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前面:

 

阿狸第一次嘗試古文風,搞砸了的機率十二萬分高啊!!

希望大家看的時候如果……有覺得不太好的地方也能給個一拳或指教www

 

*赤俏/古文風/OOC/崩壞機率百分百/不能接受請按x離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傳說,在亙古之前,遙遠的東方高山上住著一隻火鳳凰。而離火鳳凰所在位置不遠處的峭壁上,生了一株花葉如冰晶般剔透的蓮花。

曾經有一群妖魔集體要搶走這株冰蓮,都被鳳凰給驅逐。他們在五百年後修練完成,皆化為人身,天帝給了他們成仙的最後一個挑戰。

「如果你們通過五次輪迴的考驗,就能回到天界,修煉成仙。但如果你們有一次失敗,就必須再輪迴千年才能回到這裡。你們接受嗎?」

他們雙雙點頭表示自己能接受這項考驗,然而他們沒想過的是,他們太過年輕,也太過自負了。

 

歷經了四次輪迴來到第五次時,他們相遇了。原以為會是各自接受考驗,卻沒想過在這一世他們的人生重疊了。

 

 

 

 

 

初入秋季的夜晚,山中的空氣總是比平地還要來得沁涼。

搖曳的燭火,不減屋內作畫之人的興致,突然,空氣中多了一股濃重刺鼻的血腥味。屋內的畫師警惕的放下畫筆,拿起了掛在牆上的彎刀,他壓低身子靠近門邊。

「......救、救......命......」微弱的求救聲讓畫師不得不去注意,於是他將門打開,看到兩個男人倒在血泊中。

 

他眉頭緊皺,進屋將彎刀放回桌上,拿了一支簪子將流瀉在身後的純白長髮隨意挽起。他走向前探了探兩人的脈搏,沒有中毒,大多都是外傷,這大概是遇到匪徒了。

兩人傷勢頗重,特別是身穿暗紅色東瀛武服的紅髮男人,腰腹上的刀傷非常深,於是他將紅髮男人先搬運到房內,做緊急處置。

處理完後又趕緊將另外一名傷重的武士搬到隔壁廂房去做醫治。

 

經過一整晚的折騰,當東方天空出現魚肚白的天色時,遠處也響起了公雞的鳴啼聲。白髮畫師將洗淨的污衣晾乾,他雖身穿粗布短衣,灰布將三千白髮包裹起來,卻仍不減他高雅溫潤的氣質。

推測屋內的兩人一時半刻不會醒,於是白髮畫師決定上市集去買些日常用品以及抓些傷藥及補品。

 

 

「唉呀!是先生!今天來採買嗎?這些青菜您帶回去吧!」

「大嬸,俏如來再不能拿這些青菜了!」

大嬸露出了難過的表情說:

「先生,您救了我家小寶的恩情,我這輩子是還不清的,這些青菜只能代表我的一點心意而已,就請您收下吧。」

「大嬸......您快別這樣......俏如來也只是舉手之勞,並不需要您這樣惦記著的。」

一旁的其他大叔大嬸們也開始鼓催俏如來收下大嬸的青菜。

「先生,張大嬸說的有理,您就收下吧。」

小販們的盛情,俏如來實在難以推卻,只好一一收下。

等到他回到家裡時,已經响午了。他趕緊到廚房裡煎藥準備午飯。

期間他去看了受重傷的兩個陌生人,都還沒有轉醒的跡象,他考慮下午如果還沒有醒是不是該去鎮上請杏花君大夫來一趟。

 

沒想到當他端著湯藥進屋時,看著紅髮男人正嘗試坐起身。他趕緊將湯藥放桌上,上前將人扶起。

「慢慢來,你受了重傷不宜劇烈移動。」

「......你、你是誰......這裡是哪裡?」

「在下俏如來,這裡是我家,你和同伴昨晚一身傷倒在我家門前。你呢?看你的樣子似乎是東瀛人,但說話卻沒有口音。」

「吾名赤羽信之介,有特別學過中原話。」

俏如來點頭表示知曉。

「赤羽先生,請把這碗湯藥喝下吧,還有這裡有些青菜粥,先暖暖胃。」

赤羽看著眼前的人,素淨的臉孔,纖纖玉指,看起來不像是做慣這些事的人,然而卻又如此純熟,他覺得十分訝異。

俏如來並沒有發現眼前的人正在打量他,他端著另外一個托盤走到隔壁廂房。

 

隔壁房的武士也醒過來,然而卻是一臉警惕的看著俏如來。

俏如來輕嘆了口氣,說:「這位壯士,我沒有惡意,也不是壞人,你和你的朋友昨晚倒在我的家門前,這托盤上的湯藥請你先喝完再吃青菜粥墊胃。至於你的朋友就在隔壁廂房,他已經醒了你不必擔心。」

俏如來解釋完畢後,那位壯士倒也放鬆了緊張的心情,有些羞赧的說:「先生請原諒我的無理,在下神田京一。冒昧請問先生,隔壁是我家的主人,他的傷勢還好嗎?」

「昨晚我已經有替他做緊急的處置了,神田壯士不必太擔心,先將你的傷養好吧。」俏如來微微一笑便退出房間。

 

 

然而夜裡,赤羽信之介的傷口惡化,開始昏迷發高燒。思量一陣,俏如來決定到鎮上去找大夫。

於是他將神田京一攙扶來到赤羽信之介的床邊。

「神田壯士,我來回鎮上起碼要半個時辰,請務必要支撐住。」

神田緊抓著俏如來的手臂,道:「先生我不要緊,但無論如何我家主人都不能出事,求求你一定要將大夫帶來醫治他。」

「我會的,你放心吧。」

 

 

俏如來到馬廄牽了一匹黑馬,他快馬加鞭趕至鎮上,好不容易來到琉璃醫館卻見大門早已上鎖。

於是他拍著門大喊:「杏花君大夫,我是俏如來,請您開門!!

「來了來了!叫那麼急作甚。」藍髮醫者披著散髮打開門不耐道。

「俏如來冒昧打擾真的很抱歉,但我府上有兩位重傷病患,無法移至這裡,還請大夫您出診。」

「你有錢付我診療費嗎?」杏花君狐疑的問道。

俏如來面露羞赧,頓時無語。

「欸!罷了罷了。在此處等我。」

 

 

 

當兩人趕到時,赤羽的臉色發白,不斷發抖。這是失血過量的前兆,再晚一步可能就會救不回。

「不妙。」杏花君急急封住幾個大穴。看著深沉的傷口,他拿出縫針消毒後直接在傷口上做縫合。

「熬藥你會吧?俏如來。」

「是。」

「把這帖藥拿去,三碗煎一碗,之後每六個時辰熬一帖讓他喝下。」

俏如來聞言急忙趕到廚房煎藥。

 

「大夫,我家主人沒事吧?」神田緊張的問道。

 

「放心,死不了。倒是你小子,快支撐不住了吧?」杏花君看著傷勢也不輕的神田說。

 

「我、我不要緊!只要我的主人安好就好。」

 

「愚忠!」杏花君只是低聲罵了句,便將快暈倒的神田架起,帶到隔壁廂房醫治。

 

 

 

 

--待續--

 

創作者介紹

*第二代倉庫*

阿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