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狸對雁王這角色不是很熟,對雁俏配的理解來自網路上道友們的文居多。

所以肯定OOC…這篇單純以不愛出門的學長跟來替學長煮飯(?)的學弟…。(?)

寫的超隨便,想什麼寫什麼…。(抹臉)

 

 

*金光/雁俏/還有其他人/OOC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俏如來很忙碌。

除夕在家陪家人,初一拜訪叔叔家。初二呢?

 

 

這一天,俏如來起了個大早。準備了禮品開車出門。

 

先是拜訪了默教授跟冥醫,又驅車前往還珠樓拜訪神蠱溫皇。

 

被回娘家的鳳蝶跟劍無極留下吃了頓飯。

 

爾後又往苗疆別墅去,向蒼越,千雪孤鳴等人拜年,送了些補品給競日孤鳴後就離開了。

 

「王叔啊…你有覺得俏如來今天好像有點心不在焉嗎?」

競日孤鳴挑眉道:

「小千雪也注意到了?」

「嗯…。走得好像有點急啊。」

「看來走春行程我們家是最後一站了啊…咳咳…」

競日孤鳴看著俏如來離開的方向,露出了高深莫測的笑容。

那分明是上官家的方向啊。

 

俏如來離開了苗疆別墅後,便急忙去超市買了些食材。

到了上官家剛好遇見正要出門的凰后。

「啊啦,是俏如來啊?」

「妳不一起吃飯麼?」

「呵呵呵…我可沒興趣當電燈泡啊。」

俏如來沒有想到竟然會被這麼說,臉皮薄的他被年長幾歲的凰后調侃到整張臉紅得快滴出血來。

凰后一臉愉悅的踩著高跟鞋拖著行李箱,離開前涼涼的拋下了一句:

「呵呵…我要後天才會回來啊。好好享受兩人時光吧。」

聽到這句話的俏如來簡直都想挖地洞鑽進去了。

 

 

晦暗的寬敞臥室中,一張King size的大床上躺了一個男人。墨色的長髮帶了些暗紅,有些張狂。

 

「…學長,起來了。」俏如來走近床邊伸手搖了正在睡覺的男人。

被窩中的人動了一下,突然伸手將俏如來拉上床。

一陣天旋地轉,變成了俏如來在下男人在上的姿勢。

俏如來翻了個白眼道:

「…既然醒了就起來。」

男人嘴角噙著微笑道:

「飯煮好了?」

「早就好了,你該不會從昨天睡到現在吧?…算了。肯定是。」

俏如來欲起身不料身體卻被牽制住。

「上官鴻信你不要鬧了!!」

俏如來的雙手被向上舉,上官鴻信欺身,兩人的距離近到彼此的鼻尖相抵。

被盯著看的俏如來有些不自在,欲偏頭時豈料溫熱的唇壓上他的。

輾轉碾磨,呼吸間充斥著屬於這個人的冷香,察覺到了摸上自己腰間的大掌,俏如來推了推他的肩,喘氣道:

 

「…哈啊…哈…停、停!!」

「不想。」

俏如來忍不住稍稍用力搥了上官鴻信的胸膛,生氣道:

「我都煮好了你敢不吃?!」

「還不餓。」

此時卻聽到極大極響亮的咕嚕聲。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俏如來不顧形象地大笑。

 

 

 

 兩人吃過飯後就窩在沙發上,俏如來唯有在上官鴻信面前才會露出孩子氣的一面。

像隻頑皮的波斯貓,有時溫順,有時任性,平時在史家是個受弟弟妹妹們敬重的大哥,溫良謙恭,但是沒有人想到他其實也希望能夠立場對調變成被人寵愛的。

而唯有上官鴻信知道,所以他成了順貓毛的主人。

有一下沒一下的撫著俏如來銀白的髮絲,使得他快要打起舒服的呼嚕。

那溫熱的大掌順勢撫上腰腹,熟門熟路的撩起襯衫力道輕柔地揉捏絲毫無贅肉的敏感肌膚,惹得俏如來喀喀笑。

「…呵呵…哈哈哈…快…快、住手…哈哈哈哈…好…好癢」

俏如來笑著求饒,上官鴻信直到鬧夠了才停手。俏如來則拉過不安份的手指逐一啃咬。

這一鬧,鬧到浴室也鬧到床上去,最後在床上上演兒童不宜的情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後記:

雁俏好難寫雁俏好難寫雁俏好難寫,因為很難寫所以說三次,這篇阿狸卡了兩天,最後只能這般草草結束…

不意外初三初四一起寫XDDDD

唉…沒事下什麼雨啊…救災都這麼困難了上帝你還這樣下雨,叫大家該怎麼辦啊…

天祐台灣,天祐台南,祈禱雨快停(>人<)

創作者介紹

*第二代倉庫*

阿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