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前面:

「那個……同學。」的續篇。

 

*金光/蟹牛/OOC/人物崩/傻白/不能接受請按x離開謝謝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存孝,你下課了嗎?」燭九陰提著公事包快步出了捷運。

「嗯嗯!燭老師,我剛到麥當勞,你今天一樣喝爽健美茶就好嗎?」史存孝站在櫃台前抬頭看著上方的價目表問道。

「嗯。麻煩你了,我出捷運站了,你一樣先在二樓等我。」說完他便掛了線。

 

兩個禮拜前,他們還是陌生人,而兩個禮拜後,他成了替史存孝惡補功課的家教老師,三個小時80元的家教老師。

 

 

室友為了追愛幾乎是把代班的工作交給他了,兩個禮拜前他可能還會希望室友快點回來。雖然論文已在最後審查階段,十之八九碩士的畢業證書很快就會拿到,但自己也該好好花時間找工作了。

 

 

但兩個禮拜後的現在,他突然希望室友能繼續追真愛,而他能繼續代班無所謂。

 

 

 

一進到麥當勞,燭九陰直往二樓走。果不其然,正看到少年在背英文單字。認真的模樣很可愛。

雖然說一個大男生可愛好像不太妥當。

 

察覺到有人靠近,史存孝抬頭。

「老師,你來了!」

 

少年揚起大大的微笑,不自覺地燭九陰心情也跟著輕鬆了下來。

他將公事包放好,人也跟著坐在椅子上,少年細心的將飲料推到他面前。

 

「今天的考試都會寫嗎?」

「嗯!!我都會寫!!」

看著少年用力點頭的樣子,那胸有成竹的模樣不是裝的。燭九陰替史存孝感到開心。

 

但他還是要狠心的潑他冷水。

 

「但接下來的北區聯合模擬考你可要再努力一點,知道嗎?雖然這兩個禮拜以來的考試都有持續性的進步,但是還是要將每一次的模擬考當作大考那樣來做足準備。」

燭九陰語重心長的對史存孝說。

 

「是!!老師!我知道!!」史存孝從來沒有這麼充滿幹勁過,眼前的燭老師簡直是神。鄰座的雨音霜教他無數次的數學題,他聽了還是像鴨子聽雷那樣,完全不懂。

但燭老師只教了他一次,他就會算了,就算題目有所變化,他也可以解出來。

他沒忘記,那天御老師看著他的成績單,一整個驚呆了的模樣。事後還重重的拍了他肩膀三下作為鼓勵。

 

 

看著史存孝這麼上進的樣子,燭九陰不自覺地就伸出手去揉他的頭。

從他第一次稱讚他開始,那也是他第一次摸他的頭,柔軟的髮絲在掌心來回摩擦。

「好軟。」

 

 

他沒有漏看每次只要他這麼做少年的臉頰都會出現害羞的淡粉色。

「老、老師你不要揉了!我又不是小孩子!!」史存孝紅著臉說。

燭老師的掌心很厚實也很溫暖,雖然被老師摸著頭很舒服,但那實在是有點太丟臉了。

 

「你還沒滿20歲,看起來就像小孩子。」燭九陰笑得很溫柔。

史存孝每次都會被他的笑容給炸得暈呼呼的,這大概就是所謂的男人的魅力吧?

 

「下禮拜就19歲了......。」他喃喃的說。

聽力極好的燭九陰沒有漏聽史存孝說的話,他問:「下禮拜幾?」

「......呃、下、下禮拜五。」

「模擬考是這禮拜六對吧?如果下禮拜四成績出來了,考得好就禮拜五晚上幫你慶祝,考不好就再加一倍作業。如何?」

 

慶祝的誘惑力太強,史存孝毫不考慮就點頭!!!

「我會努力的!!」

 

燭九陰笑著說:「很好!那今天先開始複習物理吧。等一下七點我就要去補習班上課。」

他從公事包拿出了三張自製的物理考卷。「在九點以前寫完這三張,我檢查完如果有錯,我會再教你,十點半前我會送你回家。」

 

燭九陰看了眼手錶,問道:「今天的功課呢?有沒有問題?」

 

史存孝這才想起,有關於地理的問題。他從書包拿出地理課本。

 

「老師,這題我有問題。」將課本遞出,身體也往前傾。

「哪裡?」

一個不小心,兩人的頭撞在一起。

 

「噢!」兩人幾乎同時痛呼一聲,但比起自己燭九陰更擔心少年。

「存孝?!有沒有怎樣?」

 

史存孝摸著自己的額頭,感覺好像腫起來了。他眨了眨眼,疼得眼角帶淚。

燭九陰見狀直接坐到他的旁邊用手掌替他揉著傷處。

 

「對不起......是老師不小心。」那語氣充滿歉意。

「我、我沒事啦!我剛剛也撞到老師了......對不起......」

 

 

 

 

 

--待續--

 

 

創作者介紹

*第二代倉庫*

阿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