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粟......先去睡覺吧。你明天還有上班欸。」夢虯孫在書房門口說道。

鴆罌粟抬頭看了他一眼後又低頭繼續研究醫書。

「你先去睡吧,明天你跟我去醫院一趟,我不放心你一個人在家。」

「不用吧......」

「不行!」

察覺到自己的口氣太兇的鴆罌粟隨即道歉。

「抱歉......你先去睡吧。」

「......嗯。那你早點睡。」

聽到腳步聲離去,鴆罌粟煩躁的心一直無法平復。無心的嚴厲,講完自己也覺得後悔,並不是刻意讓夢虯孫變成這副模樣,雖然還是要怪他貪吃。

但,鴆罌粟心裡沒個底,如果無法變成原來的他怎麼辦?雖然他從沒懷疑過,依照自己的薪水他會沒辦法養活他們彼此。

「怎麼這麼單純......別人拿給你的東西就這樣吃掉?!怎麼這麼......不警惕!!」

他抹了把臉,自己是怎麼回事......自己正是那個『別人』啊......。啊,想想真不是滋味。

隔日,當鴆罌粟來到醫院的藥劑室上班時,許多人都問:「鴆藥師這小孩是誰啊?好可愛喔!」「是啊!藍色頭髮好漂亮!」

一群人圍著夢虯孫,而看到他為了配合不讓人起疑的展現小孩子特有娃娃音時,鴆罌粟竟然覺得很可愛。他忍不住吐槽自己:「馬的鴆罌粟你這禽獸啊!」

但當看到其他人又紛紛掏出東西要給他吃,他也拿的時候,鴆罌粟震怒了:「不准拿!夢虯孫還給人家!誰都不准再拿東西給他吃!」

他死緊的握著拳頭,連指甲勒著掌心也沒感受到疼痛。

「在外面要聽我的話。」

這是今早要出門時和鴆罌粟的約法三章。夢虯孫沒忘記,於是他很有禮貌的向其他人說:「哥哥姊姊們對不起,大哥說夢虯孫不能拿這些東西。」

於是當鴆罌粟牽著自己的手來到休息室的時候,夢虯孫能明顯感受到他的怒氣,卻無法明白這怒氣從何而來。

 

當放開夢虯孫的手時,鴆罌粟就後悔了。他看著那隻手,被他捏紅的小手。

「抱歉......」

夢虯孫只是看著他,並沒有說話。

 

 

直到下班兩人回到家,還是沒有說話。

 

半夜,看了大半醫書,也找到類似臨床案例的他,打算回房休息一下,明早再去找溫皇討論。

上床掀開棉被時嚇一大跳,夢虯孫就躺在他的床上。

雙眼明亮與他對視。「!!你......幹嘛不回自己的房間睡?」

夢虯孫坐起身,拍了拍旁邊的床鋪,道:「阿粟我要跟你談談。」

「談什麼?」

「今天幹嘛火氣那麼大?」

「......」

鴆罌粟回答不出來,是啊......為什麼?為什麼會這麼生氣?

因為不想看到你吃別人給的東西,因為我是個自私的傢伙你只能吃我煮、我給的。

但鴆罌粟說不出口。

「鴆罌粟,你真以為別人給我的東西我會拿著就吃嗎?我也是會看人的,至少你給的我會吃。所以不要對你的同事太兇,你這個孤僻的傢伙。」

夢虯孫跳下床與鴆罌粟對視。

「我都聽到了,你同事說你很難相處。雖然我只是你的室友,但我知道你不是他們口中那樣不好相處的人。好了,我要回房睡了。」

 

室友......只是室友......

鴆罌粟嘆氣喃喃的道:「我不想只當室友啊......」

更何況......好相處的對象只有對你。

 

隔日,鴆罌粟開車載著夢虯孫到溫皇家,兩人在實驗室研究了一上午,下午拿了老鼠做實驗,確認應該是無誤。

晚上,當鴆罌粟遞了那杯深藍色的藥液給夢虯孫時,他連問都沒問就一口氣喝掉。

看他喝得那麼快,鴆罌粟不免擔心。但顯然擔心是多餘的,只是一眨眼,他就變回來了。

鴆罌粟暗自鬆了口氣,夢虯孫倒是一點緊張感也沒有,反正都變回來了。

 

「下次不要亂吃東西了,連我拿的也不要吃。」

「你是我室友欸!怎麼可能害我啊,你給我的我還是會吃啦!」

「我不想只是當室友。」

這句話一說,兩人都愣住了,特別是鴆罌粟,無意識的說出自己心裡所想的話。

「沒、沒什麼!你快去休息吧。明天還要上班。」鴆罌粟幾乎是落荒而逃的進了自己房間。

 

那晚,兩人都失眠了。

 

 

 

--完(?)--

 

 

這篇可能會有後續www

(好啦我又開始開支票了)是真的想寫,但目前尚未有完整的架構,要再等等。

 

 

 

創作者介紹

*第二代倉庫*

阿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