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空燕

*清水向(?)/OOC(嚴重/傻白甜

*親吻30題之10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凌晨3:00

 

一道英俊挺拔的身影伴隨著一陣皮鞋敲地的聲音,緩步在公寓的走廊上。

一連七天的出差,時差尚未調回便風塵僕僕的趕回國內,只為了見心底最重要最不願割捨的那人。

戮世摩羅,商業界的鉅子,絕頂聰明,年僅27歲已是一方霸主,雷厲風行的作風能在當今這般不景氣的時代開創一片天,能力也是受大家肯定的。

 

 

因長徒飛行的疲倦顯露在臉上,他掏出鑰匙插入有精緻雕刻的雕花門中,扭開了門把,玄關的夜燈隨即亮起。

脫去了皮鞋,他踏上玄關,一邊扭著僵硬的脖頸一邊將公事包放在沙發上。

 

扭開臥室的門把,寬大的雙人床上隆起的被窩中躺著一個男人。一個與自己有著相同面容的男人。

這是他的雙胞胎弟弟,也是自己發誓要一輩子照顧他,愛護他的人。

 

看著他,戮世摩羅臉上也露出了外人不易窺視的溫柔神情。突然地,他的嘴角揚起了微笑 。

每次出差時日長短不一,但他與弟弟雪山銀燕總會每天通電話。他的弟弟是個不解風情的呆頭鵝,又是個臉皮薄的人,每次總要連哄帶騙才願意說出屬於情人間親暱的情話。

 

 

這讓他想起了出差第五天那晚的對話,剛結束飯局回到飯店,便迫不及待的打電話…

 

 

「…喂?」屬於雪山銀燕早晨特有的低啞嗓音,迷迷糊糊的接了起來。

「還在睡嗎?」話筒裡低低含笑的問。

雪山銀燕抬頭看了眼鬧鐘的時間暗自算了時差,道:

「二哥你怎麼這麼晚了還沒休息?」

戮世摩羅簡直可以想像那愛操心的弟弟眉頭又皺得跟山一樣高。

「剛結束飯局,又被請去續攤,我剛到飯店。」

「…酒喝少一點…」聲音裡帶著一絲無奈。儘管雪山銀燕也明白商業中酒局,飯局免不了。

「…呵呵,我知道。估計後天就能回去了。」他頓了下忽然又說:「…銀燕…我想你了。」

 

雪山銀燕紅著臉,聽見這話時手還差點抓不住話筒。每次自家二哥出差時他都忍住不打電話,剛開始也有出差十天半個月。他怕打擾到工作,一星期也只通過一次電話,還不是自己打過去的。

 

搞得那人回來連翻抱怨自己不受弟弟待見,出門辛苦工作卻連通慰問的電話也沒有。

他還記得看到當初自家二哥受傷的表情,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雖然事後他才知道那是裝的。

從那次開始他也會撥電話給他的二哥。

 

 

戮世摩羅的嘴角幾乎失守,他能想像話筒那端的弟弟臉蛋肯定跟煮熟的蝦子一樣紅。他等了一陣子才等到回應。

「…我…唔…我也很想你…」雪山銀燕幾乎把整張臉埋在被子中才能說出這句話。

 

 

看著熟睡的臉龐,懷中緊摟著自己的枕頭,戮世摩羅覺得心情愉悅,這是他第一次看到此番這麼孩子氣的舉動。

他愛憐的撫著沉睡的臉龐,低頭親吻著銀燕的薄唇。

 

 

果然不枉費我這麼急著趕回來,戮世摩羅心想。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後記:

1447854544-2059025440  

這裡是愉悅的後記,寫這篇時,正值深夜,靈感大神闖入我還沒熟睡的時候。覺得有素材比較好進入寫文狀況,然後字數就會過頭,然後阿狸就會跨丟貴…

華麗的鬼打牆wwww沒辦法,手機排版不易啊…我眼殘都要邊打邊檢查錯字wwww

還望有眼尖的道友來抓錯字wwww

創作者介紹

*第二代倉庫*

阿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