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配對/空燕

*親吻30題之5

 

 

 

 

 

 

 

 

*清水(?)/傻白甜(??)OOC(!!)

*或者…虐?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欸…我說笨牛…人呢?」與雪山銀燕一同下戲的劍無極原本還想約人去吃個宵夜,怎知一轉身便不見人影。

 

 

 

 

 

那幾乎是用了全力在奔跑。

 

燈光晦暗的地下停車場內只有達達的跑步聲,好不容易到了座車前卻看見了倚在車門旁,自己最近欲擺脫的人,正笑得一臉可惡。

 

「呦~跑這麼急做什麼?」

看著眼前步步進逼的人,雪山銀燕只能往後退。

「戮世摩羅!!你到底想做什麼?!」

眼前的人臉上笑容不減,眼底夾雜諸多情緒,那墨綠色的雙瞳像是深淵、泥沼一旦陷入就會墜落。

 

「你難道不該解釋一下三年前在紐約的不告而別麼?」

 

因為這句話雪山銀燕陷入了短暫的回憶之中。

 

 

三年前兩人都還是藝術表演學院的院生,第一年分發在同一間寢室,兩人一見如故,感情好到被戲稱是雙胞胎兄弟。

第二年兩人搬離學院宿舍,在外面合租了一間套房,那時一邊在劇場學習一邊打工,日子雖是辛苦但也充實。

直到第三年,兩人為了慶祝畢業。那晚喝多了,朦朧的意識之中他聽見了戮世摩羅落在耳邊的細語。那近似哀求的聲音至今仍在雪山銀燕的腦海中迴盪著。

 

「…銀燕…給我好不好…?我喜歡你…」

 

到了隔天早上,他看著周身那狼藉的一切還有擁著自己睡得一臉安心的好友兼兄弟,雪山銀燕逃了。連張字條也沒有,他當時無法確認自己的心意,或許只是一時的意亂情迷,也或許是…

 

但直到離開了才發現,戮世摩羅早已盤踞了他的心思,落下了根,無論怎麼拔也拔不掉。想忘也忘不了。

 

直到近期,他用工作來逼迫自己不去回想那段時光,以及那人的時候,上帝卻跟他開了個玩笑。

雪山銀燕知道劇本會出現新角色,但萬萬沒想到竟然是戮世摩羅。

 

 

 

 

回過神之時,雪山銀燕才發現自己早已被困在長臂與柱子之中。

此時戮世摩羅抬起手,拇指指腹曖昧且情色的來回擦過那薄唇,他欺身吻上。這個吻飽含了太多的感情。憤怒,欣喜,思念,想望…足以席捲雪山銀燕的一切思緒。

戮世摩羅等了太久了,唇上的柔軟讓他只想更深入捨不得放開。

「…唔…你…」直到雪山銀燕肺部的空氣快被榨乾之時他才不捨的放開。

「…哈…哈啊…」雪山銀燕滿臉通紅的大口喘息。

戮世摩羅見他這副模樣心情大好,他欺近雪山銀燕的耳邊,低沉的嗓音魅惑人心。

 

 

 

「你,這次逃不掉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後記:

哇嗚怎字數一下變多啦wwww

這篇寫了下戲後,不是兄弟的空燕…不告而別真的是挺受傷的…小空那時大概會覺得我是做了春夢吧(被打

銀牛真的傻得可愛啊~~

 

創作者介紹

*第二代倉庫*

阿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