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18(因為今天太憤怒了所以我要怒吃肉,本篇不砍了XDDD)

 (純粹肉)

 

 

 

 

山洞中,迴盪的盡是淫靡的喘息聲,以及肉體碰撞的聲音。

 

被壓在雪山銀燕身下的銀白色衣袍早已破損不堪,元邪皇健壯的後背全是抓痕。

 

汗水淌過的是刺痛感,但下體傳達到腦部的酥麻卻狠狠壓過那感覺,融合一體成了蝕骨銷魂的快感。

 

「......哈......哈啊......唔、不......」雪山銀燕難耐的呻吟,像隻貓爪撓著元邪皇的神經。

 

腰部擺動得更加快速,不顧身下的人是否能承受這瘋狂的律動,他狠狠的將自己的精華灌滿那裡頭。

 

雪山銀燕哭喊著也跟著達到了高潮。

 

然而,只是一會兒的時間,身上的人又開始緩慢的律動了起來。

 

「......不......哈啊......不行了......」銀燕使勁想要推開身上的人,無奈力氣像被抽乾那樣。

 

這無力的反抗在元邪皇看來不過是搔癢。

 

 

 

嗯。沒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那過於緩慢的前戲惹得史存孝止不住的呻吟,細細碎碎的吻,像雨滴一般落在精實的肉體上。從頸側延伸到鎖骨,燭九陰在那漂亮的突起上落下了一枚如粉櫻般的紅痕。

 

游移的吻來到胸前,嬌嫩的乳珠充血腫立著,燭九陰帶著薄繭的指腹輕揉著。像電流一般的麻癢感逼得史存孝近乎瘋狂。 

 

「哼嗯......」從唇中溢出的呻吟是如此的甜膩,燭九陰低下頭伸出舌輕舔,軀體的主人忍不住輕顫。

 

突然,燭九陰起身離開床上,史存孝帶著有些失落的迷茫眼神望著他,卻在看到他手上的東西時,臊得整個人轉身埋進被子裡。

 

燭九陰拉開被子,唇就輕靠在被染上粉嫩色的耳殼旁,輕呵著氣息。

 

「我要你,存孝。」

 

 

 

 史存孝跪趴在床上,被抬高的臀部,那不能明說的部位正被男人注視著。

 

 嬌嫩的後庭藏在細細的皺摺裏,就像是含苞待放的玫瑰。

 

燭九陰倒了些潤滑液在掌心,等到潤滑液不再那麼冰涼時,他細心塗抹在那皺摺上。

 

「嗯......」不自覺的呻吟出聲,史存孝趕緊咬著下唇。

 

好、好難為情......只是被觸碰而已為甚麼這麼有感覺......?

 

史存孝沒看見的,是後面枕邊人的壞笑。燭九陰一向很喜歡史存孝隱忍的模樣,但看到把嘴唇咬到破皮流血那就是他不樂見的事了。

 

燭九陰低下身子靠在史存孝的耳邊低語。

 

「別忍,我想聽你的聲音。」

 

「......我......我不、啊......」燭九陰趁勢舔咬了一口史存孝的耳垂,後方趁機探進一指。

 

那感觸過於明顯,史存孝被刺激得眼角開始滲出生理性的淚水。

 

燭九陰細細的開拓著,等到狹窄的那處能順利容下他的一指時,又深入一指。

 

他一面親吻著史存孝的頸側一面加速手指的抽送,察覺到身下的人開始感到快感,腰部擺動的頻率越來越明顯。

 

「哈啊......啊......」快感的累積讓史存孝不自主的搖晃著頭部,迷亂的表情讓燭九陰包裹在底褲裏的性器更加脹痛不已。

 

並不是妖嬈的臉蛋及身材,他不是女人,但卻是比女人更能撩動燭九陰的神經。

 

燭九陰不得不克制想狠狠在史存孝體內馳騁的衝動,為了不讓他受傷,在第三指進入時,拓張的特別久。

 

「......進來......」似呢喃的含糊話語,燭九陰並沒有聽得特別仔細。於是他用鼻子磨蹭了一下史存孝的臉頰。

 

「......存孝......」「......呃嗯......你、你......快進來......」

 

燭九陰退出手指,脫下底褲扶著昂揚一個挺身,那腫脹的充實感令史存孝低吟不已。而緊緻的包覆感則讓燭九陰差一點沒忍住。

 

兩人都發出舒服的輕嘆,在性事上兩人的契合度美好到不可思議。

 

等到那勁兒緩過後,燭九陰開始緩慢的淺出深入,那一下又一下的摩擦,傳達到史存孝的四肢百骸,令人顫慄不已。

 

似乎是被這磨人的速度給折騰到受不了,史存孝雙頰泛紅,臉上滿是淚痕,他咬著下唇轉頭望著在後方的情人。

 

「......唔、你......快、快一點......」那誘人的表情像是最佳的催情劑,燭九陰再也毫不保留的開始一連串狂風暴雨般的抽送。

 

「啊啊......不、不......那裡......啊......」那一聲聲夾帶喘息的甜膩呻吟,讓燭九陰的理智消磨殆盡,腦中只想著讓身下的人達到最頂端的快樂。

 

精準的撞擊在那會讓人瘋狂的一點上,史存孝哭喊著到達了高潮,而燭九陰又抽插了一陣,將滾燙的熱流全數留在他的體內。

 

那高潮使得腸道一抽一抽的,酥麻快感久久不散。

 

緩和一陣,燭九陰輕聲問道:「舒服嗎......存孝?」

 

史存孝簡直羞得想鑽進棉被裏,他只能鴕鳥似的將臉埋進枕頭中小幅度的點著頭。

 

 

 

蟹牛很高潮,阿狸腦死了。 ((沒了啊我說真的

 

 

創作者介紹

*第二代倉庫*

阿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