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前面:

 

這個小段子來源要感謝基友S子

來源在此↓

http://www.plurk.com/p/lsxzzl

 

我只能說我這可愛的基友很幸運,早上就遇到這好康的!

 

於是我就來原景重現啦(燦笑)

 

設定也沒有特別的,就是市井小民,大城小愛,一個可能在這世界上悄然發生的幸福故事。阿狸最近喜歡用小段子的方式呈現文章XD請原諒我這篇也以小段子接續。

 

OOC/現代/蟹牛/人物角色崩壞/不能接受者請善用x離開哦感謝。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今天坐客運上班吧。

 

只是一個尋常的週四早晨,然而對燭九陰而言卻不是那麼順遂。早上先是小腿骨踢到了沙發一隅,痛得他連冷汗都冒出來了。

看到這幕的史存孝趕緊拿藥替他抹上。

平常眉頭都沒皺一下的人,看著他現在齜牙咧嘴的模樣,用膝蓋想就知道那有多疼了。

傷藥一下子就開始發揮作用,溫熱的感覺與手指指腹不重不輕的搓揉,疼痛的那勁兒倒是過了。

燭九陰拍了拍很認真在揉小腿處的史存孝,他說:「沒事了,好多了。謝謝你。」

史存孝抬頭回以微笑。「之前就覺得沙發那裡露出來有點危險,下班去材料行買個泡棉把那裡包起來好了。」

燭九陰點頭表示同意。

 

然而就在兩人到了車庫要發動車子時,車子卻一點反應也沒有。

「看這樣子大概是沒電了?」

燭九陰眉頭緊皺,並沒有回覆史存孝。周遭的空氣好像有點緊繃,史存孝知道這是同居人兼戀人生氣前的反應。

於是他輕撫燭九陰的眉頭,低聲笑說:「沒事的,晚上再打給修車廠的人,讓他們來看看吧。今天,我們坐客運上班。」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悠遊卡有兩張。

 

看著正在向早餐店店員點早餐的戀人兼同居人,燭九陰再一次反省自己不應該老是沒考慮到史存孝的心情。

他們在上個月剛同居,現在的他已經不是一個人住了。

無論是睡前或是起床前,身旁總是有溫熱的體溫,有人開始關心自己是不是挑食,受傷了不再是自己擦藥。而心情差的時候有人會輕聲安慰自己:「不要緊。」

想到這裡,燭九陰的眼眶微微熱了起來,脹滿心口的幸福感,是他用許多東西也換不來的。

 

「對不起。」

「嗯?」

史存孝被這突如其來的道歉搞得一頭霧水。

「我早上不應該生悶氣。」

史存孝笑了笑,他看著燭九陰道:「沒事的。感覺你平時就很壓抑,這樣不是很辛苦嗎?雖然我也不是鼓勵你多生氣發洩,但至少你把情緒表達出來,我就能知道了。」

「我不會對你發脾氣。」燭九陰很認真的看著他。

史存孝看著眼前的這個男人,心裡想著,我也不會。

因為對自己認真想和他走一輩子的人發脾氣,是多麼浪費力氣跟時間的一件事呢!我寧願花力氣跟時間來讓你我一起過得更好。

 

兩人談話間,客運也來了,然而燭九陰有些遲疑,他從以前就是開車上班,根本沒搭過客運,自然不知道該準備零錢。

史存孝從皮夾中拿出了兩張悠遊卡,他拉了拉燭九陰的POLO衫下擺,在他耳邊輕聲道:「刷卡上車就好,有位置就坐。」

史存孝先上車,之後卻聽到燭九陰噢的一聲。轉頭發現他正揉著額頭,眉頭又皺了起來。

 

等到兩人坐定,史存孝趕緊問:「你撞到頭了喔?」

他用右手扶著燭九陰的頭,左手替他揉著撞到的地方。

然後搖頭無奈失笑道:「我看你要去拜拜了,今天怎麼老是受傷。」

燭九陰聽到這無奈的笑聲,自己也笑了出來。

揉了好一陣子,燭九陰說:「不痛了。」史存孝這才放開手。

 

燭九陰看著手上的卡片,轉頭問:「這悠遊卡?」

史存孝笑著替他解釋:「高雄台北兩個城市的捷運以及各城市的部分客運都能通用,台鐵也能使用,超商也是。以前我怕忘記儲值進去就會準備兩張,還好上次儲值是被你開車載之前。」

史存孝直接拿起燭九陰胸前的識別證把悠遊卡放進去,說:「吶、這張就給你用,以備不時之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早餐給你。

 

 

等到車開了,史存孝從袋子裡拿出剛才買的總匯三明治遞給燭九陰。

「飲料要現在喝嗎?」

「也好。」

史存孝又從袋子裡拿了一杯薏仁漿,拆開吸管包裝,把吸管插好後遞給燭九陰。

之後,史存孝才開始吃自己的早餐。

 

很自然,沒有所謂的道理。

從他們開始同居的第一天,兩人的早餐都是在通勤時解決。史存孝會以燭九陰最方便的方式,讓他先把早餐吃完才開始吃自己的。

燭九陰也一再表達過不必這樣,但史存孝堅持的態度讓他退讓了。

「邊開車邊吃東西很危險,我等一下再吃,至少我可以提醒你前方的狀況。」

就因為這句話,讓燭九陰覺得,這樣一個處處為自己著想的人,他有什麼理由不對他好?

 

等到燭九陰吃完了,史存孝示意他將垃圾丟進袋子裡。而他則從包包拿出濕紙巾遞給燭九陰擦手。

 

等到史存孝收拾好,燭九陰將手機遞給史存孝看。那是一個剛出生的小嬰兒。史存孝捧著燭九陰的那隻手問:

「這是……?」

「無缺跟無燄的女兒。」

西經無缺和長琴無燄是技術部跟企劃部的一段佳話。

兩人愛情長跑了五年多,去年終於結婚了。

看著照片中西經無缺和長琴無燄笑得開懷,史存孝忍不住問了燭九陰:

「你後悔嗎?」

「為什麼這麼問?」

「……我知道你喜歡孩子……」

燭九陰執起史存孝的手與他十指緊扣,他道:「存孝,看著我。」

史存孝抬起頭看著燭九陰,那表情像是快要哭出來一樣。

 

「比起孩子,我更喜歡有你在我身邊的感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太閃了不忍直視。

 

創作者介紹

*第二代倉庫*

阿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