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聲聲明:極圈冷度,請小心食用(正色)

 

不知道為什麼自從情人節的小短篇後就想寫俏燕。

想寫腹黑俏S!!!

覺得是雷的就別看了wwwww

 

*OOC肯定/只是清水/金光/俏燕

*題材借用電影「單身動物園」,算是我流的引用。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他們是相親認識的。

 

 

 

 

在現代男男、女女、抑或是男女,每個人都能自由的戀愛,但單身的人卻是犯法。人人都說單身是公害,因為沒人照顧的人會變成別人的負擔。

好在也不是什麼嚴格的法律,只是每個月要多付一筆為數不少的金額給政府當養老基金罷了。

所以時下流行婚姻仲介或是親友牽線。

俏如來是知名大律師,理應是搶手績優股,但是他卻一直逃避不肯安定下來,伴侶換來換去也就為了逃避繳納重金。沒辦法,人家學法的,法律漏洞在哪都清楚。

身為俏如來好友兼學弟的修儒看不過去,便逼著他參加相親。

 

 

 

 

雪山銀燕是一代大匠師,知名「熊」系列木雕的創作者還是個靜物畫家,國內外參賽每每都是獨得上等殊榮。政商名流爭先恐後的想出高價買下他的作品。

但他為人孤僻,不擅交際,這些小事也就交由朋友兼經紀人的劍無極處理。

這次的相親自然也是經紀人安排。

 

 

 

 

 

 

 

 

「…劍無極,我有必要穿得這麼正式嗎?」雪山銀燕站在穿衣鏡前扯著綁得過緊的領帶。

平常做藝術的關係早已習慣就一件汗衫一件牛仔褲,連出門都是這樣的裝扮。突如其來的盛裝讓他很不能適應。

猛然地被劍無極拍了後腦勺大罵:

「你這隻笨牛,今天可是去相親,吃飯,高級餐廳啊你懂不懂,就不怕把你的相親對象嚇跑嘛?」

雪山銀燕撇撇嘴嘀咕:

「…單身也很好啊,又不是一定要找個人過一生。」

聽到這番話的劍無極怒道:

「笨牛就是笨牛!!蝶蝶也快生了,兩邊顧你是想累死我嗎?!雖然師傅將你託付給我,但我是能照顧你多久?現在除非你能自己好好得煮一頓飯,出去跟別人交際,養活你自己,不然別想我會停止逼你去相親!!」

雪山銀燕在內心淚流滿面,不敢怒也不敢言。因為自己確實是沒人照顧就會很有麻煩的生活白痴。而劍無極的付出他也看在眼裡,即將為人父的他真的很忙。

在一旁挺著大肚的鳳蝶倒是看不下去。

「好了劍無極,你就別再欺負他了。時間也差不多了,該出門了。」

 

 

 

 

 

「學長,這次你可不要再出怪招把人給嚇跑了。」

出聲的是修儒,年紀輕輕卻是婦產科權威,跟俏如來雖是不同科系,但由於兩人的教授是夫夫,因此就這麼認識了。

停好車的俏如來默默的說了句:

「你別再跟我安排相親就不會發生這種事情了。」

修儒翻了個大白眼道:

「你以為我愛幫你找這種差事嗎?要不是教授擔心你就這麼孤老到死,我才不想浪費時間呢!」修儒下車邊走邊說:「不過說也奇怪,默教授怎麼也就不擔心你啊?」

 

 

 

剛踏進餐廳時兩人就看見靠窗座位的三人。

「不好意思,我們來遲了。」修儒道。

「修儒醫生你太客氣了,沒這回事,我們也才剛到而已。」

 

 

俏如來聽不見任何聲音了。

 

他直盯著坐在位置上透過老土圓框眼鏡小心翼翼看著他的雪山銀燕。

直到幾年後被問到兩人怎麼在一起的,俏如來也說不出個所以然。

「大概真的就是一見鍾情吧…。」俏如來道。

 

 

 

俏如來是真的被眼前的人吸引。

他看起來純樸,眼神清亮無雜質,單純又美好。

現在的他就像是戒慎恐懼的松鼠,隔著鏡片望向自己。俏如來突然很想認識他,想讓他染上自己的色彩,這是一種病態的想法。

眼前的人像一塊白布,俏如來想,我能染上只屬於我的色彩,那必定是令人愉悅非常。

 

 

 

 

髮色真的是白的。雪山銀燕心想。

他還是第一次看見純白髮色的人。他知道這是個髮色自由的時代,但是全白的是真的第一次看到。

隔著鏡片,他看著在他面前坐下,西裝革履的男人。男人禮貌的伸出手。

「你好,俏如來。」

雪山銀燕看了那修長的手指,圓潤整齊的指甲。再看看自己的,道:

「抱歉,我的手很髒。」

「我知道你的職業,並不介意。」

雪山銀燕傻愣愣的看著那逕自拉過自己的手握住的男人。等到他意識到的時候男人已經放開他的手了。

「我、我叫雪山銀燕。」

感覺到臉上的溫度有些高,雪山銀燕不自在的拿起桌上的水杯喝水掩飾。

 

五個人聊了彼此,但俏如來只記得關於眼前這個有點孤僻,還有點怕生的藝術家的事。

「那,我們還要回醫院做產檢,學長你就陪雪山銀燕先生吃晚餐吧。」

「醫生,你就坐我們的車吧。」劍無極向鳳蝶使眼色。

「那我怎麼回去?」雪山銀燕急忙問。

「自然是我送銀燕先生回家。」俏如來微笑道。

雪山銀燕有些窘迫,看著劍無極想得到回應,卻只看到眼神表示:

「快點給我答應!!!」

無奈,雪山銀燕只能答應。

 

當時雪山銀燕並不知道,當他答應的當下,兩人之間的關係正悄悄的改變。

直到多年後兩人回想起這場荒謬的相親時,不禁相視莞爾一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後記:

阿狸老是這樣QAQQ寫文都虎頭蛇尾的…

沒辦法,靈感大神走了,我這篇都放超過三天了QAQ

只好隨便結束(也太隨便

只好有靈感再來補了…

 

 

 

創作者介紹

*第二代倉庫*

阿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