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舊寫前面的小提醒

 *OOC/H有慎入/不喜者勿閱讀

 

*素材為色氣三十題,來源自以下

【色氣三十題】
出處是:http://www.weibo.com/1829466797/zzyysnfqZ

Direct link: paste.plurk.com/show/1655931

 

*配對為金光的冥醫杏花君/孤鴻寄語默蒼離

這cp不論是杏默或是默杏都有道友支持,阿狸也都很喜歡,好基友(?)mao醬點文,基於練習刷下限(靠夭)本篇可能不會是點到為止,而是R-18(頭都洗了不洗整身行麼?!)

 

*R-18/杏默/現代同棲/OOC(非常肯定)

*色氣30題之7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冥醫先生最近火氣很旺。

 

身為好同事的神蠱溫皇自然是要來好好的關心一番。

 

「我說醫友啊,最近好像火氣很大?」

 

明顯帶著探究意圖的問句,原有好好醫師之稱的冥醫杏花君只冷冷的下了逐客令。

 

「滾出我的診療室。」

 

無視冥醫先生的冷語,厚臉皮的溫皇逕自將西瓜牛奶放在辦公桌上。

「耶,別這麼冷淡嘛!喝杯涼水消火氣。」

 看著不想搭理自己的冥醫,溫皇又說:

「看你這副模樣明顯的欲求不滿啊。」

 

冥醫狠瞪了溫皇一眼。

 

「關你屁事。」

 

「耶,我知道你家那位正在準備期末的考題,我這裡也是不好過啊!」

 

冥醫這才想到俏如來也正在準備默蒼離給的考試。

 

「同是天涯淪落人,吾勸一句,美食放到最後才享用,更顯其美味啊。」

溫皇涼涼的丟下這句話便又走了。

 

「唉…」我們的冥醫先生只能嘆氣,雖然是同居,但兩人之間依舊保有自身的空間。雖然現在默蒼離睡在自己房間的時間居多。

 

兩人對於情事比較淡薄,更何況是一方正在忙於事業的時候,都是步入中年不惑的年紀,自是比較看得開。

 

「…但是我已經快要一個月沒碰到蒼離的身體了啊啊啊啊啊…」冥醫先生在心底吶喊。

 

 

 

 

冥醫先生盡責的將最後幾位病人看完就下班,驅車至黃昏市場買了些青菜與枕邊人愛吃的魚就回家了。

 

一進門就看到這幾天都把自己關在書房裡的默教授,悠哉的滑著平板電腦。

 

「嗯?期末考題準備完了麼?」杏花君邊走進廚房邊問。

「嗯。」默蒼離依舊專注於手上的平板。

「…咳!蒼離啊…那晚上吃完飯要不要出去散步?」

杏花君抱著會被拒絕的心態隨口問了句。

 「…好。」

沒想到,那個平日用拖的都不出門的人竟然答應了,冥醫先生喜出望外,卻又忍不住吐槽自己因為這點小事就開心得要命。

 

 

於是,吃完晚餐,兩人就出門散步消食。走在公園裡,杏花君試探性的牽了默蒼離的手。

一向在外不喜歡有肢體接觸的默教授竟然沒有掙開,反而回握了冥醫先生的手。回到家了也沒放開。

 這樣反常的默教授,雖然讓冥醫先生覺得很不尋常,但也很開心。

 

 

 

「…杏花。」默蒼離抬眼望著要進廚房削水果的人。

「欸,說多少次了別叫我的名字。」杏花君一轉身差點撞上站在身旁的人。

「…真是,差點就撞到你了。」

默教授對於冥醫先生的抱怨充耳不聞他只是又喚了一聲:「杏花。」

冥醫先生看著默教授,他覺得今天真的怪怪的。

 

 

 

 

 

「一起洗澡。」

 

 

杏花君愣了一下,雖然兩人同居好幾十年了也不是沒有一起共浴過,但都是自己死纏爛打默蒼離才勉強答應。

 看著眼前傻了的杏花君,默蒼離總覺得面子掛不住,有些羞惱。

「…不要就算了。」

看著轉身即將走掉的人,杏花君急忙抱住安撫道:

「怎麼可能不要啊…」

冥醫先生發誓他絕沒漏看教授微紅的耳朵。

 

 

 

「…脫衣服。」默蒼離的眼神有些飄忽但他仍站在杏花君的眼前張開雙手。

這種暗示如果再看不懂那就不是男人了。

 

 

 

 

