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雪山銀燕拿著弔店長給的檢查單到指定醫院去做了一連串的檢查。

 

在醫院折騰了老半天,在下午的時候又去了一趟『畸眼』。

 

「你的檢查報告到最後會直接送過來我這裡,我會再通知你是否錄用。」弔店長笑著對雪山銀燕說。

 

再通知啊......雪山銀燕在回到家的這一路上幾乎都在祈禱自己能夠被錄用,開始工作分攤家計。

 

隔了兩天,雪山銀燕接到了弔店長的電話。

 

「你被錄取了,你什麼時候可以來上班?」「今天晚上我就可以過去。」

 

確認了上班時間,他想著該怎麼跟三個媽解釋,不想說謊,但大媽絕對不答應他再回去花街。

 

晚餐時分,銀燕穿戴整齊坐在餐桌旁,四個人沉默的吃著晚餐,但氣氛似乎有些壓抑。

 

將碗筷洗好,雪山銀燕又坐回餐桌前。

 

「媽,我先出門上班了。」他環視三個媽一圈,最後離開餐桌在玄關穿了鞋,拿著鑰匙出門。

 

大媽放下碗筷掩面哭泣,二媽跟三媽看著也不好受。

 

「大姐,妳別這樣......銀燕那孩子也是去工作,我跟三妹也都能理解那孩子想替我們分擔的心情,何況都20歲了。他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的。」

 

「......嗚......那孩子......什麼工作不好找竟然......又找到那裡面去的。」

 

三媽看了一眼二媽後,對著大媽說:「我一開始......也不贊成的。但是......那孩子知道咱們前陣子要讓二姐開刀的事。」

 

「小妹,妳告訴他的?!」二媽震驚的看著三媽。「二姐我沒有,妳也知道那孩子心思一向細膩,我問他怎麼知道?他說從他回來後,妳的飲食跟以前不一樣,跟我們也是分開煮著吃。他就料到我們有事瞞著不說了。」

 

 

 

 

--待續--

 

 

創作者介紹

*第二代倉庫*

阿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