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帶銀燕進更衣室換衣服。」

 

在銀燕進『畸眼』時,外頭掛著的還是『休息中』的牌子。弔店長見到他後就將他交給一個叫晴的男孩子。

 

「你好,我叫晴。」少年看起來比銀燕小很多,但似乎在這裡待很久的樣子。

 

「你好,我叫雪山銀燕。」

 

「銀燕先生叫我小晴就行了。」少年笑容可掬,讓人有種如沐春風的感覺。

 

「你也叫我銀燕就好。」少年聞言卻搖頭,他道:「還是叫銀燕哥吧!請隨我來。」

少年執意,雪山銀燕也就覺得隨意了。他們一同走進更衣室。

 

「銀燕哥應徵的是男公關吧?知道男公關該做些什麼嗎?」小晴替他量了身,來到西裝衣櫃前挑選。

「大致上曉得。」

少年看著他笑了笑,將衣服一一遞給他替換。

 

雪山銀燕的身板適中,找起西裝來也特別容易。明明只是20歲的少年,然而穿上西裝後看起來卻沒那麼稚嫩。

「男公關主要的客人屬男性居多,當然也有女性客人,如果客人付得起帶出場的費用,那麼是一定要跟著客人出去的。當然做為保護,我們最多以出場一天為主,一天後必須回工作崗位上。出場也必須帶公司的專用手機以便聯絡,手機上都裝有GPS,既是保護員工也是保障客人。」小晴在雪山銀燕換衣服的時間替他講解基礎規則。

 

「真完美!!」小晴看著換裝完的雪山銀燕道:「接下來就是要把眼鏡拿掉了。」

「我……沒戴過隱形眼鏡。」雪山銀燕露出一臉尷尬的表情。

「沒關係的!銀燕哥,我可以教你。你知道你的近視大約幾度嗎?」

「呃……好像是左眼900右眼1000。」

「哇……是重度近視。我記得好像沒有這類型的隱形眼鏡,我問問店長喔,你等我一下。」

 

小晴轉身進隔壁房打電話,雪山銀燕站在穿衣鏡前觀察自己。

所謂佛要金裝人要衣裝,就是這麼來的吧?摸著身上質感很好的名牌西裝,光鮮亮麗,但似乎還是改不了骨子裡那股俗氣。

不多時,小晴就過來了。

「店長說,暫時先戴著銀燕哥自己的眼鏡,明天抽空再去眼鏡行配你的隱形眼鏡。」

 

雪山銀燕點頭表示理解,小晴又說:「那,現在我先帶銀燕哥熟悉一下店裡的環境。請跟我來。」

 

 

 

而另外一個房間內的弔魂罪店長,手上拿著那份雪山銀燕的檢查報告緊皺眉頭。他思考過後撥了串號碼。

 

 

 

電話在響了幾聲後被接上。

 

 

 

「總裁,檢查報告上有藥物反應,雖然只是輕微。但怕留在體內太久還是會產生後遺症。」

 

 

 

一道沉穩的男聲自電話另外一頭響起。

 

 

 

「你有辦法可解嗎?」

 

「我要看過他的血液化驗才能試試看。」

 

「有勞你了。」

 

「哪裡,這是我份內的工作。」

 

 

收了線,弔店長驅車前往醫院,將雪山銀燕的血液採樣帶回家中的實驗室。

 

 

 

 

--待續--

創作者介紹

*第二代倉庫*

阿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