤滑液在手上,一開始只是沾了少許抹在穴口周圍,爾後又開始以食指和中指開始推送著潤滑液到穴內。

裡頭的熱度比想像中更甚,他細心的開拓著,挑逗般搔刮著柔軟溫熱的腸壁。

像是迎合又像是推擠般,腸肉不斷的擠壓著雙指,突然史存孝發出了甜膩的長音。

「呃嗯......啊......」

舒服得連腳趾也蜷曲了起來。 

燭九陰勾起一抹微笑,又探入第三指,他想看更多屬於史存孝意亂情迷的表情。

 

直到三指進出無礙,他抽出指頭,將自己脹得疼痛的碩大緩緩推入穴內,他雙手扶著史存孝的腰部開始抽送。

史存孝只能無力的攀著他的肩頭,隨著逐漸加快的節奏哭喊著。

 

「不、唔......不行了......肚子好脹......不要......了......」

一股又一股的濃稠精水澆灌著腸壁,而隨著擺動,史存孝的性器也一跳一跳的射出了大量的白濁,將兩人的胸膛弄得泥濘不堪。

燭九陰輕撫著史存孝,低聲哄著:「乖,最後一次了。」

直到燭九陰將最後一發精液射完,抽出疲軟的性器時,那跟隨著流出的白濁,和被操弄到無法閉合的蜜穴,融合一體的淫靡景色,又令他下腹一陣騷動,他撇過頭不看,想著史存孝的身子禁不起一夜洩太多次。

於是他下床將人抱進浴室清理,等到全整理好,兩人雙雙睡去時已經是凌晨四點多了。

 

隔天,當史存孝張開眼,昨夜的片段開始清晰了起來,但是現在才覺得羞恥已經來不及了。

當燭九陰正準備打電話開罵的時候,史存孝一把搶過電話,唯唯諾諾的說出:

「不關他的事......是我要他這麼做的。」

燭九陰一臉震驚的看著史存孝。

史存孝咬著下唇,緩緩的說:「中、中秋節快樂......我只是想讓你開心......知道你平常怕我太累,都不敢做得、做得......盡興......」

他抬起頭,那晶瑩剔透如琥珀的棕色瞳孔深情的看著燭九陰,又說:「你、你......可以不用太顧慮......唔嗯......」

 

一語未畢,他就被燭九陰狠狠的擁吻著。而史存孝也回吻著他。

 

 

月圓人團圓。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耶咿~~祝大家中秋快樂~~~~ 

創作者介紹

*第二代倉庫*

阿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