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前面:

呃......作者先承認腦洞真的開太大......所以時不時就有梗啊可以玩(夠了沒

可是因為是隨時腦洞都開著(硬要重覆)所以肯定有bug然後文不長,然後很有可能會虎頭蛇尾之類的(默

 

總之,如果怕雷還請點x離開喔,謝謝看到這裡或是接著看下去的你^^

 

 

 

*OOC/現代/蟹牛/金光/短文

 

 

 

 

-------------------------------------------------------------------------------------------------------------------------------------------

 

 

 

對當代而言他是成就非凡的企業家,對員工而言他是高高在上的老闆,但對你我而言,他也只是一個渴望愛的普通人。

 

 

 

元總裁是個非常重視健康以及環保,節能減碳的企業家。他秉持著能站著就不坐,能跑就不走的精神。儘管身為一名總裁他仍然堅持每天坐電車通勤,到了離公司最近的一站下車,快步或慢跑到公司上班。

 

他還記得遇到青年的那一天,那是一個仲夏的早晨。青年背了個大背包,身上穿著的是剪裁得宜的西裝,及腰的長髮紮成了高馬尾。

臉上戴了副圓形的粗框眼鏡,從元總裁的方向看去,那鏡片非常厚。

 

那天的電車幾乎是滿員的狀態,青年右手拉著拉環,以一種極為不舒服的方式打瞌睡,每當電車晃動過於大力時,元總裁總是替青年捏了一把冷汗,因為他看起來幾乎快撞上坐在正下方博愛座的老奶奶。

 

「下一站,天允山。」

 

此時電車到站的提示音響起,聽起來就像是青年的鬧鐘似的,一下子就醒來站直身子。用沒拉住拉環的那隻手揉著睡眼惺忪的雙眼。

 

元總裁心裡想,到底是什麼樣的工作能使人這麼疲憊,那厚重鏡片底下的黑眼圈看起來是經年累月的。

 

「天允山。」電車門開啟,元總裁看著青年走出去,隨著走動的頻率,那高馬尾看起來一擺一擺的很是可愛。

 

可愛?

 

元總裁自問,他為什麼會覺得一個男人綁高馬尾很可愛?

 

這個問題直到坐在辦公桌前了他仍然無解。

 

更令總裁思考無果的問題是,為什麼以前沒遇過那名青年呢?

 

元總裁才想到,以往總是站在第六節車廂的位置等車,今天卻被一群吵鬧的大學生惹得不得不站到第五節車廂的位置。

 

次日,元總裁鬼使神差的站在第五節車廂的位置,一開門進了車廂沒看到那名青年,不知道為什麼覺得好像有一點失落似的。

 

失落?為什麼?於是他左手提著公事包右手拉著拉環,嚴肅的思考這個問題。

 

「九脈峰。」車內響起了到站提示音,乘客接連上車,正在思考嚴肅問題的元總裁發現,身旁似乎站了熟悉的身影。

 

他悄悄的偏頭一看,發現是綁著高馬尾的青年。今天穿著的是一件白色POLO衫,配著深藍色牛仔褲,比起昨天正式的西裝,今天非常的休閒。

然而過沒多久,青年又開始打起盹,這時元總裁將公事包換成右手提著,左手拉著拉環轉頭看著青年。

 

青年的體型非常精瘦,臉卻有一點點嬰兒肥,高挺的鼻樑,微翹的豐唇。臉上的風采大概都被那副跟不上流行的圓框眼鏡給掩蓋了。

 

察覺到一直盯著人看似乎有些不禮貌,元總裁收回視線,剛剛沒看到人的失落感早已消失得無影無蹤。

 

突然,電車一個晃動,青年的頭卻靠到元總裁右邊的肩膀上,總裁有些詫異,卻也沒有將青年的頭給移開。就著麼一路到了苗韁站。

 

「下一站,天允山。」青年又突然驚醒,但腦袋似乎沒醒,他揉了揉眼睛,這才覺得好像不太對。他緊張地對元總裁說:

 

「先生,抱歉,剛才我似乎靠在您的肩膀上睡著了,真是非常抱歉。」那聲音帶有一點點剛睡醒時的沙啞,青年的聲音渾厚聽起來很舒服。

但元總裁沒料到的是竟然還有人能這麼正直的道歉,一般來說似乎都會裝做不知道似的轉移視線。

 

「不必介意,你看起來似乎需要多休息。」元總裁直白的將話給說出來,說者無意但聽者聽起來卻相當有心。

 

元總裁沒漏看青年從耳根開始蔓延的淡粉色,隨著時間的變化,那臉蛋幾乎要滴出血來。

 

「真的很抱歉......。」青年再度羞赧的道歉。

 

此時到站的提示音像是莫大的救贖,甫開門青年便快步離開車廂。

 

元總裁心想,他的耳尖似乎又更紅了。

 

 

從那天起,元總裁下意識的便會站在第五節車廂的位置等車,他發現,青年打盹的時間是有頻率的。

 

雖然一整個月內有大半時間都在打嗑睡但青年也會有幾天是清醒的狀態,都集中在月中。

第一次看見青年清醒的時候,那一天車上並沒有很多人,還有零星的幾個座位,青年手裡拿著一本書走進車廂。而座位正好就在元總裁的斜前方。

 

他將大背包放在地上,坐下開始閱讀。

元總裁覺得青年顛覆了他的想像,畢竟放眼望去,老的少的根本沒有人在看書,每個人都低頭擺弄手機或平板。於是他好奇的看了一下發現,那是一本原文的園藝植物圖鑑。

 

