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前面:

性轉有,請注意!性轉有,請注意!性轉有,請注意!(因為很重要所以講三次!!)如果不能接受請愛用x離開!!謝謝~

 

 

這是一個腦洞大開的節奏XDDD說起來我赤俏都用在噗浪上了XDD 這樣可不行!!!趕緊補過來~

其實集結起來也能成一篇可是我還沒找到比較好融入個小段的梗QWQ(腦子太弱)只好先當記錄了!!

可能哪天回過頭來我也能把他們變成一篇XDD

先說這篇是性轉小段,設定什麼的請無視QWQ

溫柔帥氣的赤羽軍師x可愛嬌小的俏姐(果然腦洞開很大)另外還有來亂的(?)史家雙胞胎XDDD

歡樂向ww

 

*人物崩/性轉/女體化/OOC/傻白甜(?/不能接受請按x離開喔謝謝!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學長

 

突如其來的聯誼,俏如來還搞不清楚狀況就被迫參加了。雖然想推辭,但又不想掃了大家的興,只好也跟著一起去。

男生們全都把鑰匙放在一個安全帽裡,讓女生們抽。

 

俏如來抽到了上頭掛著一隻鳳凰的鑰匙。

「唉呀!是赤羽學長的鑰匙,俏俏真幸運!」同班的衣川紫羨慕道。

 

赤羽?好熟悉的姓氏......。然而當俏如來想起來時,她才發現並非這個人是學校的風雲人物她才記得他,而是前陣子放暑假時,她要借的新書,後面的日期簽章都是赤羽這個姓氏。

 

俏如來看著眼前,一身休閒黑色T恤搭配洗得泛白牛仔褲的紅髮男人問道:「你是那個......暑假時把新書看過大半的那個學長?」

紅髮高馬尾的男人則笑著反問:「妳是那個常在我後面預約新書的學妹吧?」

 

-------------------------------------------------------------------------------------------

-------------------------------------------------------------------------------------------

 

這本書我先預約的

 

那天,兩人其實也沒有實質的互動,因為當天所有的女生幾乎都去找赤羽攀談,風雲人物就是風雲人物,俏如來還記得當時只是看著被圍繞的赤羽學長,愣了一下後,就開始默默的吃自己的東西。

 

然而,日子還是一樣過,俏如來依舊天天泡在圖書館裡,可能偶爾看看言情小說,像一般大學的女孩子一樣,嚮往愛情,但更多時候卻是趕報告。她雙主修歷史文學系與政治系,特別是政治系的默教授,對她是特別的嚴厲。當然她不敢抱怨,因為默教授曾對她說:「既是要當我的學生就要有所覺悟,如果沒有,那妳現在就不用修了。」

然而俏如來什麼沒有,就是喜歡接受挑戰,她對自己的選擇從不後悔。

 

期中考在即,其中文學賞析這門課的莫前塵教授只要大家提交一份報告,是關於古今中外的經典文學批判。

圖書館內的浮生六記只有三本,一本被同班的郭箏借走了,一本被外借到魔世大學,另外一本則被梁皇教授借走了。

聽到這個消息的俏如來急了,郭箏說看書很慢,沒辦法和俏如來一起看。魔世大學則是要到下個月才會歸還,好在圖書館員告訴她,梁皇教授下午就會來還書,她可以先預約。

桐山薰館員很喜歡這個認真的小女孩,於是她對俏如來說:「如果教授來還書,我再打電話給妳。」

俏如來感激的道謝:「謝謝學姐!!」「謝什麼呢!好啦!快去上課吧!」

 

然而當俏如來接到電話來到圖書館時,她聽見一個既陌生又有一點熟悉的聲音,那個聲音說:「學姐,通融一下啊!這本書先借我。」

「不行。這本書已經有人預約了。」「要不妳讓我跟她討論一下,看能不能先借我?」

當俏如來走進櫃檯,才發現又是那個綁著高馬尾的紅髮學長,那人手上還拿著那本她先預約的浮生六記。

於是她急著說:「那、那本是我先預約的!!」

赤羽轉身又看到那個愛看書的學妹,於是他笑著問:「學妹,這本書能不能先借我寫報告呢?」

「可、可是我也要寫報告......」

赤羽看著眼前似是溫柔,但臉上卻滿是堅持的學妹,他舉雙手投降道:「好、好,那妳先看吧。」

剛才那表情大有他不讓書她就會哭出來的感覺。

 

 

 

-------------------------------------------------------------------------------------------

-------------------------------------------------------------------------------------------

 

學妹要多喝牛奶

 

俏如來看著書架上的那排歷史事件檔案,尤自困擾著。

「好高......」對於已經站在板凳上的她而言,那些文獻仍然遙不可及。

於是她奮力的在板凳上惦起腳尖,手指伸向前去。眼看就要搆著了卻因為重心不穩,整個人往右邊傾倒。然而在她驚呼的同時,也落在一隻溫暖的臂彎當中,原以為會砸到她頭上的那本檔案夾也被一隻手穩穩的拿著。

她看不見是誰,只是又聽到那個聲音。

「學妹,妳真的很嬌小,應該多喝點牛奶長個子。」

帶有些小小玩笑的話,卻是踩到俏如來的地雷。

果不其然,又是那個紅髮高馬尾的學長。

站穩後,俏如來帶有點生氣的眼神看著赤羽,接過赤羽遞過來的檔案夾,她道:「謝謝學長,但俏如來的身高......不勞您費心。」

赤羽看著轉身離開的俏如來,有些訝異。

「真有趣,竟然像隻炸毛生氣的小貓。」但訝異過後更多的是感興趣,那嘴角勾起的笑連他自己也沒有察覺,多久沒這樣笑過了。

 