 蓮蓬頭的水珠輕灑在默蒼離的身上,杏花君不自覺的嚥下一口唾液。

默蒼離的膚色偏白,脖頸以下的雙肩至那一對精緻完美的蝴蝶骨,雖是中年,但腰線仍然完美,以下的窄臀更令人心馳盪漾。

杏花君手上的澡球細細的刷過默蒼離身上的每一吋肌膚,當他不輕不重的抹過胸前的兩點紅櫻時引起身前的人一陣輕顫。杏花君勾唇而笑。

當澡球刷過腰腹之時,默蒼離只覺得從尾椎向腦門直衝的那陣麻癢感令自己站不穩,只能靠在杏花君身上維持重心。

聽著眼前的人從胸腔傳出的悶笑,只覺得一陣羞赧,因熱水而蒸的臉蛋更加紅潤。

當澡球刷到肚臍以下的時候,默蒼離早已緊閉雙眼。

那緩慢的清洗令默蒼離難耐,咬緊下唇才能避免呻吟出聲。

杏花君成功的撩撥起眼前的人,他將澡球丟在一旁,將人壓向牆壁,雙唇貼上默蒼離的。因背部貼在冰冷瓷磚上的輕呼也全數隱沒在兩人的吻中。

 

蓮蓬頭的水灑在兩人身上,杏花君靈巧的舌強勢纏著,而來不及嚥下的唾液從默蒼離的嘴角流出,當兩人分開時默蒼離只能像離水的魚那般張口喘息。

 

「…哈…哈啊…哈…」

默蒼離伸手推了眼前的人,氣息不穩道:

「…去、去房間…」

 

 

 

 

 

昏黃的寢室夜燈襯托著一室的旖旎。杏花君吻著默蒼離光潔的裸背,像是輕吻又像是啃蝕一般,那力道引起身下的人一陣輕顫,吻在尾椎上的那塊凹陷時,像是做記號般的留下一小片青紫。

而在那雪白臀部中抽送的手指漸漸加快速度。

 

「…哼啊…嗯…」

邪佞的中指在尋著那一小塊凸起時用了點力道按壓,逼得默蒼離呻吟出聲。

前方的慾望早已抬頭吐出透明的前列腺液,後方的擴張仍持續著。無法得到紓解的慾望令默蒼離難耐的晃動腰部。

「…別急。我要確保你不受傷。」杏花君何嘗不心癢難耐,他低啞的嗓音安撫著默蒼離。

 

當杏花君挺腰,兩人毫無縫隙的結合,那甜蜜的感覺令彼此發出舒服的喟嘆。杏花君並不躁進,他撥開默蒼離因汗水而貼著臉的髮絲,捧著他的臉愛憐的吻著。

 

 

 

「…可、可以動了…」

默蒼離的臉像極了夏日傍晚的晚霞,既紅豔又勾人心神。

杏花君扣住他的腰,抽送的力道漸漸加快。

「…呃…哼啊…嗚…太、太快…了…慢、慢些…」

默蒼離帶著鼻音的討饒,杏花君充耳不聞,而他靠在耳邊撩人的喘息也令默蒼離心底一窒,連帶縮緊了腸道,逼得杏花君差點繳械。

 

「…我可停不下來了。」

杏花君撞擊的力道又快又狠,準確地撞在那一塊凸起,抽插了數回皆同時解放。

看著默蒼離疲倦的癱軟在床上,杏花君抽出自己的慾望,拿起一旁的紙巾替他清理。

 

默蒼離那雙被水氣沾染的綠瞳瞅著杏花君,有些沙啞的嗓音可憐兮兮的說:「…我要喝水…」

 杏花君從床頭取來保溫瓶,打開將水一點一點的哺餵進情人的嘴中,爾後像隻饜足的貓舔了舔他的雙唇。

「先洗澡,嗯?」

默蒼離打了個哈欠邊搖頭,將杏花君拉進被窩道:

「睡覺。」

 

拗不過默蒼離,杏花君跟著進被窩摟著他睡。

 

 

 

過了兩天,冥醫先生收到信用卡帳單時才知道那天默教授不尋常的原因了。

 

 

而窩在沙發裡的默教授,手裡拿的正是最新的平板。原來一切還是逃不過默教授的算計。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後記:

這裡是腦子已死,下限刷到自己都不忍睹的阿狸ww這下我洞真的挖大了,人生第二篇R-18花了我兩天的時間鋪陳是安怎www

第一篇早已是一年多前的黑歷史,真可怕www不過為了好基友我當然要來挑戰!!

敬被吃乾抹淨的教授,乾杯!(逍仔上身)

既然色氣30題用來寫在空燕以外的CP,那就拿來寫其他阿狸喜歡的CP好了XDDDDDD

做人真的不能亂信口開河www我空燕能不能補完都是未知數啊(不負責任奔走

 

 

創作者介紹

*第二代倉庫*

阿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