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是鱗欲。由念生文,依舊是短文超短的啾咪。

 

 

 

 

 

可惡誰叫師相吞便當不吐出來!!!我不能接受…真的不能接受!!!可惡!!你這樣叫北冥封宇怎麼辦啦!!

咳!失態了。總之這是怨念之作,腦抽中的腦抽產物。不能接受的,請按右上的叉離開哦謝謝。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數不清是第幾次了。北冥封宇總是在午夜的夢中見到欲星移。那不是美夢,但也非惡夢。

 

只是單純的夢境。抑或是北冥封宇自私的想望。

 

他的師相。

他的。

是一國之相,但是北冥封宇自私。

是的。

他承認自己自私,對欲星移。

但是他仍然表現他的氣度、胸襟。

他讓他出去遊歷,增廣見聞。

只是此番前去卻是染上不該有的色彩及麻煩回來。

他的欲星移該是純粹的水藍而不是這種像夜空的黑…但欲星移堅定又忠誠的眼神不會騙他。而事實上他也不曾騙過自己。

唯一的欺騙是拋下海境,拋下他,現下陷入沉睡只剩一絲氣息的躺在那兒。

 

 

 

 

今天,北冥封宇又夢見欲星移了。

 

他笑著對北冥封宇說:

「能當王的師相,是欲星移此生最大的榮幸與福氣。」

 

 

 

 

 

 

 

 

 

 

 

 

 

雖然我超希望萌虯能暫代海境師相一職,但是萌虯還是熱愛自由的吧?

總之還是希望欲星移快點做鬼失敗回來做師相。

創作者介紹

*第二代倉庫*

阿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