-------------------------------------------------------------------------------------------

-------------------------------------------------------------------------------------------

 

另一面

 

「俏俏,走啦走啦。」同學衣川紫在下課後就一直在她身邊轉啊轉的。

她不明所以,問道:「去哪?」

一旁的飛淵說:「今天有劍道比賽喔!雪夜也去參加了,我跟冰劍正要去看呢。」

衣川紫拉著她的袖子,催促說道:「走嘛、走嘛!」

於是一行人就來到體育館看劍道比賽。

 

沉著的與對手相對視,卻在下一秒展開有條理的凌厲攻勢,不留一絲餘地給對手。

俏如來被這一幕給震懾住,明明只是點到為止的比賽卻有種在戰場上的感覺。

當看到比賽結束,脫下護具的那個人時,俏如來更加驚訝。

是那個赤羽學長。

在她內心,其實把赤羽學長列為輕挑而且玩世不恭的花花公子類型。卻沒想到今天看到他不同於以往的其他面像。

或許,這個人表現出來的,只是表面,護具底下的他,才是真正的赤羽信之介。

 

-------------------------------------------------------------------------------------------

-------------------------------------------------------------------------------------------

 

情商與智商

 

「學長......你是怎樣追到桐山學姐的啊?」

趁著午休時間來到館長休息室的赤羽問著柳生館長。正在吃著便當的柳生鬼哭聽到差點被一口飯給噎死。

「學弟......你在開玩笑的吧?」

柳生懷疑的看著眼前的這個學弟,家世不錯,頭腦也很好,運動神經更不用說。允文允武還缺女朋友?

「因為最近......遇到一個學妹,不怎麼理我。」

柳生挑眉,心想:「這是毛病發作嗎?覺得自己不夠受歡迎啊?」

突然一本精裝書敲在赤羽頭上。

「你上次欺負俏如來還敢講?」桐山薰雙手抱胸一副要教訓人的模樣。

「學姐,我哪有啊......」赤羽揉著頭頂,精裝書敲在頭頂不是開玩笑的啊。

「還說沒有,上次她還跟我說你笑她個子矮。」

「......是還蠻矮的啊。」「還說啊你!」桐山薰再次拿著精裝書要朝他再打。

「學姐會出人命的啦......」

一旁的柳生趕緊阻止自家老婆。「欸欸!好啦好啦!他都知道錯了,別打了,讓他去道歉吧。」

桐山館員在一旁瞪了自家館長兼老公一眼。

等到桐生館員走出辦公室後,柳生館長失笑道:「我說你啊,又不是不知道薰是真的說打就打,還惹她,你小子皮厚啊你。」

「我不知道她一點也沒拿捏力道......」

看著還在揉頭頂的赤羽,柳生館長道:「你啊!是長了智商沒長情商啊!追女孩子當然就是要用真心啊!讓她知道你真的在乎她,尊重她,愛護她,眼裡只有她,讓她對你敞開心,同樣也要對她誠實,女孩子是最不能忍受欺騙的,懂不?」

赤羽聽了頻頻點頭,但心裡卻是苦笑,一開始好像就讓對方對自己沒了好感啊......看來,真的要好好道歉才行。

 

-------------------------------------------------------------------------------------------

-------------------------------------------------------------------------------------------

 

聽說妳喜歡吃甜食

 

「俏俏~外找~」衣川紫從正在抄黑板筆記的俏如來旁邊走過,還朝她擠眉弄眼了一下。

「是誰啊?」俏如來停下筆,有些疑惑的問道。

「妳出去就知道了嘛。」

 

等到俏如來看到門口站著的人是誰時,簡直有想立刻轉身離開的衝動。

不過優雅的教養讓她還是乖乖的問了句:「學長你找我嗎?」

赤羽自知理虧在先,語氣倒也是好聲好氣的。

「俏學妹,我是來道歉的。很抱歉,那天對妳開了玩笑,希望妳不要生氣,可以原諒我的無禮。」

說著,赤羽遞了個手提袋給她,又道:「聽說妳喜歡吃這家店的栗子蒙布朗,這給妳吃,也算是賠罪。」

俏如來倒是有些驚訝,這家蛋糕店每一個口味的蛋糕都是限量的,有時排隊也不見得買得到。

她心底想著:「唔......好想吃......」但另外一個聲音提醒她不能收。

她苦惱該不該收下,無功不受祿,更何況只是道歉而已......最後理智戰勝一切。

「學長,我接受你的道歉,但甜點俏如來就不收下了。」

十分在意俏如來一切表情的赤羽發現,雖然她藏得極好,但看到甜點後眼底閃過的驚訝與喜愛騙不了人。

於是,他笑著執起俏如來的手,將提袋交到她的手上,說:「我排了很久好不容易才買到,希望妳別辜負我的一片誠意。」

一語畢,赤羽只道了句:「我還有課,先走了,下次見。」

等到俏如來回過神,人早已走遠。

「好軟的手。」赤羽回味那肌膚殘留在手上的軟嫩感受。

而另一方面的俏如來,則是紅著臉想:

「好溫暖的手。」

 

-------------------------------------------------------------------------------------------

-------------------------------------------------------------------------------------------

 

 

((緩慢更新中))

創作者介紹

*第二代倉庫*

阿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