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節應景。

 

一個不知道該以什麼為主題的主題www

只好用腦汁來寫了wwww

持續更新到寫不出來為止(不負責任光速奔)

 

*2016/02/14/22:05

啊啊啊…我寫不出來了wwww只有三個CP,雖然離今天結束還有約2個小時,不過為了明天要上班做考量,還有靈感的話就留給3/14了wwww

第一篇是赤俏,軍師是暖男!!男友力爆棚的暖男!!我愛赤俏!!雖然只是牆頭www

第二篇是空燕,阿狸的本命CP!!!算是把親吻30題的第5題的坑填滿。描述歷經波折的兩人最後在一起的故事。

第三篇是俏燕,極冷CP注意,雖然阿狸覺得俏俏是受,但在銀燕面前…我心中的俏俏會變成腹黑的S,銀燕限定哦!!!我連燕霜都被寫手大大掰彎成霜燕了www

銀燕哭的時候真的很萌,只會惹得大家更想讓他哭啊wwww

想當然爾,俏S非常盡心愉快的將保險套花束的功用發揮得淋漓盡致。

 

 

 

 

 

 

 

 

 不OOC就不是我的文了/金光/赤俏/空燕/俏燕/清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赤俏)

 

一見傾心(標題亂取←只是單純想讓自己有點想法跟方向)

 

 

平凡的一個午後,天氣極好,但就是溼度太高。赤羽信之介一下飛機就覺得難以適應。身邊的秘書神田京一亦是,直嚷嚷著我想回日本了。

 

這次,中央圖書館的精裝書籍與新聞影音資料贈送計劃是館長桐山守負責,但修復重要古典的計劃也不能擱下,赤羽信之介與神田京一兩人,便成了日本方面代表人。

 

兩人出了海關領了行李就直往大門方向,一邊左右尋找迎接的人。

突然,赤羽信之介看到了,那個手持迎接招牌的人。他不禁愣住。

那是一個有著銀白長髮,白皙肌膚,目光炯炯有神,嘴角還噙著禮貌微笑的溫潤青年,他身穿白色襯衫搭配淺藍色牛仔褲,襯托出他平易近人的感覺。

 

待兩人走近,俏如來便以流利的日文問候。

「我真是訝異,你的日文說得如此流利。不過不用刻意以日文交談,說國語就好。」

「赤羽先生過獎了,不過我仍在學習當中,還請赤羽先生多多指教。」

俏如來有些訝異,這位赤羽先生的中文不只流利,連點腔都沒有。

像是知道俏如來心中的想法似的,赤羽道:

「我曾在中國及台灣待過一陣子,所以會講中文。腔調我也有練習過。」

小小想法被看透,俏如來顯得有些不好意思,白皙的臉頰染上了玫瑰色的淺薄紅暈。

「…原來如此。兩位,這邊請。」

俏如來急忙轉身,那背影看起來像落荒而逃。

神田京一看著自家上司那副愉悅的樣子,又看看那個走在前方,面容侷促的青年,直覺這趟交流會很有意思。只不過,中央圖書館的那些館員們的玻璃心大概要碎成一地了。

 

(END)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空燕)

 

再見鍾情(一樣亂取)

 

其實,抽宿舍那次並不是戮世摩羅第一次見到雪山銀燕。

還記得那是一個天氣晴朗的早晨,表演藝術學校的入學手續也差不多完成了。

他就這麼散步到中央公園,右手拿著咖啡左手提著可頌麵包,在長椅上坐著,欣賞風景。

 

突然間,他的視線離不開一個人。

他看著那個人正繞著湖慢跑。

那藏在墨色髮中的紅髮在陽光的照耀之下很是醒目。

雖然在紐約,看到東方面容算是稀鬆平常,但是那惹人注目的長髮及髮色,還有像是把慢跑這件事當成是神聖任務在執行的嚴肅表情都讓戮世摩羅印象深刻。

 

