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吻30題之24

*金光/空燕/OOC/傻白甜/清水

 

 

 

 

 

 

 

*我都不知道自己寫了些什麼了wwwww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雪山銀燕感冒了。

 

一早戮世摩羅察覺到了不太對勁。懷中的人雖然平時體溫就比自己高,但…這也高過頭了。

他睜開眼看著雪山銀燕,臉上不自然的潮紅。伸手探了探,發現溫度高得嚇人,於是他搖醒那個因不舒服而皺眉的人。

「銀燕、銀燕…醒醒!!」

「…唔…頭…痛…」眼窩熱喉嚨痛,頭更是像萬匹馬踩過的感覺,意識還不太清楚。

 

戮世摩羅撥了幾通電話,交待了今天不進辦公室後就替雪山銀燕穿衣準備出門看醫生。

 

 

「23號、雪山銀燕先生,請進。」

雪山銀燕被戮世摩羅攙扶著迷迷糊糊的進了診療室。

「銀燕怎麼了?」冥醫一手拿著耳溫槍替銀燕量體溫一邊問道。

「早上起來我發現他發高燒,他說頭跟喉嚨很痛。」

「嗯…39度3。」冥醫又拿了支壓舌棒要銀燕張開嘴。

「扁桃腺發炎了,這是這次流感的症狀。接著退燒後會開始有流鼻水跟咳嗽症狀。」

冥醫一邊寫著處方一邊對著戮世摩羅道。

「多讓他喝開水,冰涼的東西嚴禁,水果也不能吃,吃些清淡的食物。我開了三天份的藥,這三天綠色膠囊那顆是抗生素,需要按時吃完。三天後再回來複診,回去紅色包裝的是退燒藥,讓他吃完飯後半個小時內吃。如果有不清楚的地方再問樓下櫃檯的藥劑師。」

戮世摩羅向冥醫點頭道謝後就帶著銀燕到外面等待拿處方籤。

 「…二哥…」銀燕輕扯了下戮世摩羅的外套道:「家裡好像沒口罩了…要買…」

戮世摩羅點頭表示知道了。

 

 

 

「銀燕,吃點稀飯等一下吃藥。」戮世摩羅從廚房端了粥出來。

雪山銀燕欲接下那碗粥,不料戮世摩羅卻沒有給他反而示意要餵食。

「…二哥…我可以自己吃…」雖然因發燒而蘊涵水氣的眼看起來就像楚楚可憐的小鹿。但雪山銀燕沒虛弱到連自己吃飯都沒辦法。

然而史家人的共通點就是倔將。

兩人就這樣僵持著,直到雪山銀燕嘆氣投降,戮世摩露出得逞的笑容。

 

 

戮世摩羅喜歡看雪山銀燕吃東西,感覺真的很逗趣。被盯著的人反倒露出一絲窘迫,因發燒的臉更加火紅,只能忿忿的瞪著那碗還沒見底的粥。

稍微收拾了一下,戮世摩羅便催促著雪山銀燕進臥室休息。

「…今天不去公司麼?」

「不去。你身體不舒服我不照顧你怎麼可以?」

「…會給人添麻煩的…」

戮世摩羅輕彈了銀燕的額頭道:「放心,不礙事。」

看著雪山銀燕還想開口,戮世摩羅隨即說:

「好了別擔心了。事務所那裡我已經幫你請假了,宮本先生還說讓你把身體養好再去工作。」

於是雪山銀燕吃過退燒藥後就睡著了。

 

 

 

再次醒來,一種安全感油然而生,雪山銀燕望著旁邊的床位,那個正在專心看著手提電腦處理公事的男人。

人在生病時總是會露出脆弱的一面。

眼前的人全心全意的照顧讓雪山銀燕覺得很幸福,漲滿胸口的甜蜜酸楚使他的眼悄悄地沾上水氣。

 

 

 

突如其來的吻令雪山銀燕沒有反應過來,直至明顯啃咬的力道透過口罩穿透過來,那人早已笑意滿盈地俯瞰他。

「…你這樣看我不就是要我吻你嗎?」

「…才沒有!!」退去發燒的潮紅又染上一片櫻色,又羞又惱。

戮世摩羅將額頭抵著雪山銀燕的,那性感的薄唇就這麼靠在雪山銀燕的唇上,熱度就這麼隔著一枚口罩熨燙著他的唇跟心。

「…吶、吶…快點好起來啊,我討厭碰不到你的感覺。」

 

雪山銀燕只能羞得閉上眼。

 

「…我…也討厭…」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後記:

打給賀!!這裡是…破了頭腦補過了頭編過頭OOC過頭,各種過頭的阿狸!!

OOC空燕成了我最大樂趣了wwwww

私心覺得只有空燕的兩人世界最美好了。生病什麼的真的是人最脆弱的時候,如果這時身邊能有個人可以照顧、看護是最好的事情。

不過像這種詭異的天氣還是要小心別感冒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第二代倉庫*

阿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