每一頁都做了標籤跟註解,可以看得出來他非常用心在閱讀。

 

就這樣日復一日,很快得迎來了冬季。

兩人開始交談的契機是在一個非常冷的早晨。

 

在天允山站時,元總裁發現青年坐在位置上明顯沒有醒來的趨勢,然而門早已關上,車也動了。他思索了一下,上前去叫醒他。

 

感受到肩膀被輕拍的感覺,青年悠悠轉醒。

他抬頭看著元總裁,露出疑惑的表情。

「天允山站過了。」

元總裁發誓,他沒漏看青年驚慌的表情,那看起來呆呆的,有點可愛。

「……不好意思,請問下一站是?」

「下一站是神蠱峰。」

青年又露出像是鬆了口氣的表情。

「先生,謝謝你。」青年笑著向他道謝後就拿出手機打電話。

元總裁從對話內容猜了一二,青年向電話中的人借了單車準備騎車去目的地,那聽起來像是公司。

從那之後他們就成了點頭之交,只要有四目相交的時候青年總會笑著朝他打招呼。

 

 

 

 

人開始有追求的時候,總是會試著得到更多。

 

 

 

 

元總裁也是普通人,他不想只和青年維持這樣打招呼的關係,他想要更了解青年,想要知道關於他的更多事情。

他花了兩天的時間思考這樣的行為是什麼,上網查了資料,詢問下屬。

 

「總裁這是......戀愛了。您大概是喜歡上您口中的這個人了」弔魂罪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道。

元總裁想了想,弔秘書長說的與他昨天自己上網查的一樣。

「所以......首先我該怎麼做?」總裁大人反問自家秘書長。

弔魂罪心想,這年頭祕書長真的不好當,還要充當戀愛顧問。

弔秘書長再度推了一下眼鏡。

「總裁應該先攀談,問出名字,職業,興趣......等等這類話題。盡可能從對話中了解這個人,製造更多談話機會。」

秘書長心想,是不是直接做一份教戰守則給自家上司比較快?

 

 

 

下班前,總裁在電子信箱收到了一份名為「交往教戰守則」的信件,寄件人來自弔秘書長。

元總裁直接回覆:「年終獎金增加10%」的承諾。

據說下班時,整間秘書室的人都看見了,平時穩重成熟的秘書長幾乎是邊跳邊走出去的,還哼歌呢。

 

 

 

 

 

準備了一個晚上的台詞,想著怎麼在電車上與青年攀談的元總裁,在過了天允山站都沒看到綁著高馬尾的青年時,他非常失落。

就像是第一次失落的感覺一樣,整個世界好像失去了色彩,很像是發燒時那提不起勁的感覺一樣。

當弔秘書長見到自家上司這麼頹喪的時候著實嚇了一大跳,跟國外大廠面談失敗時也沒看他這麼失望啊......難、難不成是攀談失敗了?!怎麼可能?!那份教戰守則可是網友們大推的成功利器啊!!

 

「呃......總裁?您......沒事吧?」整個人簡直神遊了啊,大事不妙......。

過了大半時間,元總裁才回神過來,反問:「你剛才說什麼?」

「呃......不,沒什麼,您......攀談失敗了嗎?」

元總裁陷入沉默。

「......他......今天沒有搭電車。」

弔秘書長暗自慶幸還好不是失敗,於是他安慰總裁大人:「大概是有事耽擱了,或是臨時變更上班方式了。您別想太多,或許明天就能看到他了。」

但是元總裁似乎沒有聽進去,又陷入了消沉。

 

 

 

上午10:00,由大廳櫃檯打了電話到秘書室。

「秘書長,造景設計師來了。」

「好,妳請他直接上15樓,謝謝。」

「是。」

總機小姐臉上帶著甜美的笑容,道:「雪山銀燕先生請隨我來。」

被喚做雪山銀燕的青年背著大背包,身後的高馬尾隨著走動左右輕擺著。

總機小姐替他按了15樓的按鈕,轉身對他說:「稍後15樓電梯口出去右手邊有一間秘書室,你直接說要找弔魂罪秘書長就好。」

雪山銀燕踏進電梯笑著對總機小姐說:「謝謝妳。」

等電梯到達15樓時總機小姐立刻奔回櫃檯在Skype上的姊妹群報告:「天啊!!!那個造景設計師太帥了!!笑起來好溫柔!!!!!」

整個Skype群組立刻炸開了鍋。

 

 

 

 

 

弔秘書長真心覺得能看到自家總裁變臉是非常難得的事。儘管那怎麼變怎麼面癱的臉。

當他將造景設計師領到上司面前時,他幾乎可以看見原本是烏雲壟罩即將快下雨的背景,瞬間換成陽光燦爛滿地小花開遠景還有道彩虹呢!

聰明如弔秘書長,一瞬間猜到,面前這設計師極有可能就是總裁暗戀的人。

 

雪山銀燕剛看到元總裁時也十分訝異,原來他就是那個在電車上,笑起來很溫柔的男人。

想起來兩人好像沒真的聊過天,也不知道對方的名字,更不知道他就是這次造景委託的客戶。

於是,他遞出自己的名片,自我介紹。

「元先生您好,我是宮本造景事務所的雪山銀燕。」

元總裁接過名片後,道:「我是元邪皇,但那不是我真正的名字,你可以叫我燭九陰就好。」

 

至少,他們知道彼此的名字了,元總裁彎了嘴角,或許接下來他們能了解關於彼此的更多大小事。

 

 

--完(?)--

創作者介紹

*第二代倉庫*

阿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