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蟹牛腦洞開開,坑也開開,第五集我根本不敢看(?欸 其實是還沒有時間XD

 

 

阿狸腦中的蟹牛哭不得悲不得虐不得(要虐也只能一點點!!!!)

 

*閱讀前注意:OOC/各種崩壞/如不能接受請按x離開呦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乍暖還寒的天氣,那是雪山銀燕剛從少年感化院出來的第一天。踏出那道門,再度擁有自由的時候,他看見了等著他的三個養母。

 

於是他哭著下跪,暗自發誓,再也不能讓眼前這三個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傷心流淚。

 

三個媽倒也是開明,直抱著他說著:「回來就好,男子漢總是要受點傷走過一些風雨才能成長的。」

 

 

 

 

 

即便是每天出門找工作,在這個燕城中,有案底的總是不被多數人接受。然而三個媽只說了慢慢來,不急。

 

雪山銀燕當然知道,三個媽總是給他鼓勵與安慰。但他身為一個男人,卻不想這樣繼續下去。

 

 

深夜,確保三個媽都睡著了以後,他來到了燕城的東區。惡名昭彰的花街,不時有鶯鶯燕燕或是打扮時髦的少年站在門口拉著客人。

 

他走到了紅燈區中的高級區,身邊不時有達官顯要或是政商名流擁著抱著身材姣好的公關或是牛郎走過。

 

雪山銀燕站在有著暗紅色大門的俱樂部前,正想著撥電話給安排他面試的人時,一個身穿鐵灰色西裝梳著油頭的男人走了出來。

 

那人看了雪山銀燕一眼,問道:「你是雪山銀燕嗎?」

 

他點了點頭,訝異對方為何會知道自己的名字,又想了一下,面試文書有要求照片,大概就是這個原因吧。

 

男人朝他笑了笑,替他開門引路。

 

記憶中的花街該是什麼樣子?還沒進感化院,還沒遇到太多破事之前,他也曾在花街混了一陣子。之後卻是噩夢的開端,說也奇怪只是三年半前的事情,現在卻開始變得模糊了。記憶本就是這麼不可靠的東西嗎?

 

 

鏡片後的雙眼並沒有左顧右盼,卻是稍微了解了一下,這間叫"畸眼"的俱樂部,有公開的場地,也有隱私空間的包廂。

 

男人將他帶到隔音很好的一間辦公室,色調很單一,只有黑白兩色。

 

男人示意他坐下,看著他問道:「你要喝茶還是咖啡?」 「謝謝,茶就好。」

 

片刻,空氣中瀰漫著茶香。男人在雪山銀燕面前坐下,他伸出手報了自己的名字。

 

「我叫弔魂罪,是這間店的店長,我也在面試的文書上說得很清楚,相信你今天來面試,應該是考慮清楚了,是嗎?」

 

雪山銀燕正襟危坐的聽著弔店長的話。「是的,我已經想清楚了。但......」

 

弔魂罪也清楚他想說的是什麼,於是他看著雪山銀燕說:「如果你是擔心你的外表的話,別擔心你剛剛通過"面試"了,至於後續的改變可能要請你適應,眼鏡過於老土,除非客人要求,不然我們一律規定戴隱形眼鏡。」

 

弔魂罪啜了一口茶,又道:「如果你是擔心任何開銷支出的話,也不用擔心。依你簽約的時間來決定你能有什麼樣的待遇跟福利。來,換你發問了。」

 

雪山銀燕心想,他也知道這樣的要求很離譜,但是他急需要錢。大媽跟三媽雖然極力隱瞞,但是他也隱約知道二媽的病情如果不開刀會很嚴重。於是他硬著頭皮問:「如果我簽約了,能先預支薪水嗎?」

 

弔魂罪眼底沒有一絲波瀾,那表情平靜的就好像很常有人提出這要求似的。

 

「雖然你現在是半錄用狀態,但我們還是需要看過你的健康檢查報告才能正式錄用你,我可以告訴你的是,可以預支薪水。但條件是你原本的簽約期往上加一年。如何?可以接受嗎?」

 

這是上帝遞出來的橄欖枝,也是目前唯一能行的辦法。雪山銀燕如搗蒜般的點著頭。

 

 

 

--待續--

 

 

 

 

 

 

 

 

 

 

 

創作者介紹

*第二代倉庫*

阿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