戮世摩羅喜歡賭,賭機會命運這回事。

他對自己說,如果他跑向這裡來我就要認識他。

可惜那天,他懷著濃烈的失望離開了中央公園。

隔天他搬進宿舍,一開門便看見雪山銀燕時,他覺得他的世界被點亮了。

在他們認識的第三年,戮世摩羅賭,他跟雪山銀燕會再一起,在他告白之後。

這一次,戮世摩羅不確定自己是不是賭對了。

他清楚知道雪山銀燕也對自己有好感,當晚他們為了慶祝畢業,喝了酒,他趁著酒勁告白,他們做愛,他甚至想著隔天早起要替雪山銀燕煮早餐,他要給他一個早安吻。

只是當他醒來,除了身上的一件毛毯,什麼都沒有。沒有遺留的物品,沒有字條。

要不是一片狼藉的景象,他幾乎要以為這只是一場夢。

像是第一次沒能認識到他一樣的失落感襲捲著戮世摩羅。

 

 

如今,戮世摩羅看著懷中的雪山銀燕,他說:

「我慶幸我賭對了。」

「賭什麼?」雪山銀燕不解反問。

「我賭我們一定會相愛,然後在一起,不再分開。」

看著雪山銀燕眼眶中漸漸凝聚的水氣,戮世摩羅笑著抱緊他說:

「我愛你。」

 

 

(END)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俏燕)

 

 

保險套花束(我真的有惡意ww)

 

 

年假的最後一日,雪山銀燕趁著好天氣打掃家裡,俏如來則在晾衣服。

接近中午時,雪山銀燕問了俏如來:

「大哥,你午餐想吃什麼?」

俏如來放下洗衣籃道:

「我來煮吧,你休息一下,吃麵好嗎?」

「好。」

雪山銀燕泡了俏如來愛喝的茶,直到午餐煮好,茶的溫度也正好可以入口。

兩人安安靜靜的吃午餐,這時門鈴響了。

看到俏如來放下碗筷,雪山銀燕則說:

「大哥,我來開就好。」

門外是個快遞。

「你好,請問雪山銀燕先生在嗎?」

「我就是。」

「那麻煩請簽收這個包裹。」

快遞從車廂拿出了一個不小的包裹。

雪山銀燕雖是疑惑,但仍是簽收。

雖是不小的包裹但沒有什麼重量,雪山銀燕將包裹搬進客廳,俏如來看了問道:

「誰寄來的?」

雪山銀燕看到那個像任飄渺一般飄渺的簽名時,他一股不想拆包裹的心情油然而生。

「…大哥別拆。我打電話退回去。」

俏如來挑眉,走近包裹一看。

寄件人:劍無極

內容物品:禮品

於是,電話還沒通,俏如來就在雪山銀燕目瞪口呆的情況下拆了那個包裹。

當雪山銀燕看到那個名為保險套花束的情人節禮品時,他除了在內心大喊:「劍無極你!!!!!!」以外還有種想死了的心情。

他看了那詭異的禮物又看了大哥兼同居人那看不出任何表情的臉,他覺得都想哭了。於是他以接近光一般的速度欲抽走那束花,突然俏如來開口:

「我都忘了,今天是情人節啊。」

於是俏如來看著雪山銀燕微笑,他將花束中的卡片遞給了雪山銀燕後,就拿著花束上樓。

雪山銀燕看那有著火紅愛心的誇張卡片,內容寫道:

「笨牛啊,看你跟你大哥那樣真是讓我這個師兄擔心啊,所以啦,這些保險套你就慢慢用吧,最好再來個燭光晚餐,然後誘惑你家大哥,唉,有時候我真是想不通到底是你沒魅力還是你家大哥不行了。」

想到俏如來剛剛的微笑,雪山銀燕想,嗚嗚大哥不怒反笑啊,如來發怒沒人能擋啊。

 

 

(END)

 

 

 

 

 

 

 

 

 

創作者介紹

*第二代倉庫*

阿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