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前面:

 

 

 

看著鸛雀樓現址,但腦子裡想的卻是亙古之前詩人王之渙登上的那一座鸛雀樓。

 

然後看著看著我就又腦洞大開啦(腦子洞是有多大啦

 

總之又是不知所云的小段子了XDDDD讓我有感想的小段子,阿狸會慢慢補齊讓他們成為一篇文章的XDDDD

 

OOC/短文/人物崩/劇情崩/文字句各種崩/如果不能接受請按x離開謝謝~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那其實是一個奇妙的體驗,當史精忠獨自一人到山西旅遊的時候。

 

很早以前就聽說,鸛雀樓是著名的四大名樓,也曾在旅遊書籍上看過。

 

但耳聞不如一見,於是他向公司請了一段假期,除了放鬆自己,也打算四處看看增廣見聞。

 

就像周遭的每個遊客一樣,史精忠抬頭仰望那棟雄偉又美麗的建築時,忍不住發出讚嘆。

 

他開始拿著單眼相機拍攝一張張壯觀的建築細節,就在他想要後退取景時,卻不小心撞到了人。

 

「啊!」「噢!」

 

史精忠趕緊回過頭看,卻被面前的男人給震懾住了。

 

這、這不是之前的日本客戶嗎?因為合約細節而鬧得不是很愉快的那一位,赤羽信之介先生。

 

 

 

因為錢包掉了已經很不爽快的赤羽信之介,此時被撞了這一下正想要破口大罵時,才發現撞他的竟然是一個說熟但也不是很熟的人。

 

他瞇起眼,道:「是你。」

 

史精忠有點說不準現在的狀況,但他還是硬著頭皮回話。

 

「您、您好!赤羽先生。」

 

「哼。」

 

「......呃、那個,您沒事吧?」

 

「本大爺好的很。」

 

史精忠有些無言,到底還是民族性之類的關係嗎?但就他所知,日本人一向有禮......但眼前這人驕傲的跟什麼一樣。

 

史精忠盡量想讓自己能夠面帶微笑的繼續接下來的行程,於是他耐著性子說:「那......祝福您有個美好的旅程。」

 

說完便轉身繼續他拍照的行程。

 

然而卻是到他登樓了,還是覺得那視線一直黏在自己身上。

 

 

 

史精忠就這麼站在飯店大廳,看著那個在他身後,看起來有一點狼狽的赤羽先生,沒了早上的趾高氣昂,現下的他,有那麼一點像......敗戰的公雞。

 

看著整天都跟在後面,史精忠大概也猜了七八分,好在隔壁市有人可以拜託幫忙,雖然要欠那人人情就是一件麻煩事。

 

「喂?咳!學長......是我。」

 

話筒那頭又傳來冷嘲熱諷的問候,但史精忠管不著,快點安排好後面那個人才是重點。

 

「學長,拜託你了。」

 

「哈,這下你可是欠我人情了,學弟。」

 

 

 

一個半小時後,事情總算是安然解決,當史精忠想著可以好好休息的時候,敲門聲響起。

 

 

他起身打開門,發現是赤羽信之介。

 

 

「咳!今天,是我失禮了......請問我們明天可以一起行動嗎?」

 

史精忠雙手抱胸看著眼前這個行為舉止和早上大相逕庭的男人,他剛剛似乎在閃躲自己的目光?

 

「如果恢復和我司之間的合約,我就答應你。」

 

「沒問題!」幾乎是秒速般的回答。

 

史精忠突然笑了出來,反正旅途多個伴也好。

 

 

 

 

事後多年,每當他想起這件事,總會好好的調侃赤羽一番,沒事裝什麼高傲?

 

 

 

 

 

突然覺得赤羽粉大概會很想殺我XDDDDDDDDDDDDDDDDD

 

把赤俏搞得XDDD 對不起,我亂寫的XDDD 就當笑料吧XDDDDDDD

 

隨便看看就好XDDDDDDD 白日依山盡什麼的沒有XD 這篇只有鸛雀樓XDDD

 

 

創作者介紹

*第二代倉庫*

阿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